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起身,像一缕光的逃遁,
     内心灼热,干燥风化的面庞,
     寻遍记忆中暂时尚可止痛的雨霖,
     唉,却只有一座风雨中的殇场,
     提供给我一个长满青苔的座位,
     和一种已十分久远,荒芜了的美,
     而我竟是如此痴心,以至于
     这痴心也最终向我发出嘲笑,
     我却只能以短促、萧瑟的唏嘘,
     击打着不断硬化与浊重的地表。

     不变的,依然是道路之外的影子,
     狂野尖刻,晃动着饥饿的躯体,
     传诉着一个征服与被征服的故事,
     在我尚能够说出这荒诞的原因之际,
     西天的晚霞已逐渐黯淡、陨落,
     所有曾经爱过、温柔过、守候过
     的眼神,都无情地分离坼裂,
     荒凉地踏入被操纵、篡改的睡乡,
     而我,吹拂着一根碧绿的短笛,
     看一对情侣在我体内悄然生长。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