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映寿:红酒——通往奴役的片断 之八

     我站立着,却感觉不到土地的存在,
     生命像一块轰然倾塌的墓碑,
     印刻着我一厢情愿的残骸,
     当尘世借着冰凉的吻向我歌唱,
     我的眼里便开满了艳丽的死亡。
 
     记忆像个孩子,在我的手掌诞生,
     它清澈的面庞,柔软的身躯,
     仿佛是沉静的溪水,缓缓流动,
     来自它遥远梦境的安魂乐曲,
     所献上的一首沉恸的祭礼,
     竟成了它向荒凉俯就的外衣,
     于是它露出邪恶的微笑,开始腐烂,
     迷茫的眼神,呆滞而凶狠,
     在它化为莽莽平沙的瞬间,
     竟吞没了我未曾防御的身心!
 
     我矗立在滚滚黄沙之中,
     失去了记忆,没有了未来,
     任时光分解着我支离破碎的面孔,
     从此,我是荒野上无人闻问的幽灵,
     一处艳丽的人世间最为凄凉的风景。
  
    二零零七月五月二十一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nowy mountain peak against blue sky

汪湖:平民

当他们 / 声嘶力竭的口号,无法搅乱 / 琐碎的现实和黑暗的制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