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有关报道: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谢百三教授,前晌在新加坡“华资论坛”上说:当前中国“当之无愧的被世界人民看好,当之无愧的将被史学家们誉为5000年来最长最大的盛世”。

他列举了五大因素,那就是:政治局面空前稳定;最佳投资场所;市场无限大;各级政府一心一意搞经济,全力以赴拼经济;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民。并且断言以上“五大因素几十年不会变”。

一个中国著名学府搞经济研究的王牌教授、博士生导师,对当前大陆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各个层面的问题作出如此乐观的判断,这种痴人说梦般的估计,我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如芒刺在背、如骨梗喉,有话要说:

且不说盛世之说,本来就是中国封建统治者制造的一种梦呓、一种假象,是中国人文化中一种难以摆脱的顽固情结。它是基础于一种威权政治的迷信,基础于对自我权利的漠视,盼望统治者在利益方面的赐予度让。中国历史上的所谓“盛世”、“治世”,往往已经在酝酿着末世和乱世。这种盛世、末世交替,治世、乱世循环是中国历史的恶性循环,与中国传统的极权体制是密不可分的。试看清末的所谓“同治中兴”,盛世鼓噪后出现了《盛世危言》,然后就出现了无可挽回的社会崩溃断裂。

这位教授博导说的产生当前盛世的五大因素,真如他所断言的那样吗?就他所呆的上海而言,自陈良宇落马以来,大量的贪官腐吏被揭发出来,窝案串案不知多少。社保基金、土地房产等黑幕重重,打压不断、上访不断,人心浮动,这难道还是“政治局面空前稳定”?

至于说“最佳投资场所”。权力市场化已成中国难以解决的顽疾,全面的执法产业化制度设置,已经造成了一个中小企业难以生存的经济环境。优势产业领域已形成了几乎全面权力垄断局面。一个经济学学者作出如此判断,他不是故意撒谎就是脑袋出了问题。

至于“市场无限大”之说,事实是近三十年的经济改革,至今已经形成了一个权力经济的结构,膨胀出一个满足“政绩工程”、“形象工程”需求和奢侈淫糜生活需求的腐败经济市场,巨大的出口产业则形成了“窝里斗”的局势。出口产品的超低价、零利润,折射的是劳动力的长期低廉和各种资源的全面透支制造的辉煌。广大工农弱势群体购买力低下,健康的国内市场并没有形成。

至于“各级政府一心一意搞经济,全力以赴拼经济”,这种完全以GDP增长为主导的经济模式,大量制造出的政绩形象工程,甚至不能用凯恩斯的“政府干预”的思维来衡量判断。这种政绩形象工程大跃进的局面,只能用58年大跃进、大疯狂的做法来类比。它将产生的灾难性后果,到时候不知谁来收拾残局?

至于“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民”,这种自欺欺人的迷魂汤最好不要满世界乱灌。中国人民是三千年极权文化教化出来的人民没错,忍耐的能力特别强也没错。在当前人为制造的“盛世辉煌”假象面前,在浮躁的“烦荣娼盛”面前有许多人找不着北,也没有错。但是由此而断定“五大因素几十年不会变”,未免太乐观了。

这种麻醉药,到时候不但没有麻醉中国人,反而麻醉了自己。“长沙的刁民摩的司机”不是在自己的博客里断言:当前的改革是“损不足补有余”的改革吗?这就是广大工农弱势群体的理性判断!实际上也代表了理性中国人民的判断!因为“世界已不是过去的世界,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

真正的实际情况是:中国的基尼系数已大大地超过了预警点,而且这种贫富悬殊的势头有增无减。社会财富的占有率是:10%的富裕人口占有整个社会财富的45%,其中1%则占有35%,而最穷的10%人口仅占有社会财富的1.4%,要知道10%即1亿多人口。据有人估计:全国人口的80%只占有总财富的20%,而20%的人口则占有80%的财富。如此巨大的差距的背后是巨大全面的社会不公。

这种贫富悬殊是对广大弱势群体的体制性排斥,形成的是一种社会性冷漠。这种社会现实已使社会底层的人群产生了一种普遍的反社会心理。诉求渠道的全面屏蔽与壅堵机制,已经造成社会阶层族群关系的断裂危机。这种危机是在中国道德精神危机、环境生态危机、人口就业危机以及几乎逼近眼前的经济金融危机伴随而来的。

在这样的社会现实面前,主流舆论的导向却仍是一片盛世鼓噪之声。那位谢大教授的声音可以说是最高音!

一位所谓“经济学家”、教授博导,面对如此之多的政治社会问题,竟会麻木冷漠到如此程度。我不知政治上层如果向他讨教解决国是民瘼的途径,他会把人引入到怎样的歧途?在他的教导下,硕士生、博士生之类的莘莘学子的知识结构将是怎样的结构?

我这个拿着四、五百元退休工资、饱受着生存状态和生存保障煎熬的工人代表,却要忍不住给你们的好世界、好时代添加一点不和谐音符,要断然喊出:

这不是什么狗屁盛世!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危局!

可爱而可怜的祖国啊,您已经病得不轻了!

2006年12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