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男

東海大學政治學博士

國立金門大學通識與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近半個世紀以來整個世界猶如經歷一場暴風雨、動盪不安,這場暴風雨襲擊了開發中新興民主國家。國家之所以要以民主為基石,創建一個適合我們的生活方式,無不希望民主可以為人類改善經濟生活、避免貪污腐敗政府與達成社會和諧的福祉,這是喬舒亞・科藍茲克(Joshua Kurlantzick)在《民主在退潮》(Democracy in Retreat)提出來的概念。

然而在經濟上1973年石油危機、1987年美國股災、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7年美國次級房貸、2020年國際金融恐慌,幾乎每十年發生一次危機,對人民生活造成巨大衝擊;在貪腐上,萌芽中民主國家如緬甸、阿富汗、印尼、印度、泰國與菲律賓,其中泰國在透明國際組織的排名,從2001年世界第61名跌到2010年第78名,菲律賓從1998年第55名,跌到2010年第134名;在社會和諧方面,凱瑟琳・蓋爾(Katherine M. Gehl)與麥可・波特(Michael E. Porter)合寫《當政治成為一種產業》(How Political Innovation Can Break Partisan Gridlock and Save Our Democracy)即指出,典型民主國家美國,在不健康的政治競爭與雙頭壟斷的控制已成為常態下,影響美國人民生活與社會和諧,無法解決美國現階段遭遇到的問題。

民主倒退可以從一些國家得到印證。軍人干政是民主倒退因素之一,最典型的國家包括緬甸、埃及、泰國、越南、北韓、柬埔寨、菲律賓、古巴、奈及利亞、尼日、馬利、幾內亞、墨西哥、哥倫比亞、海地、宏都拉斯、尼加拉瓜、瓜地馬拉、哥斯大黎加、秘魯等;政教合一也是民主倒退因素,其國家最典型例子如汶萊、沙烏地阿拉伯、伊朗與梵蒂岡,現在又多了一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由此可見,軍人干政與政教合一是殺害民主二隻手,而揮舞民主大旗的這些現代化國家,倒行逆施的戰略,根本無法阻擋逆民主或民主退潮的現象。從緬甸軍政府與阿富汗塔利班(Taliban)神學士,可以看出揮舞民主大旗國家已疲憊無力。

緬甸軍政府背後的老大哥中國大陸,滔滔不絕軍事援助,是軍政府膽跟美國對抗最大原因。而緬甸這個國家在民主化過程中,可以算是命運多舛,從1948脫離英國獨立後,絲毫沒有一天政治穩定過。1962年奈溫(Ne Win)將軍發動第一次軍事政變、1974年新憲法實施後革命委員會將權力交給新政府、1988年社會主義政權崩盤軍政府接掌國家、1990年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大獲全勝但軍政府不願釋放權力、2015年緬甸議會選舉翁山蘇姬全國民主聯盟再次獲勝但軍方仍保留大量權力、2020年翁山蘇姬第三次在議會贏得支持但軍方以選舉舞弊將翁軟禁、2021年緬甸總統溫敏(Win Myint)宣布將權力交給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Min Aung Hlaing)。緬甸國防軍依據《憲法》實施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二戰結束後,軍政府勢力未減,西方民主化浪潮似乎沒有在緬甸滋長,取得具體成果。

阿富汗塔利班民兵這次對美國支持的阿富汗政府軍的成功逆襲,與緬甸軍政府同樣是背後的中國大陸在撐腰。塔利班興起於1994年,並於1995年發動喀布爾戰役控制90%以上領土;在1996至2001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多次不顧聯合國反對支持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的蓋達組織,而被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定義為恐怖組織;2001年911之後,美方要求引渡賓拉登遭拒,以美方為首陣營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與阿富汗北方聯盟合作推翻塔利班政權;2007年塔利班與蓋達組織聯手抗美;2014年賓拉登被擊斃後,塔利班分裂成自由聯盟、衛士與馬赫穆德三大派系;2018年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艾哈邁德扎伊(Mohammad Ashraf Ghani Ahmadzai)承認塔利班是合法政治團體;2020年塔利班與美國簽署協議,美軍撤出阿富汗,塔利班與喀布爾進行和平談判;2021年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艾哈邁德扎伊流亡海外,塔利班重返執政。在伊斯蘭教義領導下的塔利班,迅速收復領土並擴張其版圖,控制阿富汗85%土地,在美方撤軍後,進一步與中國大陸外長王毅對談,商討戰後重建工程,並重新掌權阿富汗。目前僅沙烏地阿拉伯與巴基斯坦承認政權取得的合法性。

