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映寿:红酒——通往奴役的片断 之五

 
     一代又一代的孩子,纯洁的眼睛,
     黑得透明,天真而温柔,
     仿佛一个小小的港口,
     在夕阳下,如此宁静,
     等待归航,等待绽放,
     清澈地承载着一个古老的梦想。
 
     这是一片水域,不惊波澜,
     船桨躲在阴暗的角落里,
     如同我的忧伤,沉默而遥远,
     仿佛星星的手臂,
     徒然发光——一曲隐藏的悲歌,
     在地平线的边缘,落寞、浑浊。
 
     一出世的孩子就成了囚徒,
     我们欢欣,我们鼓舞,
     世界上从此又多了一个奴隶,
     我们所有为人称道的业绩,
     不过是在教育孩子如何成为一个奴隶,
     如此周而复始,世世轮回,
     生命就成了一汪无关紧要的死水,
     濯洗着一代代苍老的面庞——
     都平静如千年不变的石像,
     接力地扼杀着每一寸时光。
 
     沦落的梦想,不堪回首的港湾,
     留给时间太悠久的长叹,
     失去了生长空间的孩子所看见的
     依旧是那无孔不入的狰狞,
     追迫着一双双企图成为"人"的眼睛。
  
     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