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反动的马克思主义【世纪大骗局(三)】

1566年,尼德兰人民奋起反抗强权统治,率先砸碎了封建枷锁,建立起人类第一个宪政民主政体。人类历经几千年固如铁铸的封建奴役终于撕开了一道裂口。

这是人类回归自由的开端,尼德兰人深谙自然法则的由来,不再屈服于强权奴役。从亚里士多德到洛克、斯宾诺莎等几百代圣明之士的苦口婆心终于由尼德兰人率先开始践行,先辈们揭示的自然权利照亮了人人生而自由的大地。

人类从筚路赤体,筑屋群居,天然的生活方式就是自主创业,群居互助,每个个体都在积极勃发生命的光芒。但是,几千年来,强盗们画地为牢,封国为家,将民间的争执怂恿成国家间的血腥战争,借机将人民奴役于掌控之下,人类天然的自主自由权利被奴役取代。残暴、血腥的强制劳动从奴隶制到封建制一直任由强权者们横行霸道,人类文明被阻遏于帝王的贪婪、蛮横和愚蠢之下。

砸碎这封固人类自由的枷锁,是人类唯一的出路。尼德兰人的勇气带动了英国的光荣革命,英国人以人类正义为旗帜,向世界发布国民权利与自由宣言,宣告强权统治逆天、违法,激起了欧洲的反封建风起云涌。

这是一场由社会精英掀起的革命,被马克思主义称为“资产阶级革命”。但是,从尼德兰革命开始,到光荣革命带动的整个欧洲革命,它的目的从来就没有只为哪一个阶级。这是一场推翻封建奴役,解放人类的宪政民主和产业革命,是以自然法为依据确立人人生而自由、平等原则的革命。它否定了一切奴役关系,还所有奴隶人生自由,赋予了自由人民平等的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恢复了人类早期一切劳动创造物由创造者所有,生产资本由所有权者自主运用的生产方式,结束了封建强霸下一切产业受封建等级制约,劳动创造的财富按等级占有的黑暗时代。

这是人类摆脱封建奴役,恢复人人生而自由平等的革命,但却遭到了马克思主义的猛烈攻击。马克思公开咒骂产业革命对奴隶的解放,谴责宪政民主制度让获得自由的奴隶们失去了奴隶主的管顾,使奴隶堕落成悲惨的自由劳动者,谴责产业革命导致了数量庞大的无产阶级。

残酷的封建奴役时代,奴隶的悲惨人生是人类惨痛的伤痕,可马克思主义却公开颂扬奴隶的生活要远比获得自由的劳动者们幸福、安稳,它要用产业军的方式,重新将自由劳动者们束缚在如同奴隶主设立的奴隶式集体劳动和生活状态下,将之美其名曰:共产主义,并用无产阶级专政剥夺一切私人资本和财产,重新将生产资本抢夺在统治者手中。

人类从创生以来,自然形成的自主生产劳动方式下,劳动创造的一切财富都是由创造者自行占有,生产资本(尽管早期微不足道)都是由所有者自主运用。这是人类最早的劳动生产方式。

奴隶制出现后,随着奴隶的人生和人身自由权被一概剥夺,生产劳动方式也被迫改变。这个时候,一切劳动创造的财富都被奴隶主占有,生产资本由奴隶主任意挥霍浪费性使用。这是人类的二种劳动生产方式。在这种生产方式下,奴隶成为了奴隶主的财产,养活奴隶只是奴隶主维系其财产的需要,奴隶主是按照奴隶付出的劳动量分配食物“养活”奴隶的。

可见,这种生产方式的资本运用效率多么底下,奴隶们的劳动付出只是为了能从奴隶主手中获得食物,他们的劳动创造只是为了不受到惩罚。人类文明的步伐被这种黑暗残暴的奴役制度严重阻遏。

封建制度放弃了对奴隶的人身奴役,但对人生的奴役并未放松。在人类历史上,是中国的周王朝最早解放了奴隶。周王运用井田制取代了奴隶劳动,将土地分配给劳动者,但规定他们要共同承担官田的耕种。这使得劳动者的人身自由得到了很大改善,他们的人生自由也因诸侯国的分封建立有所改变,因为劳动者们可以自由选择对他们相对有利的封建主。人类文明发展的步伐因此而加快。

