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经授权代撰

自二零二零年,V字旅和缅北中国自由战士展开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民主革命实践以来,中国国内革命党人响应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号召,秉持人民在暴政前的起义权的理念,运用城乡游击战方式,对犯有践踏民权、残害民众罪行的中共狗官恶警实施严惩。

先有《华夏同盟党》成员潘楷发,奋苍天之怒,摧折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狗官汪浩彬;继之以两位海归博士分别刺杀专横暴戾、践踏斯文的中共党官,并遗书以明其决死抗暴之志;近日又有广东茂名《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成员杨姓勇士,对暴虐执法、凌辱百姓的交通恶警,行天雷殛顶之罚。

广东茂名杨姓勇士手起刀落之际,中共千万狗官恶警神摇股战,色变气沮;亿万民众扬眉吐气,额手相庆。

虽有暴政五毛、中共海外深喉, 情急之下,无耻裸奔,污蔑杨姓勇士为暴徒。然而,天理昭昭,事实如铁:杨姓勇士击杀的对象是特定的犯有暴虐民权罪的交通恶警;杨姓勇士是针对中共交通恶警的迫害,行使正当防卫权和人民在暴政前的起义权。

中共暴政对东亚大陆各个民族实施铁血专制,其反人类罪行人神共愤,罪无可赦。千万狗官恶警就是构成中共暴政的政治黑手党集团。这个政治黑手党集团凭借国家恐怖主义暴力,凌驾于社会之上,荼毒民权、暴虐民意,践踏天理人伦,无所不用其极;依仗腐败权力,卖官鬻爵、盘剥民企、贪污公帑,俱成暴发之富豪——现今之中共狗官恶警群体,乃是万年历史间暴虐绝伦、荒淫至极、天良丧尽的衣冠禽兽群体。

尤其令人发指的是,二零二一年以来,中共狗官恶警对V字旅和缅北中国自由战士在国内的亲友实施疯狂的大规模报复性迫害,可谓惨绝人寰,鬼神皆怒。中共暴政发布内部秘密指令,对V字旅和缅北中国自由战士的亲友实施“战时法处置”;酷刑、关押、强制送入精神病院、断绝经济来源等迫害方式,层出不穷,不一而足。

中共狗官恶警显示心理变态的魔鬼天性,把最残酷的迫害锋芒,指向女性;铁幕后的惨烈迫害之下,许多V字旅成员和缅北中国自由战士的母亲、姐妹、女友,不堪荼毒而精神失常,甚至自戕。

中共暴政恶贯满盈,且罪无可赦;狗官恶警则是中共暴政践踏民权民意的走狗飞鹰。因此,当代中国民主革命党人呼吁发起全民严惩中共狗官恶警运动;对于害民虐民猖狂无忌、罪行昭彰且怙恶不悛的狗官恶警,实施定点严惩。

中共暴政的强大是建立在人民的普遍恐惧之上;人民走出普遍恐惧之时,便是中共暴政末日降临之日。现在,人民拥有在暴政前的起义权的理念、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实践、严惩中共狗官恶警的游击战的战例,正在引领中国民众走出对中共暴政的恐惧。

V字旅和缅北中国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横空出世,中国国内《华夏同盟党》、《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等由民主革命意志主导的武装反抗团队先后出现,特别是革命党人近日在四川、山东组建《杨佳游击队》——所有这些现象都证明,用游击战的方式严惩中共狗官恶警的中国反抗运动,已经形成现实的能量。

所有由于政府抢劫式暴力强拆而丧失家园的人们,所有因中共黑暗司法而沉冤难雪的人们,所有日日遭受城管欺凌盘剥的小商小贩,所有被剥夺合理待遇的转业退伍军人,所有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所有由于财富极端两极分化而难以维持有尊严的生活的“杨改兰”们——所有遭受中共狗官恶警践踏凌辱的人们,不要再指望通过上访申张公理正义,因为,官即是匪、官官相护已经成为中共暴政政治黑手党化的首要特征;也不要继续容忍狗官恶警的暴虐,因为,委屈无法求全,容忍只能让暴政更加肆无忌惮地虐民害民。

为挺直腰杆作有尊严的人,为摆脱“狗官恶警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可悲处境,让如地火奔行的民间愤怒,化为武装反抗暴政的意志,则必须展开全民严惩狗官恶警的申张天理公道的运动。血溅五步之际,快意恩仇,彰显正义,狗官心胆俱裂,抱头鼠窜;白刃映日之时,公理璀璨,道义煌煌,恶警丧魂失魄,狼奔豕突。

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帷幕已经拉开,民众严惩狗官恶警正在成为反抗暴政的英雄时尚;值此命运即将撞响中共暴政丧钟的时刻,中共体制内大批明智的官员,早已开始怠工懈政,直挺挺“躺平”,拒绝为共产小丑皇帝习近平作殉葬品。在此情势下,中国革命党人对那些曾经依仗暴政为祸社会的狗官恶警警示如下:

你们必须立刻收敛暴戾之气,自我剪除爪牙,作缩头乌龟——这是你们唯一的自全之道,自保之法;如果继续作暴政鹰犬,荼毒百姓,你们势将成为全民严惩中共狗官恶警运动摧毁的首要目标——言尽于此,请勿自误。

最后,针对迫害V字旅和缅北中国自由战士国内亲人、友人的狗官恶警,特别是实施迫害最猖獗的荆州市狗官恶警,作出命运预言——你们所犯的反人类罪行不可饶恕;你们虽然活着,却已是等待正义惩罚降临的死囚;出于人道主义,特别劝告你们要及时行乐,醉生梦死,完成你丑陋下贱、充斥物性贪欲的人生理想,因为,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八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