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由军信息发布平台:中缅边境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关于缅甸局势的公告(二零二一第二号)

袁红冰代撰

自缅甸军方发动二零二一年军事政变以来,缅甸民众卫护民主政治、反对军政府的和平抗议运动,如火如荼,势成燎原;洪波涌起,前仆后继。缅甸军政府悖逆天理人道,借诸国家恐怖主义暴力,将缅甸民主运动淹没于大屠杀的血海泪涛之间。

据V字旅缅甸局势观察员透露:国际媒体报道的民主运动死於军事镇压的人数只是实际人数的冰山一角,缅甸军政府对民众的大屠杀已臻丧心病狂之境地,甚至出现反抗民众遭受“屠村”的惨绝人寰之悲剧。

面对军政府的铁血暴力,缅甸民众展现出悲怆壮丽、英勇卓绝的反抗精神,足可震撼铁石之心;V字旅缅甸局势观察员因此不禁发出如是感慨:缅甸军政府铁血暴力的镇压规模之大,有过于八九“六 . 四”中共暴政罪恶;缅甸人民英雄史诗般的反抗暴政的血性,更胜于八九“六 . 四”当时的中国民众。

缅甸军政府之所以狗胆欺天,肆无忌惮实施屠杀人民重罪,首要原因在于得到中共暴政的实质性支持。

中共外交声称缅甸冲突各方应当和解,不过是口蜜腹剑的伪善之说。中共暴政事实上成为缅甸军政府的国际政治的后盾,并在经济上为缅甸军政府充分输血,缅甸军政府因此拥有镇压和屠杀民主运动的源源不绝的物质能量,同时,又使缅甸军政府在应对“政治作秀大于实质效应”的所谓国际经济制裁时,更加游刃有余。

苍天可鉴,缅甸人民为民主涌流的每一滴血泪,都在控诉中共暴政支持缅甸军政府的不赦之罪。

缅甸军政府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屠杀民众如摧残草木虫蚁,第二个原因在于包括拜登在内的西方“白左”势力主宰的某些国家政府,对缅甸军政府的所谓制裁,只有隔靴搔痒之效,而缺乏摧折其根本之能量;同时,他们对缅甸人民反抗的支持,又常是“口惠而实不至”。

缅甸民众已浴血矣,西方“白左”政客却仍旧在国际舞台上唾液四溅、口沫横飞,作“政治正确之秀”,以取悦本国选民,以欺世而盗名——殊不知口头上的政治正确,无法阻止现实中的罪恶;缅甸人民为民主而涌流的滔滔血河,在向人类良知呼唤实质性的援助——如果人类良知还没有在政客的伪善中腐烂的话。

联想到此前香港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过程中,也不乏西方“白左”政客信誓旦旦,要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现在,中共暴政已经摧毁曾经残留在香港的自由,香港的良心黎智英被关入铁牢,面临瘐死狱中的重刑,“白左”政客的上述誓言却已成残花败柳。

作为中国反抗运动,我们会敞开胸怀,欢迎一切国际正义力量的关注和支持,但是,我们绝不会把中国民主化的责任寄托给任何人——实现中国民主化,乃是只属于中国人,也必须由中国人承担,而且只有中国人才能承担的天职。此时指出西方“白左”政客的伪善,是为发出一个忠告:缅甸民主运动的生死存亡,胜败兴衰,根本上取决于缅甸人民的意志、智慧和决死战的能量,而不取决于其它任何力量。

中共暴政为缅甸军政府提供实质性的全面支持;为配合缅甸军政府掩盖大屠杀真相而实施的“断网”计划,中共暴政甚至关闭中缅边境的中方一侧的网络基站——由此一事可知,中共暴政对缅甸军政府的支持达到无所不至的程度。

另一方面,西方“白左”势力主宰的某些国家政府对缅甸人民的支持,常是“口惠而实不至”;对缅甸军政府的制裁更是“隔靴搔痒”。与之同时,“白左”势力又挥舞“和理非”的政治正确的旗帜,要求缅甸人民的抗争维持在“和平抗议”的范畴之内——让反抗者用“和平”去迎接枪弹的狂风骤雨。

“白左”势力似乎完全蒙昧于一个冷峻的事实:缅甸军政府同一切独裁专制政治一样,不会被“政治正确”的“和理非”所说服和感动,独裁专制政治能听懂的唯一的语言,来自强大而坚硬的反抗能量。

值得庆幸的是,缅甸人民已经意识到,“和理非”的原则只能鼓励军政府的凶残,组建强大的武装力量,才是摧毁军政府暴政,并制止正在发生的屠杀人民暴行的唯一之路。相信,缅甸民主运动获得武装反抗军政府的坚强能量之后,必将主宰缅甸的国运。

缅甸民主运动处于血雨腥风之中,需要得到实质的支持。V字旅、《华夏同盟党》正在以中国反抗运动的名义,同缅甸民主运动形成事实意义上的分进合击的战略同盟。

自二零二零年下半年以来,V字旅、《华夏同盟党》举起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战旗,中国反抗运动进入新的发展时期。中共暴政因此受到前所未有的强烈政治震撼和实际打击;习近平的核心执政团队在心生恐惧之余将中国武装反抗运动视为心腹大患。

中共暴政是缅甸军政府的后盾;V字旅、《华夏同盟党》是中共暴政的决死战之敌——依照这个逻辑,V字旅、《华夏同盟党》对中共暴政的政治打击和武装反抗,客观上就意味着对缅甸民主运动的实质性支持。相信,随着上述逻辑效应的日益强化,中国反抗运动同缅甸民主运动事实的战略同盟,将得到进一步加强。

《中国自由军信息发布平台》

二零二一年四月五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