中国的分封制比较西方的分封制,对百姓的人身和人生奴役都要小一些,这是中华文明起步早于西方,并领先西方的原因之一。但是,暴秦很快改变了中国的分封制,用野蛮残暴的中央集权制彻底剥夺了中国人的人生权,也大大压缩了人身自由的空间。

总体而言,封建制度建立了人类的第三种生产方式,即:劳动创造的财富由劳动者部分占有,生产资本由封建主按等级制约运用。

这种封建生产方式比较奴隶制下的生产方式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但封建奴役依然违背自然法,它迫使人类在等级压迫的漫漫长夜中历经了几千年。

直到十六世纪,西方率先发起了产业革命,并伴随宪政民主革命否定了一切封建强权和等级制度,重新恢复了人类的第一种生产方式,即:一切劳动创造的财富由创造者所有,生产资本由所有者自主运用,也恢复了人人生而自由,一切权利平等的自然法规则。

但人类文明的这次大革命却被马克思主义摧毁。马克思公开提出统治阶级论,将人类社会定义在统治与被统治的恶性循环中,他要用无产阶级专政暴力统治其他一切阶级,用“产业军”重新束缚住他满嘴流蜜颂扬的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并吹嘘这是“高效”的社会主义集约化劳动,取代产业主义低效散漫的自由劳动。

伴随产业革命的工业革命,生产方式的改变促进了生产方法的跃进。这个时候,大规模集约化劳动显示出强大的生产率,但这种集约化劳动是在自主运用资本和自由劳动的生产方式下的集约劳动,它和奴隶主集约奴隶集体劳动的生产方式截然不同。可马克思主义却要沿袭奴隶制的生产方式,用暴力强占一切生产资本,用身份将工人和农民紧紧束缚在劳动场上,就像奴隶主完全束缚奴隶的人生和人身自由一样。

马克思也是采用奴隶主分配食物“养活”奴隶的方法,他编造了一个荒唐透顶,狗屁不通的抽象劳动理论还原了奴隶主高效压榨劳动的方式,将劳动者的一切劳动创造通通归零,只按劳动者付出的劳动量付给劳动者报酬。这种建立在奴隶制原理和基础上的伪共产主义是人类的灾难,残酷、野蛮地阻碍了人类文明发展。

在人类历史上,第一种生产方式是原始时期自然形成的,即:一切劳动创造物归创造者所有,生产资本由所有者自主运用,劳动者在无任何人生和人身限制中自主创业自由劳动;

第二种生产方式是奴隶主建立的,即:一切劳动创造物归奴隶主所有,生产资本由奴隶主任意挥霍浪费性使用,劳动者在丧失人生权利和人身自由的劳动场中集体劳动;

第三种生产方式是封建主建立的,即:一切劳动创造物由劳动者部分所有,生产资本在封建等级制约下运用,劳动者在失去人生权利但享有一定人身自由的封建缝隙中创业、劳动;

第四种生产方式是产业革命建立的,它以自然法为依据,建立的生产方式与第一种生产方式很相似,只是因生产规模不同,形式和交往方式有一定区别,但仍然如第一种生产方式那样,即:一切劳动创造物归创造者所有,生产资本由所有者自主运用,劳动者在享有充分、平等的人生权利和人身自由下与资本协作劳动;

第五种生产方式是马克思主义建立的,它以反产业革命和反宪政民主为理念,建立的生产方式与第二种生产方式非常相似,即:一切劳动创造物归统治者所有,生产资本由统治者凭官僚意志任意挥霍浪费性使用,劳动者在丧失人生权利和人身自由的劳动场中集体劳动。这是人类文明的大倒退,是人类历史上最反动最邪恶的反革命。

马克思主义是建立在奴隶制原理和基础上的反动主义。

紫电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nowy mountain peak against blue sky

汪湖:平民

当他们 / 声嘶力竭的口号,无法搅乱 / 琐碎的现实和黑暗的制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