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端午节,我们自然又来到墟集上会面。

你我都不愿多在喧闹的集市上逗留,我们便迎着来赶集的人们,向寂静少人的野外走去。

这是一个春夏相交,风清气爽的日子,村野和道路沐浴在明丽的阳光下。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但我清楚地感到了你今天形象的特殊魅力。

迎面走来的男女老少,都用艳羡和欣赏的眼光看着我们,直到我们走入了荒野,偶然遇到的农人,还在回过头来,频频地向我们张望。

走到一条小溪边,两棵相依的柳树下,静静地躲着一只放鸭棚,这自然界的幽境,使我渐渐觉得自己是在走进一幅奇妙的水彩画中。

沿着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山径,我们登上陡峭的河岸,水边乱石上那些趴着晒太阳的甲鱼使你惊奇不已,而使我惊奇的却是你莹白的手臂上泛起了一片若隐若显的晶莹汗珠,象似象牙上附着一层闪烁着美丽光芒的细钻石。

一只竹筏在静水中缓缓地漂浮,衬映着对岸荒滩浓郁的柳荫和蓝天,与白云、山花一齐倒映在碧水中。放排人悠闲地坐在筏上,他的小憩,因经过了激流险滩的搏击而更具恬适怡人色彩。

你就站在一堵这样的山崖上,正是你的来临,把一抹雅丽柔媚的色彩,涂抹在这幅蛮荒美秀的画面上,这幅使人永念不忘的水彩画!

谁说我们的这段经历只有苦痛和忧烦呢?如果没有历史的浪涛把我们送到这僻远之地,我们的青春和爱情,不是很难染上如此浓烈的时代气息和自然色彩吗?

如果你作为一个漂亮的城市少女走过热闹的街市时,能有几人向你投来如此热切而欣羡的眼光?又有谁能给你搬来如此壮丽动人的背景呢?

那种没有多少痛苦,也没有强烈幸福感的平庸生活,难道会给我们留下如此多充满诗情画意的回忆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让我们也来感激给了我们这段经历的神罢,阿门!

一九七四年于茶庵铺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