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台灣大劫難」(Taiwan Disaster)

夜深人靜之際,窗外寒風凜冽,雨雪交加,一片大地肅殺景象。孤燈下仔細讀完了「台灣大劫難」一書,不禁掩卷歎息,凜然於霸權暴政邪惡凶險的圖謀,正逐步降臨斯土,逼近斯民,驚心動魄之餘,乃徹夜不眠,遂起坐提筆,抒寫這篇評論,一方面希望把這一暮鼓晨鐘的警訊,向世人廣為傳播;另一方面,則思索拯救與對抗之道,如何挽狂瀾於既倒,化危機為坦途,期使美麗之島平安渡過千古浩劫。

作者袁紅冰,是中國民運人士,也是流亡作家,基本上是一位充滿自由思想的法律學者,一位人道主義的詩人,一位有良心的知識份子。現旅居澳大利亞,為「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發起人,也是「自由聖火」網站總編輯。著作豐富,多達11部,廣涵了文學,哲學,法學與政治等領域,包括:「自由在落日中」,「金色的聖山」,「回歸荒原」,「文化與命運」,「文殤」(作者自傳),「荒原風」,「英雄人格哲學」,「法的精神漫談」,「判斷訴訟證據標準論」,「民主與共和」,以及最近出版的「台灣大劫難」。

本書共分十章:「共產中國」,「2012不戰而勝台灣」,「攏絡國民黨,裂解民進黨,組建傀儡黨」,「從市場一體過度到政治統一」,「控制傳媒,馴化學者與政治和尚」,「當前中國外交戰略的重點」,「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台灣的政治現狀」,「台灣的絕望」,「台灣的 希望」。還附錄了李敏勇的序言:「一位中國流亡者為台灣升起的烽火」,以及凃醒哲的後記:「期待英雄,不如寄望公民社會」等多篇論述,均各有精闢的卓見。

袁紅冰以「盛世危言」的驚人之筆,申論「人類危機」與「台灣大劫難」,絕非憑空想像的無稽之談,而是根據內部絕對機密文件的謹嚴推理之作。他所參證的有三大文件:「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關於對台軍事鬥爭準備預案」,「統一台灣的政治法律處置預案」,並旁及其他多種資料,是極具說服力的論析,其真實性與誠信度幾乎無懈可擊。只是多處提供的解讀與論述,容有個人意願的主觀色彩,做為台灣建國論的堅定崇信者,我們自不盡贊同作者某些見解和歷史觀,也只是見仁見智的分野而已,並無損於本書的警世價值和深銳洞察力。

更值得推崇的是作者博洽的自由精神和深刻的人道關懷。作者以詩人的氣質來寫這本政論,字裡行間,瀰漫了憂患的情操和感性色彩,對著作的心路歷程,有一段極動人的自我描述:「黑雲低垂,蒼穹如鐵鑄;一片死寂,大野似無邊墓地,身處流亡之地,對萬里外太平洋波濤中,台灣自由命運的憂思,使我夜不能寢,於是半夜而起,披襟當風,立於絕望之巔,卻仍願為台灣謀,思保台灣,存自由之戰略大策。」又說:「一個從天雷撕裂的蒼穹之巔走入世間的自由心靈,以自由為我的信仰,為我的宗教,為我的神,值此台灣自由面臨大危險的時刻,我自然不能置若罔聞。…風急雨狂,我於夢中聽到以色列『哭牆』之下,悲聲如歌,不知有誰願與我一起,在善良的台灣人心靈間,也築起一道『哭牆』,我相信,當屬於台灣的憂患意識,在那心靈的『哭牆』間飄蕩而起時,台灣的自由或許會得到命運的賜福。」「哭牆」乃猶太民族亡國兩千年的苦難象徵。作者於此行文有如史詩之美,嘔心瀝血的痕跡隨處可見,讀者不得不為他那追求自由信仰的精誠所感動。