朗西曼(David Runciman)在《民主會怎麼結束:政變、大災難和科技接管》(How Democracy Ends)亦指出,政變、災難與科技將會結束民主體制。

綜上發現緬甸與塔利班都有一共同特徵,即透過「政變」的方式掌握政權。與此同時,美國政治科學家貝姆(Nancy Bermeo)區別六種不同政變方式,分別是軍事政變、行政政變(當選的人把民主束之高閣)、選舉日投票舞弊(對選舉過程動手腳,使之產生特定結果)、追任性政變(接管民主的人事後舉行選舉,合法化他們的統治)、行政權擴張(當權者暗中削弱民主機構的權力而沒有推翻他們)與策略性選舉操縱(舉行不盡自由和公平但沒有公然舞弊的選舉)。顯然此二國家都是透過流血衝突的軍事政變獲取政權。

除政變終結民主外,冷戰時的美蘇二強在蘇聯土崩瓦解後,取代蘇聯的中國大陸瞬間躍起,中國大陸在經濟上突飛猛進、超英趕美,讓一超多強的美國感受到畏懼,也是一非常重要因素。而緬甸軍政府及阿富汗塔利班與中國大陸的友好關係,只會讓美、中關係加深劇烈,二強的態勢在將來,無論在政治、經濟與外交上衝突只增不減。且拜登(Joe Biden)從阿富汗撤軍後,有意將軍隊部署在印太,三艘動力航空母艦持續在西太平洋執行任務,美印太司令約翰.阿奎利諾(John C. Aquilino)在2021年向國會追加近十億美元經費,以防堵中國大陸威脅,確保亞太地區安全。中國大陸軍事及經濟的突飛猛進,代表著美國國力的衰退。反觀台灣如何在這波動盪不安民主衰退浪潮中處變不驚、安穩自居?

台灣在這波民主退潮的反思,在面對中國大陸與美國雙重夾擊之下,台灣政府該何去何從?曾在一篇報導上看到,是不是由一支外星艦隊,組織外星兵團接管台灣,由第三股力量兵團組成政府,一來可避免美國政治勒索,二來抵禦鄰居虎視眈眈。依照目前科技,短時間可能做不到,如果有的話也是千年以後,你我也見不到。

話說回來,該如何應對?個人認為,台灣的問題不是外部問題而是內部問題,也就是政黨問題、顏色問題。阿富汗總統艾哈邁德扎伊領導的政府軍之所以眾不敵寡、被塔利班打得節節敗退,很大因素是士兵怕死,沒有視死如歸,共赴國難的意志。缺乏意志的軍人非常可怕,試想不知道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卻手擲終結他人性命槍械,分不清楚敵人是誰該怎麼辦?

台灣是一民主國家,有定期的選舉,在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的選舉制度影響下,未來小黨只會處在邊緣,甚至成為大黨附屬組織,二大政黨是台灣未來政治走向。然而現在最大問題是,國民黨被穿上抹紅媚中小鞋,民進黨則是在大海中抱著美國大腿不放。當國民黨執政跟中共走得近的時候,美國不敢軍售先進F-35戰機給台灣,因為怕領先技術被偷給中共;中共不放棄武力犯台,只要民進黨跟美國走得近,就開始不斷軍機繞台,在週邊進行演習。維持現狀,現在如此,未來也不會改變,除非有重大事件,但這種事件微乎其微。

以色列與阿富汗總統艾哈邁德扎伊政府軍的差異?「堅強的意志」。台灣人民要有一堅強的意志,軍民上下一條心,共同抵禦外侵,像以色列一樣,而不是今日阿富汗政府軍,首都喀布爾失守,總統流亡海外,人民流離失所,政局動亂不堪。

試想國、民兩黨不就像生活在同個屋簷下一對夫妻,夫妻同心,其利斷金。如果沒有共同的意志、堅定的信念,遇到問題被人欺負,就算外人有心想幫忙都困難。這與2014年被俄羅斯出兵接管的克里米亞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