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生蝶:云影集(六)

庄生蝶:云影集(六)

我已记不起我们是怎样挑着柴担回村去,但我记得我怎样在春阳暖照下和你一起去打柴,始终记得你腰间系一把砍柴刀,既不象城里的中学生,也不象一个农村姑娘。

袁红冰:六四悲情

袁红冰:六四悲情

六.四乃中国之大殇,国人可有痛楚千种,哀恸万般。今年之六.四,我独悲北京大学自由精神之湮灭,并洒酒祭之。只是不知当年灿若星群之校友与学生,可还有一、二愿与我共祭自由之魂?

袁红冰:祭六四圣血

袁红冰:祭六四圣血

今夜,满天繁星都将是哀悼六四的烛光――那是浩浩苍天为追思死难者的英灵而泪影灿烂;
今夜,漫游万里的长风都将是哀悼六四的悲啸――那是苍茫大地为怀念死难者的英灵而放声痛哭;
今夜,我们的心灵间都将燃烧起哀悼六四的悲情,愿那燃烧的悲情能熔铸出挑战暴政的自由民主的长剑――那流光溢彩的长剑,才是配献给六四圣血的高贵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