中共於2008年2月,即台灣總統選舉前夕,召開了一次極隱密又極關鍵的會議,地點是深藏於北京西山洞穴內的第一戰略指揮中心,出席者有政治局委員及軍委會委員。總書記胡錦濤以「下一個歷史時期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大戰略」為題,為會議作主題報告,通篇充滿了「世界革命」的謀略與思維。胡堅定的說:「這次資本主義世界的金融危機剛剛開始,還要繼續發展。它將重創資本主義的理論和精神價值體系。…這次危機證明馬克思關於資本主義必然導致周期性經濟危機的論斷完全正確,證明列寧關於帝國主義是垂危的資本主義的論斷完全正確,證明馬克斯和恩格斯關於社會主義終將戰勝資本主義的論斷完全正確。」胡進而宣示了他極端偏執的復仇主義的歷史觀,其論調可與當代阿拉伯回教集團誓言消滅基督教信仰的「文明衝突」(Crash of Civilization),相提並論。胡還揚言:「歷史上,西方列強曾經用炮艦和鴉片把中國變成他們的殖民地。現在歷史反過來了,我們要通過對外開放政策,抓住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有利歷史機遇,採取有效措施,逐步把它們變成社會主義中國的經濟,文化的殖民地。當年他們對我們的殖民地化,性質是帝國主義的侵略;現在,我們對他們的殖民地化,是共產主義理想戰勝腐朽沒落的資本主義的歷史進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要肩負起用社會主義戰勝資本主義,最終用共產主義解放全人類的偉大歷史使命。這個使命就是中國共產黨下一個歷史時期的政治大戰略的核心。…解決台灣問題,是我們實現政治大戰略必須邁出的第一步。台灣問題過去是中國共產黨同國民黨反動派之間矛盾的焦點,現在是社會主義政治制度同虛假的資產階級民主制度之間矛盾的焦點。不解決台灣問題,國內外敵對勢力圖謀顛覆我們社會主義政治制度的活動就會越來越猖獗;不解決台灣問題,我們就難以消除後顧之憂,放開手腳在世界範圍實現政治大戰略。所以,儘早解決台灣問題,關係到社會主義政治制度在中國的生死存亡,關係到黨的根本利益…。」

胡錦濤的演講,概括起來,可解讀為共產中國狂妄的「世界革命宣言」和「台灣解放宣言」。從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到江澤民的「和平崛起」,到胡錦濤的「世界革命」,中共三十年改革開放的歷程,所呈現的霸權暴政的侵略本質,只有更猖狂,更陰狠,更恐怖,更具鬥爭力和威脅性,表述了中國共產黨人征服世界的鋼鐵般強悍的國家意志。這個文獻,應該傳達給當代西方自由世界的政治家,特別是所謂「和平演變」(Peaceful Evolution) 論者,如季辛吉之流,提供為震撼教育的參考資料,警告他們,「和平崛起」是欺騙的假象,「世界革命」才是現實的真諦。做為一個極權統治集團專制的獨裁者,胡錦濤的政治生命崛起於血洗西藏,現在又要以血洗台灣來終結,企圖建立他一生沾滿血腥的功業。大限就設定在2012年,屆時中共霸權暴政的侵略本質,和統治階層群魔亂舞的猙獰面目,很快就要赤裸裸展現在世人眼前了。善良的台灣人民,被外來政權殖民統治的奴役宿命,難道是無底的深淵嗎?剛擺脫了蔣介石模式的威權統治,又輪替了毛澤東模式的極權統治,而「二二八事件」的歷史循環,又不知要以何等慘烈殘酷的悲劇模式重演了!

根據作者分析,中共的經濟奇蹟乃是建立在兩個基礎上,一是對數億「農民工」奴隸般的勞動價值的冷血剝奪,一是對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毀滅性的開發。再加上國際資金流動的唯利是圖的盲目投機性,缺乏良知的導向。作者所憂患的是,人類又一次面臨重大危機。一個仇恨自由,民主,人權與公義理念的鐵血強權,正趁世界性經濟大衰退的際遇,迅速崛起,並試圖主宰人類的命運。作者撰寫此書的目的,只在於為台灣敲響一次暮鼓晨鐘,為鐵血強權與自由,民主的決戰,已悄悄拉開序幕,向人類報警,希望有所共鳴。而決戰以台灣為焦點,決戰失敗了,意味著台灣將淪為鐵血強權的政治奴隸,永難翻身為自由人了。因此,作者一再悲憫地吶喊:「台灣,你要做自由人!」哀鳴之聲,真可動天地,泣鬼神,頑石都要點頭了!

