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

中国过渡政府的定位

中 国过渡政府作为民主大变革的政治意志的标志,作为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创建宪政民主和联邦中国的政治意志的象征。中国过渡政府的运作将从小到大,从虚到实, 目前首先在解体中共进程中起到象征和指导作用。在各界的支持下,中国过渡政府尽快创造条件,统筹协调,号令天下。在海外,中国过渡政府是一个洲际性的非赢 利性组织。中国过渡政府在大陆落地前,对政府成员的国籍,身份,年龄等,没有特别要求,但是必须是明确退出中共,对中共的邪恶有清晰认识和绝不向中共妥协 的志同道合,互相信任的仁人志士组成。中国过渡政府的政治态度由成立宣言,政府新闻公告 总统令等组成。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值此中国社会民主大变革的前夜,我们决意组建《中国过渡政府》,作为民主大变革的政治意志的标志;作为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创建宪政民主和联邦中国的政治意志的象征。

中 共官僚集团用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建立的一党专制的制度,完全否定”主权在民”的原则;中共暴政是彻底剥夺人民政治选择权的警察国家。中共官僚集团对国 家权力的垄断违背现代法的精神,因而在任何意义上都不具有合法性。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实质上是非法的国家权力中共官僚集团私有制。

中共的全 部历史证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极端极权专制主义构成中共根本的政治意志。中共对中国半个世纪以上的统治就是中国沦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过 程。中共官僚集团不过是马列主义对中国实施绝对精神统治的政治代理人。在精神的意义上,中共是一个对中国人民实行政治奴役和殖民统治的外来政权;中国人早 已沦为政治和文化的亡国奴。

中共的全部历史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中国历史上最彻底的卖国贼集团。为了中共极权专制的生存和安全,中共官僚集 团不仅向外国割让大片国土,而且用国际条约的方式承认历史上俄国侵占中国广大领土的合法性。更不可饶恕的是,中共官僚集团背叛了文化的祖国。中共建政后的 历史,既是中国沦为马列主义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过程,也是中共官僚集团以马列主义的名义摧残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过程。

中共用政治暴力垄断国 家权力以来的全部历史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反人类罪的犯罪集团。现代中国的社会性悲剧都是中共暴政的政治结果。中共官僚集团利用专制权 力实施了屠杀人民罪、奴役人民罪、政治迫害罪、民族灭绝罪、文化灭绝罪、精神群体灭绝罪、大规模酷刑罪、掠夺社会和公民财富罪等一系列反人类罪行。数千万 中国人在中共暴政制造的各种社会大悲剧中丧失了生命。

中国的现状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依靠暴力和谎言维护极权专制统治的政治黑手党。中共的 政治道德基础已经崩溃;中共官僚集团唯一的政治意图,就在于运用腐败权力攫取特权利益。为实现反人民、反社会的政治意图,中共官僚集团借诸军队、警察、特 务、监狱、劳改营实施黑手党式的统治,致使冤案重重如山,冤民遍于寰中;官匪一家荼毒天下,社会正义荡然无存。

中国的现状证明,中共官僚集 团是由贪官污吏组成的权力腐败集团和贪污受贿的犯罪集团。中共官僚集团推行的经济改革,根本不可能像有些人相信的那样,建立起自由市场经济。因为,公正的 自由市场经济只能建立在法律权利一律平等的法治基础上,而中共一党独裁体制所制定的法律必然属于专制恶法——专制恶法的本性就在于维护官僚阶层的特权;专 制恶法不可能在真实的意义上承认公民法律权利平等的法治原则。

中共主导的经济改革最后形成权贵资本市场经济体制。权贵资本市场经济是贪官污吏利用腐败权力,同奸商恶贾结成同盟,以合法的名义掠夺社会和普通民众财富的经济机制。

中共暴政的专制经济体制以腐败的专制权力为轴心,以权钱交易为运行的润滑剂。这种权力贵族控制的市场经济必然导致财富和权利的极端两极分化,必然造就共产党权利贵族阶层和依附于他们的奸商恶贾的天堂,而普通民众则必然处于相对或者绝对贫困状态。

