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兄弟,别为我哭泣,
 我怎会,怎会如此死去。
 人生之路固然悲惨,
 我却不可轻言放弃。
  
 呵,兄弟,别为我哭泣,
 你的泪,你的泪,
 只让人心碎,
 我又如何鼓起苦战的勇气?
  
 呵,兄弟,别为我哭泣,
 你流泪的双颊,
 上面已看不见,
 我此生唯一的乐趣!
  
 呵,兄弟,
 你的热泪不可再轻淌,
 难道生命的困厄,
 足使我们将人生做戏?
  
 呵,兄弟,别为我哭泣,
 如果我死去,
 用马革包着我冰冷的尸骨,
 沿着出发之路送我回到故里。
  
 呵,兄弟,别为我哭泣,
 只是你,永远不要流泪。
 即使,即使在黑夜的风中,
 也不要再洒泪为我而泣!
  
 如果,我的生命,
 不曾碌碌无为而羞愧,
 不曾虚度光阴而悔恨,
 那么,兄弟,
 别为我哭泣!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九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