我們必須推崇本書是劃時代的警世之作,書中卓識俯拾即是,不可能逐一列舉。這篇評論,只是挑出幾個關鍵問題,認為還有爭議的空間,提供一些愚昧之見,請作者與廣大讀者共同思考。

首先,作者分析中共暴政的本質與根源,歸結到馬克思,列寧思想乃是外來政權的殘餘勢力,也是西方極權文化的現代復活,而不是東方皇權傳統的繼承者。這個見解是我們最不敢苟同的。因為中國數千年的封建傳統,包括了皇權思想,反智主義,宦官制度以及超穩定結構的意識形態 (只有朝代循環,而沒有社會變革,領導階層強調的只有「穩定壓倒一切」),都形成了極權統治的傾向,馬克思到列寧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論,只是一種助力,更強化了中國內在封建極權的政治傳統。試觀中國歷代改革派政治家,幾乎均以悲劇英雄的命運落幕,沒有留下一個成功的典範,從商鞅,王安石,康有為到趙紫陽幾無一例外,可為見證。而共產中國開國領袖毛澤東,一生思想言行,倒行逆施,他毫不諱言,坦承自己實踐的人生觀,乃是「秦始皇加馬克思」,乃集古今中外極權思想之大成,其精神價值體系,本質上還是根源於東方的專制傳統,又附合了西方的某些邪說末流。只要檢驗當代共產中國領導人產生和繼承制度,迄今還是固守封建式的「指定論」,人才流動的公平性和民主參與的選舉權均剝奪殆盡,蕩然無存,其「合法性」(Legitimacy),也就更不堪質疑了。這正說明皇權思想的封建支配力,在權力結構中所起的重大作用。於此,我們要坦誠指出一個事實,中國流亡海外的知識份子,為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價值,堅定不屈,奮鬥不懈,彌足傾佩。但是,他們寄旅異域,面臨邊緣化危機,又為遠離本土的孤獨生涯所困,往往秉持了祖國情結,虛構中國傳統文化的優越性和古典文明的完美性。從生態與基因的科學觀點看來,毛澤東暴君型的人格思想特質,決非孤立而憑空產生的,而是從中國悠久的社會文化傳統的封建性孕育出來的。也即是說,中國傳統社會文化,潛藏了深厚的極權的基因與生態條件,從歷代的統治形態的專制特質,可以印證這個論說的真實性與客觀性。

