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节明:透视姜文华怒杀党委书记事件 ——一个濒临崩溃的恐怖扭曲社会

曾节明:透视姜文华怒杀党委书记事件 ——一个濒临崩溃的恐怖扭曲社会

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当局一方面大幅重新强化高校各级党委书记的权力,追求“党管学术”,导致高级知识分子学术空间更加窄小,一方面对高级知识分子(尤其是高校青年教师)大搞“锦标主义”割韭菜,下任务、加指标,逼迫高知们“多快好省”地出成果,企图搞科研创新的“大跃进”,以尽快实现习二世及其战狼们“超英赶美”的称霸野心。

丁一一:影子及其漫游者——论新世纪的反哲学,兼论求真对于灵魂的拷问(四)

丁一一:影子及其漫游者——论新世纪的反哲学,兼论求真对于灵魂的拷问(四)

本章承接上一章的内容,旨在讨论体制内与体制外的学人面对主流封闭的制度化思想时,所面临的种种困境。文化禁制的后果之一,便是曝露出了官方意识形态的日渐僵化。如何以自由的精神,理性的思辨去迎击压制性的系统化歪曲与忘却,这即是一个哲思的命题,也是一个历史性的选择。唯有真实与真诚,人生的求索才不会处于悬置状态,而人心也不会再堕入那永恒的虚无。

丁一一:影子及其漫游者——论新世纪的反哲学,兼论求真对于灵魂的拷问(三)

丁一一:影子及其漫游者——论新世纪的反哲学,兼论求真对于灵魂的拷问(三)

本章继续揭示当代学人所面对的失却根据的存在性深渊。在这个深渊面前人格面具与社会面具取代了那个本真的自我而被置于前景,于是虚拟之影反而排挤了主体的漫游者。持续的分裂性让处身二十一世纪的人们更难以寻求救赎。于是哲学变成了反哲学,人生变成了反人生,在人生荒谬的状态下,人们选择的是自我贬损或隐匿。如上种种,构成本文对当代中国学术界的批判。

容邦:烈日下的元朝文化

容邦:烈日下的元朝文化

元朝的社会更像是一场“破罐子破摔”的全民大比拼,其中的知识分子做了领头羊,儒生沦落到了这步田地,谁还能指望他们具有强烈的人文关怀和政治责任感呢?更不用说做为民请愿、杀身成仁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