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映寿: 红酒——通往奴役的片断 之六

    不要向往那娇美却无知的容颜,
    那不过是一块涂满艳丽的幕布,
    用温柔的陷阱修饰人生的苦难,
    轻易许下一条天下大同的路途,
    却不知那容颜的背后正在编织
    无形的深渊,瓦解着人的理智,
    和人类引以为傲的求真的精神,
    多么不幸!到处是恐怖的幻影,
    虚假的舞台上,游荡着的幽灵,
    正在注释着凄凉而迷惘的命运。
 
    她穿过骚动的人群,笑意盈盈,
    用左手挥洒着生命亟需的甘霖,
    右手却用情欲的雕刀刻画孪生
    的冷漠,一副鄙夷一切的嘴唇,
    在瞬间竟变成吞噬万物的洞窟,
    我看见人类失去了自立的身躯,
    像星光沉溺于苦毒纷争的幽暗,
    像希望,用徒劳的心填补短暂,
    这一切不过是在证明一个肯定:
    当人充满仇恨时,就成了死神。
  
    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