其次,我們必須藉本書的論述,來嚴格檢驗「陳水扁貪腐案」的真相和本質。我們承認作者對陳水扁八年總統任期的某些評價,但是就整個大環境,大氣候而言,作者哲思中的「英雄」與「聖徒」的完美期待,對一個世俗化的平庸社會,未免懸義過高,流於浪漫的空想。何況,民進黨執政面臨的是國民黨「聯共制台」的險惡環境。根據「台灣大劫難」的描述,透露的冰山一角,即有下列數端匯聚成一個排山倒海的政治大陰謀,在島內運行,我們也都是見證者。首先是國民黨人的詭異行跡,敗選的復仇心態,使他們喪失理智和良心,不惜背叛早期反共的政治信仰,異化為媚共的,投共的,降共的馬前卒,說是「一笑泯恩仇」,現在曝露的真相是一群利令智昏,喪心病狂的無恥政客,被中共統戰的謀略收買了,在照妖鏡底下,無所遁形了。其次是兩百萬台商的大陸投資熱的浪潮,為中共「以商圍政」,「以民逼官」的陰險圖謀,提供運作條件,不但掏空了台灣的經濟實力,從而也強化了「祖國情結」,「中原心態」,「邊緣性格」和「附庸意識」,使國家認同的主體精神,更難堅定的建立起來。其三,為了佈置解放後,中共在台灣永世一系,一黨專政的傀儡黨 (台灣社會民主黨),假藉自由,民主之名,推行專制獨裁之實,中共已經在台灣島內,形成階層分布廣泛,數量可觀 (幹部人物超過十餘萬人),具有相當社會影響力的秘密組織,類似所謂「第五縱隊」。紅衫軍一役,僅僅是牛刀小試的演練。最後,中共的終極目標是通過分化手段,徹底殲滅民進黨及其殘餘台獨勢力。包括鼓動仇視「外省人」的極端情緒,加深民進黨內部的矛盾,使他們持續處於實質性分裂狀態,無法形成堅定統一的政治力量。在這種謀略思維指導下,北京的魔掌以最險惡的手法進入台灣,操控並指揮馬政權與司法系統,把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與「政治獻金」,都汙名化,罪證化,並無限上綱,把一個「台灣獨立」的象徵人物妖魔化,企圖運用文革鬥爭的公審形式,抄家滅族,鬥垮,鬥臭,鬥死,使他死有餘辜,死無葬身之地。馬英九一句「我要使你死得很難看」,見證了多少仇恨,也透露了多少神秘的玄機。明眼人早就洞察,國民黨導演下的「陳水扁貪腐案」,幾乎是文革時代毛澤東主審下的「劉少奇叛國案」的翻版。本書107到113頁,歷述中共泡製陳水扁案到分化民進黨,最後「斷敵糧道」,達到全面控制或瓦解的目標,是一個極陰狠又精密的圖謀,也已經付諸實踐,而成效卓著了。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作者在本書堅持的一個定見,認為陳水扁案乃是一個法律性的貪腐案。 這個觀點是值得商榷的。縱觀扁案始末,我們敢斷言,這是二十一世紀「聯共制台」謀略下的政治冤獄,是中共圖謀併吞台灣的戰略下,施展的一個鬥爭策略。幕後指揮的魔掌隱藏在北京,台前執行的傀儡是國民黨的一些司法醜怪,還原起來,是群魔亂舞的一副詭異圖象,是道地的政治陰謀。沒有公義為基石的法治,只是一種假象。扁案不是法律案件,而是虛構的,荒謬的欺世鬧劇和政治謊言。陳水扁背負十字架,是「台獨」的祭品。

第三,中共的統戰謀略,先經濟統一,次文化統一,最後再實現政治統一。馬英九政府正通過散佈與中共實現經濟一體化,是台灣經濟唯一出路的意念,製造中共是台灣經濟拯救者的神話。從兩岸經濟一體化到政治一體化,等到他們佈建的「社會民主黨」輪替為一黨專政之日,便是對台灣政治統一的「一劍封喉」之時,解放的大限就設定在2012年,危機是極端迫切而嚴峻的。

作者為台灣籌謀了兩個反制與對抗之道。一是「邦聯制」的和解方案。二是兵戎相見的決戰方案。於此我們分別客觀評述如下。

「邦聯制」的政治構想,不始於今日,乃是百餘年來中國一股強烈的政治思潮。筆者於1993年寫作「邦聯制的省思」一文,刊登於「亞美時報」。追溯到滿清王朝末年,「八國聯軍」之役,北京淪陷,慈禧太后逃難熱河,下詔各省督撫勤王,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等重臣,鑒於北京中樞的昏庸腐敗,乃聯名宣告中立,發起「東南自保運動」,這是近代中國「邦聯制」思想的濫殤。到了民國時代,「聯省自治」的觀念更見風行,中國近代傑出軍事專家蔣百里等人均為主要倡導者,早年毛澤東也曾附會此說。而國際政論家也有「七塊論」等多方論述之作。連戰早期也曾倡議,現在卻噤若寒蟬了。其實,鄧小平的「一國兩制」,達賴喇嘛的「完全自治」,他們的理論內涵,都概括了「邦聯制」的某些精義與理念。

