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蠢货在前不久提出要大外宣方面,表现出中国的可爱、可信和可敬的形象。说实话,这只是习蠢货在做它的中国梦中的梦想而已。自身就是个匪二代,继承的又是百分之百的土匪的习气,加上既不读书又不打算自我改造还原人性,所以八、九年来,人们看到的是它事事处处都在与国计民生的大事上干着倒行逆施的勾当。

连中国人都感觉不到它有丝毫的可爱、可信、可敬的痕迹,国际社会又怎么会傻到了共匪搞个大外宣,就立时相信了它竟然还有可爱、可信、可敬之处?这就是共匪一贯自视过高,总是把别人看作是愚不可及去看待的特色。

共匪嚎叫着特色社会主义,但是破坏这个特色的恰恰又正是共匪自己。7月27日匪气十足的共匪外长王毅和美国的女副国务卿在会谈时,公开向美国提出了两份清单的内容:一,无条件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其家属的赴美签证限制;二,撤销对中国领导人、官员和政府部门的制裁;三,取消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限制;四,停止打压中国企业,停止骚扰中国留学生;五,停止打压孔子学院;六,撤销将中国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和”外国使团“;七,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

另外还有,共匪主要对部分中国留学生赴美签证遭到拒绝;中国公民在美国遭受不公正待遇;美国的不法分子滋扰冲撞中国驻美使馆;以及美国国内的仇视亚洲和反华情绪的滋长;和中国公民遭受暴力袭击的个案等等,向美国表达了严重的关切,并要求美国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这个对美国的清单,其实是对美国的指责,正是反应出共匪的十足的匪气至死不改,还要倒打一耙强词夺理的本质。美国终于认清了共匪的欺骗、欺诈和盗窃的土匪本质后,决定不再和共匪政权以及共匪及其家属有任何来往了。这是美国内政的政策。美国政府是由美国人民选择出来的,制定了这项政策当然是反应出绝大多数美国人的意愿。共匪又有什么资格或权力去要求美国撤销已通过的政策和法律呢?

共匪一贯声称不干涉别国的内政,可是又从来没有停止对别国内政说三道四。美国对共匪政府的领导人官员和部门做出了制裁,正是因为共匪触犯了美国的法律,对美国社会造成了不安全的威胁和伤害,致使美国的知识产权和经济上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有鉴于此,美国对中国关上大门,不想和共匪政权有任何的往来了,难道不可以吗?

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已经有半年多了没有大使,就连临时代办也走了。难道还不明白这是美国在和共匪脱钩甚至断交?共匪急急忙忙地派了个驻美大使立时到任,到任后又急急忙忙对美国政府说软话。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可不可能在听到这番软话后,马上相信共匪政权是可爱、可信和可敬的呢?其实共匪的反手云、复手雨,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特色本质,中国人民是最有深刻感受的。

我这里说的中国人民,是指良知道义尚存的中国人民。至于犬儒、捂毛、篾片、帮闲、中国猪、小粉红们,是不包括在内的。且不要说这群无人格、无灵魂的脑残另类,我不但要与它们划分出严格的界限,还要抓住任何机会去痛骂它们,更恨不得当面痛揍它们一顿,它们丢尽了我们中华民族的脸。难道文明进步的国际社会的人民,会看不出这群另类是一群什么货色吗?

人家的国家不待见,不欢迎,可又拼命地要去人家的国家,还赖着不走。又大骂人家反对亚洲人,歧视中国人,就是不懂得反思检讨一下自己的所言所行。我在西方国家生活三十多年,从来没有被歧视的感觉。有趣的是,反而受到了同是中国人的仇恨和歧视,乃至诈骗,真正表达出严重关切的是加拿大政府。共匪政权实际上是中国人恨中国人、骗中国人、骂中国人的幕后指使者。

