曾节明:来世再做中国人

三月十五日晚,纽约上州的寒风依然刺骨,我通了三个小时的浴室下水道,不仅没有成功,反在站起来的时候一阵虚脱,两眼发黑,在床上躺了个把小时才活过来。
我的感受就四个字:“我不行了!”第一次近距离的感受自己的衰老。

移居已经十年了。来美国之初,我深切感受到中国文化的优势,眷念不已,但是仍为美国的民主而自豪;但是2020年的美国窃选丑剧,令我彻底幻灭,我已经看穿了美式的宪政民主,我还瞥见了他们高唱持枪权、却剥夺小民买药权的狰狞魔脸…

“我愿乘风归去”,然而天涯何处是归途?我这样的另类华人,有归宿吗?在梦中我泪流满面,千万次地呼唤故国,就象哭着追逐被强盗掳去的亲生母亲,摔倒在地;我磨着劣质的砚,铺上装垃圾的牛皮纸,手把手地教小儿子书法,一直磨到砚尾融如小块黑糖,只为缅怀一下母亲的体温。然而“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我多想带着小儿子穿越回文景、贞观的时代,永远离开这个世道。

来世何处去?再做中国人。不管城头变幻何方鬼魔,我始终热爱中华大地,我宁愿默默无闻地死于故土,一抔黄土掩风流,也不愿就着英文字母终于异乡。
象李陵那样死于外邦,我死不瞑目;我的灵魂将睁着泪眼,流淌着对儿子们的牵挂,穿越大洋,魂归故里。


曾节明 2021.3.16 风寒凌晨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