作者倡議,極權與人民的對立是必然的政治邏輯,踐踏基本人權是極權的天性,中共權貴市場經濟運行二十餘年,社會財富與權利的兩極分化已臻極端,官民相仇,不共戴天,民間反抗,如火如荼。正是由於極端恐懼台灣的民主的政治示範作用,引發大陸的民主化浪潮,中共才決意儘快控制消滅台灣的民主體制。作者更強調,中共所發展和呈現的,是強大的軍事和經濟的物質能量,而台灣所崇尚和實踐的乃是自由,民主,人權與多元化的立國之本。這是所謂「硬實力」與「軟實力」的對比,也就是「物質力」與「精神力」的對抗。作者天真的相信,台灣宣示用自由,民主,人權和多元化的立國之本,和平統一中國大陸;中國大陸政治民主化之日,就是兩岸以邦聯為前提,統一的程序起步之時。如此一來,便破除了中共國家統一論的合法性。作者認為這是超越島國的大智慧,大戰略。但是,於此我們必須痛切指陳作者大中國沙文主義的構思,是沒有現實可能性的。不要說,垂死的老虎是最兇猛的。根據作者大劫難引證內部文獻的分析,中共解放台灣的統戰謀略,從國內到國際,推展得極為順暢,一切在謀略的掌控之中運行,如何說服他們徒然放棄「世界革命」與「台灣解放」的大好機遇,和「民族英雄」的曠世虛榮呢?

最後,我們必須敦請真正的建國論者,誠懇接受作者的嚴厲批判和精誠的建言。作者感嘆台灣沒有超越島國的大智慧者。他失望,甚至絕望於當前的政治現實,民進黨政治關注的目光超不出台灣的海岸線,沒有國際視野,缺乏在更廣闊的政治範疇內,作出決策的胸懷與能力。國民黨權貴已如衰朽老翁,早就喪失進取的政治意志與革命的豪情,只想通過投降中共強權,得卑微之平安,恥辱的富貴,以度殘生,墮落為一群喪心病狂的黨國餘孽,浪得千秋罵名。

古往今來,以弱制強,無非大智大勇二途。大智方面,要由智者集思廣益,共同籌謀出一個高瞻遠矚的建國藍圖,一個弘規遠謀的立國的典範理論。從1964年台獨先知彭明敏教授的「台灣自救宣言」,到八十年代長老教會的先賢們陸續發表的「自決宣言」,「國是宣言」,「人權宣言」等,堅決要求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他們表現的智慧,膽識和勇氣都是劃時代的,這些文獻表達了一個強烈的企望,要求台灣人民用血淚鑄造成一個「命運共同體」。發佈文獻的大智者,也都是大勇者,因為他們在威權統治的恐怖陰影下,都冒了九死一生的危難,彭明敏的逃亡,高俊明的牢獄災難,都是大家記憶猶新的慘痛故事。而四百年來,為了反抗外來政權殖民統治的烈士型人物,也比比皆是,史不絕書。在眾多烈士型人物中,作者獨鍾情於鄭南榕的自焚;為自由而獻祭的悲壯,推崇為聖徒,歌頌為英雄,詡為台灣的國魂。他說:鄭南榕點燃自己的那一刻,也同時點燃了屬於台灣理想主義的聖火,同時也把自己的願望,昇華為熾烈的精神信仰。鄭南榕為獨立建國注入自由價值的內涵,這是一位智慧者揭示出關於台灣命運的真理,即台灣獨立建國是獲得自由的政治前提;「人的自由」,構成獨立建國的核心價值。

作者進而申論:鄭南榕不僅引導獨立建國的理念,走出單純族群或地域利益的狹小眼界,進入自由價值這個生命哲學的最高境界。一句「我是外省後代,我主張台灣獨立」,便賦予獨立建國理念大海蒼天般的包容性。通過發佈「台灣共和國憲法」,確立實現基本人權的法治方式。這樣,鄭南榕就以獨立建國為基礎,將自由,民主,人權,憲政法治等現代進步的國家意識,鎔鑄成一個有機聯繫的價值體系。台灣因此而擁有並確立國家的認同與意志。鄭南榕是一個屬於台灣的奇蹟。他雖然生長於海島,卻有超越島國意識的人類價值觀和世界歷史觀。鄭南榕燃燒的台灣之魂,是與專制強權決一死戰的唯一希望。作者相信,這片養育出大智大勇者鄭南榕的山河,一定會在踏碎萬里絕望之後,走向希望。最後,作者甚至把鄭南榕的偉大,比擬於耶穌。他說:釘上十字架的基督,是基督徒道德精神的象徵,埋葬於金色烈火中的鄭南榕,則是台灣自由精神的聖徒,對於這位聖徒,自由意味著宗教,自由就是上帝。

