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提示

1、西方在绥靖中觉醒。民主峰会清晰了“民主与极权专制”斗争的定性。与此前几十年不同的是美国拿出了具体举措,杀手锏是以“反腐、抗威权主义“为突破口(建立基金鼓励举报,惩罚具体中共权贵高官,冻结他们贪腐所得,切断金流釜底抽薪)。

2、中共六中全会后吹捧习近平路线占了上风。但是近日党媒高调赞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一反常态的只字不提习近平,又压倒了对习表忠心的與论风头。显示党内反习权斗拉锯战一返一复。

当下大格局

中共就这样再拖几十年?或者推举出一个党内反习势力领袖,重拾邓小平路线,用闷声发大财再次吸引国内外大多数人,放弃改变中共制度的革命;或者民间推出某个领军人物扛起民主大旗领导一场街头革命。这三种局面不可能单独发生。

党内反习力量与民间反共力量有接触、联合的需要和时间、空间。

时间表:

1、习近平再蠢再横都不会在春节前或明年二十大前动手(包括再左一步、武力犯台)。理由是习近平欺软怕硬又加上“耍横”的流氓遺传基因的性格特质。他也知道,再是高调反腐打贪也只是暂获道德制高点,暂获低层民意罢了,最终必将暴露出是体制本身会不断产生新贪腐这个根源。

2、假如反习势力有某个领军人物振臂一呼倒习,春节前也不是行动的最佳日期。春节前中国人只对过节感兴趣。

3、民间反共力量也然。春节前不是举事最佳日期。此外民间反共呈松散状,凝聚并扩大力量形成足以问鼎政权的“三角力量”中的一股,也需要一定时间,要有人来承头运作(形成倒习大联合)。

暂时的结论:

习势力、体制内反习力量、海内外民间反共力量“三角关系”已成雏形。鹿死谁手,要看谁抢占了先机。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