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自由聖火》復刊辭

讓中國人再次獲得高貴而壯麗的民族人格;使中國人由暴政的政治奴隸昇華爲驕傲的自由人——這是《自由聖火》竭盡所能、矢志不渝的追求。

《自由聖火》大事記

2005年8月15日,《自由聖火》網站成立。2011年4月,《自由聖火》網站再次遭受“拒絕服務式攻擊”,被迫暫時停刊。2021年1月,《自由聖火》網站復刊。

《自由聖火》作者與《自由聖火》

也許正是在這困境中,詩人才能找尋到自由的本義。在困境與險途中,尋求自由的拯救。這種自由的拯救,融入到詩人的靈魂中。也許終有一天,《自由聖火》的詩歌將以這種狀態,融入到當代文學的歷史中去,最終成為一個時代不朽的印痕與記憶。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簡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是一個中國自由思想者和自由寫作者推動的社會文化運動。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的宗旨是「自由地思想、自由地創作、自由地表達」,價值目標為「創建自由而美麗的文化精神、重建高貴而獨立的知識份子人格、重建與自由人性一致的道德價值、重建亞洲大陸東部這片土地上各民族心靈的家園」,具體內容是「支持文學、哲學、史學、法學、經濟學,以及音樂、美術等一切文化藝術領域內的自由思想、自由創作和自由表達。」

《自由聖火》發刊詞

《自由聖火》屬於一切嚮往自由的人們。《自由聖火》是所有被中共暴政摧殘和迫害者的心靈的故鄉。願我們在這屬於苦難者的心靈的故鄉,尋找到值得供奉在太陽之巔的生命意義。

头条
modern art

张建兴:哈国颜色革命, 是中共教会革命要找外势力帮忙

中共自己都是找外势力帮忙才起家的,凭什么如今有力量要革他们的命就不能找外势力帮助呢?大大方方的,找了外势力,外势力也帮了,又咋的?

中国武装反抗运动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文章
文化与命运
陶洛诵:乱世佳人陶洛诵

陶洛诵:乱世佳人陶洛诵

当一个美人的人生帷幕即将落下,她的理想,梦想,幻想全部成为泡影,她将去天堂与逝去的亲人见面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她可以尽量诉说自己对不起他们的地方,在天堂里她可以祢补了!

蒙蒙:新年旧岁

这个冬季 /比期待更温暖的 /是你 /裹一身寒梅的幽香 /悄然埋葬 /一个冷酷的暴君 /向着新的早晨 /勇往直前……

赵映寿:致高智晟

我们将以从此自由滚烫的热泪 / 和常春藤、青松翠柏为你编织 / 刻在太阳上的明光永存的冠冕, / 来迎接你坦荡无畏的盛大凯旋。

冷月:心永相伴

然而幽清的明辉却愈加光亮 / 将暗处袭来的阴郁一扫而光 / 愿你心永远与我相伴

时政评论

李静汝:【袁红冰热点】内幕爆料:刘亚洲公开讲 – 习近平不具备统帅之才 (视频)

刘亚洲现在所有的表现,他正好代表了当前中共太子党核心的权贵家族,对习近平的态度。他们认为习近平经过近十年的表现以后,认为他根本不适合做统帅,更没有能力领导中共和美国进行一次国运相赌的决战。如果由习近平领导这次决战,那有可能造成中共暴政、中共统治颠覆性溃败的后果。所以他们现在就积极推动的一个就是如何使习近平在二十大上不可能连任。而刘亚洲这时候,正是从台湾问题的角度提出了必须撤换习近平的这种观点。所谓撤换习近平,就是他不能够在二十大上连任。

张建兴:再见!叼盘胡(锡进)

锡进先生职业是舞文弄墨,大小是知识分子。遗憾的是他继承的是中共党匪性、流氓性基因,算是个把这两性发挥到极致的文化人。但作为文化人他亵渎了文化人的“风骨”二字,只不过是中共的文痞罢了!

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中国呼唤大政变——致有条件成为民族英雄的中华男儿

唯英雄男 儿,方有胆略运筹帷幄,行宫廷政变之举――意起于青萍之末,动则如狂风骤雨,以雷霆万钧之力,一举击碎误国害民之庸人政治。然后,顺民心,开启渐进民主宪 政改革之门;合天意,彰显民权,除暴安良,建公平公正之社会。若能如此,则万民幸甚,国家幸甚,中华幸甚。百姓能不提壶携浆以迎乎;天下敢不望风而从乎!

佚名:打破沉寂的V字旅枪声不容诋毁

虽然几十年来的反共事业都处于敌强我弱,和理非屡遭镇压的状态,但新形势呼唤武装抗暴政该登台!V字旅的影响在扩大,V字旅现象的发展将证明,后反共时代必然是文武并举,缺武不行的时代!

自由台湾的命运
曾建元:臺灣民眾黨正在蠶食中國國民黨

曾建元:臺灣民眾黨正在蠶食中國國民黨

民眾黨的異軍突起,代表淺藍政治版塊因國民黨的新黨化而向淺綠的民眾黨位移,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關係越曖昧,民眾黨將因政治板塊擠壓運動而被動崛起,坐穩第三黨,而有可能取代國民黨成為最大在野黨。

张建兴:刀捅中共心窝, 美挺台入联战略启动

10月26日美国务卿布林肯在《联大2758决议五十周年》的第二天发表官声明,支持台湾作为做出许多成就的民主政治实体(虽然没以国家名义)参予联合国各专门机构事务。至此表明西方围堵中共政治战略正式启动。

百家争鸣

安乐业:“科举制度”的前身今世

为什么中国人认为过时和陈旧的制度设计又西方人拿去后反而能够推陈出新呢?这又要从两种截然相反的思维模式和“科举制度”中隐含的社会调解功能等有关系。

汉心:语言暴力也是一种伤害

当一个国家和族群因长期屈从于垄断性权力的专横霸道,而不得以附和个人或政团权威时,其话语生态往往呈示一种二元分裂的简单化对抗性构成模式,如此,则要么反躬自残或感觉失灵,从而集体禁声将个人真实的体验异化打折;要么将个人主体虚置弱化,从而跟风协从绕着权柄撒谎卖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