我們認同自由的信仰是建國的動力,而聖徒的風範是立國的基石,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是平庸,也是孤獨寂寞的。但是人類的政治文明演化過程,已經進入「人民主權」的時代,我們一定要回歸平庸,相信「人民的力量」(People’ s Power),是一切的歸依,是最後的關鍵,是終極結論。民主政治最理性的方法,最正當的程序是通過選舉,公投,民調來成立政府,決定政策,建國的智略也無從例外。最近世界上以民主獨立建國而成功的國家,有波羅的海三國,東帝汶等,無論如何,通過住民自決公投方式,都有超越8成的壓倒性支持,才能廣獲國際承認,而取得成功。返觀台灣,卻反其道而行,選出一個主張「終極統一」論者擔任國家領導人,「人民的力量」表現在哪裡?我們相信,像台灣這樣一個「世俗化」的社會,期待聖徒與英雄是不切實際的幻想,不如寄望「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 的建設與提昇。一個真正的「公民社會」,必須是一個尊重精神價值的「理性社會」,「公民社會」中的每一份子,都有獨立思考和判斷的能力,也都是知識的愛好者,真理的追求者,都對自由,民主,人權,多元化等的現代普世價值觀有一定程度的信仰,內化成行為模式和社會規範,並實踐於日常生活之中。這需要投注一個全面的,持久的啟蒙運動。這些啟蒙教育運動的內涵,也應該是,建國主義典範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獨立革命運動,血戰七年,建國歷程只有三大文獻是最具決定性的,是凝聚國家意志的綱領。一是「常識」(僅50餘頁),二是「獨立宣言」(僅2300字),三是「美國憲法」,而美國獨立革命的宗旨,立國的精神,建國的智略都概括其中了。當代台灣,在「自救宣言」,「自決宣言」,「人權宣言」的基礎上,結合國內外新形勢,新危機,整合出一個有偉大的全民感召力的建國典範理論,有實踐方略的「獨立宣言」。這是建國的志士們,義無反顧,責無旁貸的天職了。

最後,我們必須承認,這是一本極精彩的警世之作。作者經歷流亡的慘痛,誓言要以血淚為墨來書寫,讓心靈的苦難,昇華為自由的哲理和生命的史詩。作者自詡是一個漫遊大地的哲人與詩者,本來只願書寫詩意之美和哲理之智,如今卻來撰寫解析陰謀政治的書,一本充滿權謀機變的書,只因為受了鄭南榕壯烈的英雄人格的感召,以及自由真理的呼喚,只希望能在大劫難逼近之際,為台灣的自由奉獻心力。作者意猶未盡。終篇還假托一個夢境,乘萬里長風,神遊物外,和他神交摯友鄭南榕,縱情狂飲,高歌醉舞,作自由頌。臨別之際,鄭南榕淚眼如銀,囑他將一句肺腑之言,心靈之語,帶給人間:「台灣,你要做自由人,即使為此必須踏過血海淚濤。」是的,「台灣,你要做自由人!」幾個大字是我們必要永遠刻印在心版上的座右銘。

這是一本台灣人必讀的好書,有謹嚴的解析,有浪漫的抒情,更有警世的訊息。

郭正昭 12/10/2009 國際人權日

【郭正昭教授簡介: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哥倫比亞大學科學史博士。曾任職中央研究院及教授科學史多年,因六零年代主諞 《大學雜誌》評論時政,被迫離台。現旅居美國紐澤西。】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