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经授权代撰

摧毁香港的自由,是由中共暴政的魔鬼天性所决定,更是共产皇帝习近平的极权主义全球扩张战略的必然要求。

发动台海之战,征服自由台湾,构成习近平共产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战略节点。促使香港当局的全面共产党化,摧毁香港的自由,扼杀东亚大陆上最后一片可以公开批评中共暴政的空间——这正是习近平让中国全面进入临战状态的关键措施之一。

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和专制恶法摧残之下,香港自由已死;香港人沦为港共暴政的政治奴隶和精神奴隶。今日之香港,自由凋残之后,民众实际上丧失和平示威抗议暴政的可能;批评中共的权利也被彻底剥夺。在自由的意义上,香港已死。

中共暴政是屠戮香港自由的凶犯。此乃青天白日之下兽血般殷红的事实。然而,却有中国伪类,即伪自由知识分子、伪公知,罔顾事实,把香港自由之死归罪于年轻世代的勇武派抗争,归罪于“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召唤激怒了中共暴政。真是颠倒黑白,莫此为甚;天良泯灭,蛇蝎心肠。

铁幕遮蔽香港苍穹,日月无光,天地晦暗,遂有义薄云天的大英勇之士梁健辉,在黑暗之渊,作刑天雄烈之舞,白刃璀璨,直刺港共恶警,而后自戕。梁健辉之死,不仅意味着拯救香港自由的神圣献祭,更是英雄史诗的天启和自由的希望——天启与希望之间,呈现出一个铁血真理:展开城市游击战,武装反抗中共暴政,乃是拯救香港自由的唯一之路;因为,只有英雄意志铸成的长剑,才能使港共暴政恐惧,狗官恶警辟易。

梁健辉已随万里长风逝去,但他的英灵却撞响武装反抗港共暴政的洪钟大吕。英雄杀身成仁,社会良知震撼,遂有香港大学学生会,网络集会,哀悼梁健辉;悲情如海雨天风,沛然涌入千万香港人胸怀间。

港共恶警因极端恐惧民众武装抗暴,丧心病狂地诬蔑香港学生会哀悼英雄是“合理化、美化、光荣化恐怖主义”。

凡地球人皆知,香港当局已经完全港共化;现今的香港只有一种恐怖主义,即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曾经的勇武派抗争,中共建党百年之日的梁健辉刺恶警,皆是行使天赋的人民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皆是行使人民对港共的国家恐怖主义暴力的正当防卫权——当今之香港只有港共暴政,没有暴民。

港共狗官恶警乃狐鼠之辈,却假共产小丑皇帝习近平独夫民贼之淫威,悖逆天理民意,逮捕组织悼念英雄的四位香港大学生义士郭永皓、张敬生、容颂禧、杜林丞亨。一时之间,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如火如荼;港共狗官恶警猖獗如狼似虎。

但是,“铁链锁不住荒原的风”,铁链也锁不住自由的灵魂。郭永皓等四义士身陷囹圄,他们所追悼的抗暴英雄的启示,正浩荡于香港的民心民意之间。已有转入不公开状态的原勇武派战士,决意效法中缅边境地区V字旅,独立组建香港V字旅,借诸城市游击战之战略战法,摧折港共的国家恐怖主义暴力机构,严惩港共狗官恶警,以申张人民在暴政前起义的天赋人权,以实现武装反抗港共暴政、拯救香港自由的铁血誓言。

“六四”运动以来,三十年间香港民众良知大潮澎湃,对中国民主化进程作出持久而感天动地的努力。现在香港自由蒙尘,中国内地反抗运动应当为拯救香港自由而承担义不容辞的责任。有鉴于此,《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号召所有成员,在中国内地积极加入“全民严惩中共狗官恶警运动”,以策应香港民众武装反抗港共暴政的斗争。

借诸“全民严惩中共狗官恶警运动”,分化瓦解中共官心官意,并引领人民走出对中共暴政的恐惧,创造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的历史机遇——这是《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摧毁中共暴政的基本战略方案之一。

唯有摧毁中共暴政,香港自由才可能得到终极拯救,中国人才可能成为自由人。以武装反抗暴政为前导的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则是来自苍天的摧毁中共暴政的启示。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倾听苍天的启示,为中国得到自由的拯救和拯救香港自由而竭尽所能——披肝沥胆,决战暴政;“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自由圣火》网站

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