血 写的历史和铁铸的事实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中国苦难的根源,是反人类罪的根源,是社会大悲剧的根源,是社会不公正的根源——中共官僚集团是万恶之源,是人 民的公敌;只有彻底否定中共官僚集团的专制统治,中国才能摆脱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命运,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实现中国人普遍自由、幸福的社会 理想。

《中国过渡政府》顺应民心民意和历史潮流,确立下列两项基本政治任务:

  1. 以人民维护基本人权,抗争暴政的活动为主体,联合中共党内、政府内、军队内追求自由民主的仁人志士,最终形成人民全面反抗的社会政治活动,运用现代人类理性和良知允许的一切方式,彻底否定中国官僚集团极权专制政治,为创建宪政民主的联邦中国扫清政治障碍。
  2. 根据”主权在民”原则、现代法律精神、权力分立制衡的原理,创建宪政民主体制;根据民族和地区自治与共和的精神,创建中国联邦。

《中国过渡政府》的全部政治目标可以概括如下:驱除马列,重建中国;否定暴政,确立民权;实行法治,保障人权;自由民主、创立宪政;民族自治,联邦共和。

《中国过渡政府》上述基本政治任务的完成过程,必然也同时是彻底的社会改造过程。当代中国的社会改造应当遵循如下四项基本原则:

  1. 废止国家权力实际归中共官僚集团私有的政治制度,建立以主权在民原则和权力分立制衡原则为基础的宪政民主。
  2. 废止中共官僚集团以国家的名义垄断土地所有权的制度,即废止实质上的中共官僚集团的土地私有制,通过公正、公平的土地分配过程,建立平等保障每一个中国公民土地所有权能力的制度。
  3. 废止中共暴政的以腐败权力为轴心,以权钱交易为基本特征的权贵市场经济体制,消灭财富和权利的极端两极分化的根源,建立以民事权利平等为基础的、体现公平竞争和人道原则的自由市场经济。
  4. 废止适合于中共官僚集团极权统治和对少数民族实施文化性种族灭绝的国家形态,建立以各民族和各地区自治为基础的联邦共和体制。

上列四项政治社会改造原则可以概括为《中国过渡政府》的四大政策,即还权于民,还地于民,还财于民,各族共和。

《中国过渡政府》完成前述两项基本政治任务之后,将立即由《中国国策与权力监督会议》授权总统宣布解散。

中 共暴政利用国家恐怖主义的政治权力,否定”人民主权”原则,彻底剥夺人民的政治选择权。因此,在中共暴政崩溃之前,任何政治权力和政治实体的合法性都没有 可能来自于体现中国人民的政治意志的公正、公开、自由的选举。在此情况之下,《中国过渡政府》的合法性源于《中国过渡政府》的基本政治任务,以及《中国过 渡政府》对于国家权力的立场和理念。

《中国过渡政府》的首要政治任务是,运用人类理性和良知允许的一切方式,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即废止不具有合法性的国家权力中共官僚集团私有制,以及附属于这个政治制度的全部法律制度。

否定中共暴政主要的政治目的之一,正在于创建以”主权在民”理念为原则的宪政民主,从而将未来中国国家权力的合法性,建立在全体中国公民的政治选择权的基础之上。这就意味着,《中国过渡政府》的基本政治目标是创建同现代法治精神一致的国家权力的合法性基础。

没有人民的同意,就没有国家权力的执掌者;人民的政治选择权构成国家权力合法性的基础——这是《中国过渡政府》最初和最后的政治原则和永不改变的政治信念。有鉴于此,《中国过渡政府》向历史和人民宣示如下:

《中国过渡政府》绝不追求对国家权力的垄断,绝不谋求通过社会大变革获得国家权力;《中国过渡政府》的终极目标只限于建立宪政民主政治秩序,将被中共暴政剥夺的政治选择权还给中国人民。