共匪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团伙,世界人民看清楚了,中国人民就更应该看清楚了。就在王毅对美国的副国务卿耍了流氓之后的第二天,它高调地会见了阿富汗的塔利班的所谓高级代表。又是支持,又是打气,不难预料在武器、物质、金钱上肯定不会少提供。美国军队在帮助阿富汗平定恐怖势力,提供经济援助十八年后才决定撤军。塔利班大为兴奋,立时从藏身的各个角落钻了出来,再次复辟恐怖统治,它一度宣称已经控制了80%的阿富汗国土。国际媒体报道说,这完全是夸大。虽然证实塔利班确实攻入了一些地区,但都被政府军击败,死伤惨重,不得不要求同阿富汗政府谈判。估计在谈判中它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利益。显然塔利班不敢向美国诉苦,它也明白这个世界再不会有国家支持它,只好又找到了共匪。

前不久习蠢货和阿富汗总统举行了会谈,央视喉舌说会谈是在友好的气氛下进行。共匪明知道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是敌对的状况,可是在和阿富汗政府友好的会谈后,又和塔利班会面并表示支持。这就表明共匪是永远上不得台盆的。与各国政府的往来是不得不如此,实际上和各国政府的敌对分子、反对分子来往,才有最亲密的感觉,世界的敌人才是共匪最亲密的朋友。

正如去年美国给共匪定性为跨国犯罪团伙,实在是太精辟了。只有犯罪团伙,才热衷于勾搭犯罪团伙。此次塔利班高级代表据说向王毅提出了一贯请求,要求共匪政权让阿富汗政府释放被关押的7000多个塔利班恐怖分子。估计共匪会同意这个请求,理由是此时此刻的共匪巴不得美俄或中东地区或周边国家发生战争,它可以转移世界对共产中国的注意力,使共匪摆脱四面楚歌、八方受敌的危机趋势。阿富汗是个小国,7000多恐怖分子一旦被释放出来,无疑将使阿富汗陷入全面内战。共匪不择手段地企图摆脱它的朝不保夕的垮台处境,但共匪的这一手段也太陈旧了,世界是不会再次上当受骗的。

美国的国务卿布林肯在和世卫组织的谭书记简短会面后,这位谭书记立时召开了记者会,表示第二次新冠病毒朔源调查一定要进行,并要求共匪政权必须交出所有的资料和原始病历,同时提出共匪政权不得干涉此次的调查。看来这位接受了贿赂,道德品质上有了缺欠的谭书记,在世界正义和科学的趋势下,也不得不回归立场,重新做人了。这实在是共匪始料不及又难堪之极的处境,此一举动更是让共匪陷于自顾不暇之中。全世界近两亿人感染,平均每35个人之中,就有一个人被感染,再加上几百万人死亡。共匪惹这个祸的时候是万分得意,可是这个祸的结果却又令共匪胆战心惊,它是承受不住这个罪责的。

7月28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题为《2022财政年国务院相关计划拨款计划及拨款法案》。该法案包括一项修正案,禁止美国政府花钱制作、采购或展示任何将台湾地区画成中国一部分地区的地图。这就是实事求是的具体表现。中美之间确实有三个联合公告,但共匪从来不让中国人民知道公告的内容,只是说共匪的匪区是唯一合法的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其实这三个联合公告中最关键的一句话是:“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各自表述。”也有人把这句话英语的原意翻译为“一中各表“。这就可以理解为海峡两岸一边一个中国,可以各自表述。

共匪把它占据的匪区表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实这个国家里,并没有人民的地位,更没有五族共和或五十六个民族的共和,而是用汉族的共匪去管控、压制、甚至屠杀其他的五十五个民族。台湾无论在国统上或法统上,仍然是中华民国,始终实行的是五权宪法和五族共和的三民主义路线。从1911年推翻满清帝制统治,建立中华民国至今的110年里,这个独立完整的政权始终存在。共匪在七十多年前的内战中没能彻底推翻这个政权,又在自己建政的这七十年间多次嚎叫要求解放台湾,但却只能是喊口号,实际上并没有行动。

至于是什么原因,共匪自己最清楚。这等于是直接证明了中华民国在台湾,中华民国始终是给独立的主权国家。台湾经过了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加入了世界上的宪政民主的大家庭,并且成为高科技最发达的世界前十名的国家。共匪可以歪曲污蔑这个事实,但是世界不可能不承认这个事实,更不可能任凭一个共产土匪政权去威胁任何一个宪政民主的政体。这就是美国众议院的法案要明确表达的意思。

