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年前的今天
     天安门在鲜血中显得格外刺眼
     据说是百年民主梦在挣扎
     伴随枪声中渗入比血红的晚霞
     
     母亲的哭泣流入父亲的叹息之中
     双手奉起每一位花朵似的英灵
     向无边的苍穹在千呼万唤
     却没有听到一丝回荡之声
     
     六四啊!怎么会大家如此熟视无睹?
     为何每一个人的眼球上显露出无望的阴影? 
  
     中国人啊!“长歌当哭”的文胆在何处?
     传说中的“梁山精神”又在哪里?
     
     我从离太阳最近的天空中摘下一朵残破的云朵
     亲手织成一束花环献给还在冷眼注视今朝的英灵!
     
     2013年6月4日于悉尼(首稿)。2021年6月4日(修改稿)。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