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湖:打工仔

 残酷的时代
 愤怒的节奏
 在冲床
 台球桌
 打夯机
 碰撞的节奏里
 梳理现实模糊的容颜
 奔涌而来的牢骚
 掺杂着咒语
 稀释在没有河道流淌的泪水里
 美丽的时光
 被腰斩的年轻岁月
 没有成熟的镜中人
 躲在一把灰色的伞下
 在青春和现实
 相互撞击的
 一个个瞬间
 腼腆地笑
 沉默地梦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