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映寿:红酒——通往奴役的片断 之四

   我静静地矗立,聆听着这个世界,
   我的胸怀广袤如海,
   任绿色飞扬,不断变更倾泻,
   有时宁静,有时澎湃,
   我即将苍老,又永远年轻,
   我是一座远古的森林。
  
   当暮色降临,我的梦开始歌唱,
   飘过大地,越过云面,
   悠悠荡荡,停泊在终宵守侯的月光,
   这时,寂静如箫声中的丝线,
   拨动着我日渐不安的心弦——
   一个必须却又巨大的感叹。
  
   接着,落叶开始纷飞,
   一棵棵树无声地倒下,
   倒在历史的怀抱里,残酷又美丽,
   青草藤蔓,各种野花,
   走兽爬虫,全都为"人"之名,
   挣扎着消失踪影,
   溃烂了血肉,绝望了身心,
   挤在一条山穷水尽的小径,
   等待一场更大的恐惧将其埋葬,
   而那一片撕心裂肺的呻吟声地回响,
   将永远见证这一幕所谓的"人的美丽"。
  
   如今,我依然静静地矗立,
   聆听着来自远古的回忆,
   即使我荒芜,世界从此将我遗忘,
   即使我再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我依然是一座森林。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