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映寿:红酒——通往奴役的片断(一)

    最后一杯红酒,最后的夜晚,
    你微笑着,寂静又明亮,
    仿佛一个谜,温存款款,
    以天真的妩媚释怀着我的暗伤。
 
    我曾经爱你,爱你飞旋的身影,
    松林下洁白的笑声,
    爱你不染纤尘的灵魂,
    赐予我的一个如泣如诉的诺言,
    然而,当我踏入冰封的铁门,
    才明白那诺言不过是一个谎言,
    一个更大的欺骗与背叛。
 
    我爱你,那曾经纯洁的梦,
    在瞬间就击溃了我,
    我透过狭小的窗口遥望那个梦,
    却看见它满身污痕,在风中漂泊,
    人性,原来如此脆弱,
    理智与情感,渐渐变得麻木,
    人的面孔都一致的冷漠与僵硬,
    说着同样的话语,做着同样的事情,
    甚至连一个别样的意念都是犯罪,
    互相监视,互相出卖。
 
    最后一杯红酒,最后的夜晚,
    风飞旋着,发出不安地警告:
    在黑暗即将席卷大地的瞬间,
    吻,都可以成为邪恶的预兆。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