台湾人民痛恨共匪,其实也和香港市民痛恨共匪是一样的。大陆匪区在这七十年中发生的一切残害人民、抢劫民财的事情,台湾、香港两地的人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也正是因为知道,一直有大量的大陆人逃到了台湾和香港。他们的现身说法,当然就更引起两地的原住民对共匪残暴的憎恨。

所谓的印太战略和正义国家对香港市政府的种种制裁,正好说明了世界对民主人权和自由的坚定立场。所以共匪也是气急败坏地连南韩、澳大利亚、菲律宾、印度也大骂。可骂又有什么用呢?共匪仍然在四面被包围之中,致于600名美国军人在台湾,和印度增兵二十万在中印边界,共匪连提也不敢提。

不提或假装不知道,并不等于事实不存在。如同中缅边境修建500公里的铁丝网,共匪的说法是防止缅甸的疫情传染到中国。可铁丝网能够阻挡疫情的传播吗?估计就连愚夫蠢妇也明白是不能够的。共匪不敢说实话的真正原因,就是在那个500公里的地区,建立了中国人民武装反抗共匪暴政的基地,有自由军,V字旅,仇杀队等武装力量,打击得共匪无招架之力。妄图用铁丝网去阻止中国人民的武装反抗,共匪也确实是走到了穷途末路上了。

习蠢货发明了“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的说法,自以为很聪明。可是稍有头脑、懂得反思和思考的中国人都知道,是共匪的挑动和欺骗,使两千万人民死于共匪发动的旨在夺权的内战之中。大家不妨想一想,一场十四年的抗战,中国的军民死亡是三千多万;然而一场三年半的内战,中国人就死了两千多万。共匪为了打下江山,不惜用中国人民的死换来。是中国人民的巨大牺牲,换来共匪的江山。

共匪坐了天下以后,在前二十七年之间,以各种名堂的所谓政治运动残杀了上亿中国人民的性命。又以一场共产主义的大饥荒,活活饿死五、六千万的中国人民。在所谓的改革开放的四十年间,共匪为了巩固政权,在全国各地对汉族人、对少数民族发动了多少次的大屠杀。共匪还对民主人士、异议人士、自由主义者及民间的不同声音始终采取的是镇压、抓捕、入狱和被失踪的暴力和卑鄙做法。

共匪坐了江山后,骑在了中国人民的头上任意祸害中国人民。共匪代表不了人民,却是人民的死敌。从2019年11月武汉病毒爆发以来,共匪除了隐瞒,就是欺骗,没有说过一句实话。直到今年的五一长假,又编出个“报复性消费”的新词句,欺骗鼓动人们去旅游消费。继而又是“清零”,又是“解封”地一阵折腾后,爆出南京有180多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南京政府马上宣布开办了六家方舱医院,在全市的医院里准备了300多张急救病床。如此一番准备,证明了这180多的感染者的数字是被大大缩小了的数字。

这两天传出湖南张家界举办了大型娱乐活动后,感染了很多的人。这些被感染的人回到七个省份的几十个城市,在武汉病毒仍然肆虐的全国各地,造成了更进一步的传播。更加强劲的Delta变异毒株,传到了首都北京的两个县级区,因而被封区。再加上前不久的一场河南大水灾,近日有专家发现,不少的大型建筑物的地基,因大水的冲击已经发生了变形,甚至出现了裂缝。至于大水倒灌进地铁和水淹城市的现象,在广州、南京、上海、北京、陕西和浙江也发生了。

古人说,“大灾之后必有大疫。” 武汉病毒是场大瘟疫,大水之后又将面临一场什么瘟疫呢?更何况两种瘟疫同时发生,中国人民的生命损失又将是多少?

去年的武汉病毒是习蠢货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那么今年发生的这一切,想必也是在它的亲自指挥和部署下发生,它和它的共匪政权当然就责无旁贷了。可是又有谁看到习蠢货和其他6个常委土豆,还有其他24个政治局土豆去救援灾民呢?不要说救援灾民,就连死于病毒和水灾的众多的中国人,都不在共匪报出的死亡数字之内。中国人该明白,中国人民在共匪的眼里,连蝼蚁草芥都不如,又何来的幸福自豪和骄傲呢?

二零二一年八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