这 个目标一旦实现,《中国国策与权力监督会议》将立即授权总统宣布解散《中国过渡政府》,并举行大选,以实现还政于民,还权于民的原则。在未来实现宪政民主 制度的中国,任何人或者党派对国家权力的执掌,都必须置于人民的政治选择权之下,而人民的政治选择权又必须通过公开、公正、自由、定期的选举得到实际有效 的体现。

以上所述《中国过渡政府》确立的政治任务,以及对待国家权力的立场和原则,构成《中国过渡政府》合法性的坚实基础。

一 切遭受中共暴政虐杀、摧残、欺凌、践踏、污辱的人们,都是中国民主大变革的社会力量。被剥夺土地所有权能力、处于”贱民”地位的九亿农民,被剥夺基本人权 的当代奴工群体农民工,被剥夺基本生存条件的国企下岗工人,从腐败官员造成的重重冤狱中涌现的数百万”访民”,被剥夺居住权和土地使用权的城市和农村的拆 迁户,退伍即失业的转业军人,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饱受各级各类贪官污吏巧取豪夺的民营企业家和小工商业者,饱受军队官僚集团欺凌与压迫的普通士兵和基层 军官,因追求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而遭受政治迫害的人们,因表述政治民主的理念和社会正义的良知而受到迫害的中共党员和官员,因中共体制内残酷的 权力斗争而受到整肃并认清中共暴政反人类本质的官员,以及其他所有不愿作政治奴隶的中国人——他们共同构成民主大变革的社会基础。以创建自由中国为天职的 《中国过渡政府》,将成为民主大变革政治意志的象征。

中共建政后半个世纪以上的历史早已告诉人民,中共极权专制的政权是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的策源地;中共官僚集团掌控的国家暴力则是罪恶、恐怖和痛苦的策源地。唯有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剥夺中共官僚集团掌握国家暴力的能力,中国才能摆脱国家暴力的统治。

在中国民主大变革即将开始改变历史进程的时刻,《中国过渡政府》重申下列属于人民的天然正义的权利:

  1. 在中共暴政以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为后盾,运用专制的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剥夺人民各项基本人权情况下,人民有权超越中共专制恶法的限制,运用自己确定的方式,维护基本人权,反抗暴政。
  2. 在中共暴政直接运用军队、警察、监狱等国家暴力,镇压人民维护基本人权,抗争暴政的正义行动的情况下,人民拥有进行正当防卫和起义的权利,人民拥有通过起义否定中共暴政的权利。

维 护基本人权,反抗暴政;通过正当防卫,反抗暴政暴力镇压,并以全民大起义的方式,否定中共暴政——这两项被压迫者的政治权利天然正义,符合现代法的精神, 是属于人民的合法的政治强制力。只有人民合法的政治强制力在理论和实践的意义上都得到历史的肯定,中共极权专制的国家暴力才会被历史否定。在暴政前,放弃 了合法的政治强制力,人民就放弃了一切;民主大变革在一定意义上就是人民实现合法政治强制力的社会运动。

历史上的不同时期,中共内部都曾有 仁人志士奋起反抗中共极权专制,呼唤自由与民主。这些仁人志士最终的悲剧境遇正印证了他们的勇敢与高尚,同时也论证了中共官僚集团根本不可能实施导向自由 民主的政治改良。通过当代民主大变革否定中共暴政,这个极权专制的最后政治根据,乃是人类进步的时代要求。

中共官僚集团已经彻底丧失政治改良的政治意志和政治能力。在此情况下散布政治改良的幻想是在歪曲历史的真相,其作用只表现为阻碍民主大变革政治意志的形成,有利于中共暴政的继续存在。

中 共官僚集团把国家暴力发挥到极致;财富和权利的两极分化,以及社会不公正也发展到极致。在此情况下,呼吁顺从暴政,同暴政和解,与暴政妥协,或者宽恕暴 政,都是对正义的背叛,其作用只能是迟滞民主大变革的爆发,延长中国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和文化殖民地的耻辱,延长中国人民的苦难。

《中国过渡政府》向历史宣示,并号召中国人民:

绝 不顺从暴政的权柄,因为,顺从就意味着永远作极权专制的政治奴隶;绝不与暴政和解,因为,和解就意味着对中国曾经的苦难的背叛,对中国现实不公正的承认; 绝不与暴政妥协,因为,自由与奴役之间没有妥协的可能;绝不宽恕暴政,因为,不是所有的罪恶都可以宽恕,中共暴政不可宽恕的反人类罪行已经取消它被宽恕的 资格。因此特别呼吁所有在不同时期加入过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人士,尽快公开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为个人和民族的光明未来做出选择。

——绝不顺从、绝不和解、绝不妥协、绝不宽恕,直至中共官僚集团作为反人类罪的犯罪组织,接受历史性的正义审判。对中共暴政的审判将既是民主大变革胜利的标志,也是中国恢复社会正义的起点。

历史已经不会对中共暴政寄予任何希望,但是,为了尽可能降低民主转型的民族和社会代价,《中国过渡政府》仍愿对中共暴政的党政最高权力的人格承载者胡锦涛、温家宝发出如下最后训诫:

胡 锦涛、温家宝唯一的自救之路只有幡然悔悟,改恶从善,主动解体中共暴政。胡锦涛、温家宝必须立即以解除特务对网络的控制为起点,开放言禁、报禁,将言论自 由归还人民;胡锦涛、温家宝必须立即以停止对法轮功和家庭教会的大迫害为起点,停止对所有追求精神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宗教自由的人们的迫害。在实 施上述两项改恶从善的具体行动之后,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开启全面政治改革的程序。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明白,他们在继承中共暴政的党政最高权 力的同时,也继承了中共暴政的政治债务;他们要对中共暴政半个世纪以上时期内所犯全部反人类罪行承担罪责。如果胡锦涛、温家宝没有在中国社会民主大变革的 历史进程中表现出赎罪的意愿和作出赎罪的实际行为,他们不可避免的命运只能是同中共暴政一起接受正义的审判。

大势相迫,时间相逼,何去何从,胡锦涛、温家宝只剩最后一次抉择的机会。愿好自为之。

独裁者可以在一定时期内掌握历史命运,但人民的意志必将最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当前,民主大变革已经成为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愿望。《中国过渡政府》顺应民意,推动民主大变革的进程。

《中国过渡政府》将逐步公布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家体制方案,关于政治改革、社会改革和经济改革的方案,关于全民公决和选举程序的方案,以形成全民对于民主建政伟大历史进程的共识。

《中国过渡政府》寄希望于中国民众的”维护基本人权,抗争中共暴政”活动,并将引导”维权抗暴”活动最终形成全民反抗暴政的社会历史运动。

在必要的情况下,《中国过渡政府》也将下达指令,要求忠实于人民的中国军人,组成《中国国防军民主建政统帅部》,果断运用必要的政治强制力,以最小社会动荡、最小民族牺牲的方式,剥夺中共暴政控制中国命运的权力,为民主建政的进程扫清政治障碍。

历 史已经太久地容忍了暴政;人民已经太久地承受了苦难;中国已经太久地纵容了罪恶;社会已经太久地丧失了正义。暴政必须否定,苦难必须结束,罪恶必须审判, 正义必须重建。否定暴政,结束苦难,审判罪恶,重建正义——这是中国下一个历史进程的主题。当这个历史进程完成她崇高的使命之后,中国人将永远摆脱中共暴 政的政治奴隶的地位,而成为自由人。

《中国过渡政府》的全部政治追求,就在于中国的自由。《中国过渡政府》的政治权威必定在追求中国自由的进程中得到人民的确认。

《中国过渡政府》的成员将为自由中国而同中共暴政决死战。无论需要经历多少艰难险阻,决战暴政的意志绝不改变。中国同胞们,请坚信:暴政必败,自由必胜。

【本文件由《中国国策与权力监督会议》议长袁红冰执笔起草;由《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审议修订;由《中国过渡政府》总统伍凡签署公布。】

(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