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松:奴隶的奴隶

一看这题目,就觉得荒唐。奴隶是社会最低层,奴隶就是会说话的工具,和牛马一样,一无所有,连自己的肉体都是属于如隶主的。奴隶的奴隶,前面的奴隶是后面奴隶的主人,主人何以称奴隶?这也的确荒唐。可是这是中国一代哲人,中国新文化主将鲁迅的名言呀!

我觉得鲁迅这段话意义深刻,高度概括出中国历代革命的结局。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只要极权制度存在,永远如此。

陈胜、吴广、张献忠、李自成、洪秀全,都不说了,只说朱元璋吧。朱元璋出生淮河灾区,家里一贫如洗,人口又多,全靠刨草根渡荒。他在十几岁那年的春天,一个月内,饿死了父母和长兄父子四人。朱元璋被迫做了小和尚,和尚也靠化缘为生,受尽富人蔑视、凌辱,他恨透了地主老财。

在走投无路时,他决心参加农民起义军,为农民翻身求解放不惜一切,乃至生命。他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最终当上了个文盲皇帝。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他动员农民兄弟,给农民绘出最新最美的图画,恳求农民和他一块闹革命。

千百万农民用生命,为朱元璋换来了明朝江山,还没等到江山稳固时,他就开始把他的农民弟兄当成奴隶了。他不仅收缴了地主土地,连同农民的土地也成了他的囊中之物。朱元璋成了天下头号大地主,农民,乃至他的亲密战友,也成了他的奴隶。

最典型的是他的臣相胡惟庸。胡惟庸在跟他一起打江山时,出生入死,战功显赫,合作默契,建国时拥载朱元璋当了皇帝。朱元璋让才华横溢的胡惟庸做了宰相。开始,胡惟庸仅仅是对朱元璋的滥杀无辜提出一点建议,朱元璋就对他耿耿于怀,疑他心存反意。朱元璋设置陷井,步步紧逼,当胡惟庸看到自己将成为朱元璋刀下之鬼时,选择了反抗。平时群臣,包括胡惟庸,已把朱元璋捧上神的宝座,谁的心里都只有了一个朱元璋。胡惟庸孤掌难鸣,只好就擒。奴隶竟敢造反,这还了得!

朱元璋创造出天下最大酷刑,将胡惟庸衣裤脱光,绑在木柱上,命刽子手一刀一刀地割掉胡惟庸饥肉,不伤动脉、静脉血管,割了三千多刀,胡惟庸才断了气。

还有,朱元璋坐稳皇帝位置后,原来跟他打天下的功臣早已是他的奴隶了,但他仍然怕他们造反,决心全部杀掉,使用新的奴隶。最有名的是火烧功臣楼,他把所有功臣骗到功臣楼开什么纪念会。群臣鹊跃,皆大欢喜,唯有刘伯温深感蹊跷,密切观察朱元璋动向。开会那天,等到主持人宣布开会,朱元璋讲了开场白后,便借故入厕。刘伯温一见朱元璋下楼,他也跟在后面,出了楼门。很快,楼门大火凑起,所有功臣葬身火海。朱元璋办了几个“失职”官员,欣喜若狂,彻底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

这是历史,现实也不例外,当代的无产阶级革命也非常典型,那些高唱:奴隶们起来的苏联人民,拼死推翻沙皇统治,建立起苏维埃共和国。斯大林上台后,对他的臣民采取奴隶社会的统治方式,除他之外,杀掉了列宁遗嘱中提到的其他五个接班人。托洛斯基本来逃脱了的,斯大林仍然派遣克格勃,追到加拿大将其刺杀。

列宁时代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杀掉80%左右,中央委员杀掉50%左右,五个元帅杀掉三个,集团军司令杀掉70%左右,军长杀掉50%左右,一直杀到营长级。希特勒对苏发动闪电袭击时,苏联红军无法进行有效抵抗,一直败退到莫斯科才稳住阵脚。

斯大林对苏联民众更是残酷统治,三次制造大饥荒,饿死的人数千万计。全苏联遍布集中营,西伯利亚是奴隶们的流放圣地。

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不例外,朝鲜的金日成也杀人如麻,他的第一号助手崔庸建也被他杀掉了,金正日杀得更多;阿尔巴尼亚的霍查亲手杀了他的头号助手谢胡。尽管那些奴隶对他的追随者如此残忍,但都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这些历史事实充分印证,抱住权力欲望的奴隶们,无论他们说得如何动听,当他们坐上最高统治者的宝座时,同样把他的追随者当成奴隶来统治。这就是中国历次革命的终结。

新的奴隶主统帅一群不同层面的奴隶,行使他至高无上的权力。新奴隶主手下的奴隶,对下层奴隶而言,他们又是中、小奴隶主。他们代表新奴隶主管理、剥剥、奴役最下层奴隶。管理奴隶的奴隶不断腐败、贪婪,无法无天,到了一定阶段,广大奴隶不堪忍受,又有些抱住权力欲望的奴隶,带领奴隶起来推翻奴隶主,建立自己的统治机器,周而复使,改朝换代,一个国家的民众始终改变不了奴隶的身分。

这就是五零年代初期,黄炎培问毛泽东有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毛泽东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有,民主!

是的!只有民主才会解决奴隶的奴隶问题。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