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执笔

一、V字旅“开天辟地”

二零二零年九月,V字旅首次发布武装出境的视频,向天下昭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政治意志。此视频是一个历史里程碑,标志着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意志从理论创建进入铁血实践的阶段;标志着中国反抗运动走出“改良主义”主导的“海外民运”时期,跨入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民主革命时期;同时,V字旅这个政治宣言式的视频,也意味着正式宣告“中缅边境地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进入现实。正是在上述意义上,V字旅有“开天辟地”之功——开武装反抗中共暴政实践之天地。

基于对中缅边境地区武装反抗运动可能的示范效应的深刻恐惧,中共暴政力图用宣传谎言的铁幕遮盖事实真相,将武装反抗运动诬蔑为“恐怖主义”、“贩毒集团”、“诈骗团伙”等等,不一而足。V字旅则借诸上述政治宣言式视频,犹如惊雷疾电,一举划破中共暴政的谎言铁幕,使武装反抗运动以堂堂正气,得见天日;昂视阔步踏上历史的地平线——V字旅厥功至大。

“中缅边境地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由十余个革命党组织和团队构成;“中华自由闪电军”是各组织和团队的协调平台。V字旅以英明果决的政治智慧,首发前述政治宣言式视频,为反抗运动正壮丽堂皇之名,遂成为“中华自由闪电军”的政治意志象征;同时,V字旅的自由战士在反抗中共围剿等一系列作战中,展示出视死如归的铁血战志和雄烈悲怆的搏杀风格,从而使V字旅成为当下中国反抗运动令中共暴政胆寒的锐利锋芒。

二、《华夏同盟党》一击而白虹贯日;《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为“自由而行动”

二零二一年三月,《华夏同盟党》成员、中国民主革命党人潘楷发,奋天谴之威,摧折践踏民权、罪恶滔天、百死莫赎的中共狗官汪浩彬。《华夏同盟党》宣布对此事件负政治责任。

此前,虽有杨佳等猛士,手刃恶警,摧折狗官,但都没有升华为对暴政的政治反抗。《华夏同盟党》和潘楷发,首次以“人民在暴政前的起义权”之名,以人民对中共狗官迫害的正当防卫权之名,严惩中共狗官。

潘楷发此一击,白虹贯日,气势如虎,足令中共狗官色变气沮、胆破神摇;亦可使被践踏与被侮辱的百姓吐一口恶气,增几分胆魄——潘楷发悲壮之死的献祭,恰是“人民正在走出恐惧”的标志性事件。

二零二一年四月,由中国底层民众为主体组建的《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发布告天下书,申明坚守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意志,实践人民在暴政前的起义权,发出“为自由而行动”的召唤——召唤人民武装反抗中共暴政,借诸城乡游击战方式,打击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力机器,严惩身负反人类罪的中共狗官。

相信,“为自由而行动”的誓言,将成为中国青年反抗者的座右铭。

三、《自由圣火》网站引领摧毁中共暴政的意志之风潮

二零二一年《自由圣火》网站复刊,确立两项天职:

(一)在中共的文化性种族灭绝的暴政造成的精神废墟间,重建文化祖国;(二)摧毁中共暴政,创建自由民主的联邦中国。

《自由圣火》网站复刊之初,便设立“中国自由军信息发布平台”。这个平台确定的使命如左:

(一)成为摧毁中共暴政的民主革命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战旗;成为当代中国民主革命党人的精神家园。

(二)坚守人民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召唤民主革命党人组建“去中心化”的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运用以城乡游击战为主要形式的武装反抗,打击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暴力机器,严惩践踏民权且怙恶不悛的狗官,从而引领人民走出对中共暴政的恐惧——人民走出恐惧之日,就是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大潮涌起之时。

(三)为“中缅边境地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V字旅、“中国自由闪电军”、《华夏同盟党》、《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等革命党人组织和团队,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四)为各个民主革命党人组织和团队打击中共暴政的武装反抗活动,提供战略和战术层次的分进合击的信息协调机制。

四、中共暴政畏武装反抗运动如洪水猛兽

根据革命党人武装反抗运动的各种情报和信息来源所得资料的汇总,中共暴政自V字旅发布第一个武装出境视频之后,不久便将武装反抗运动视为“敌对势力的最具有威胁性的动向”,并在中共政权最高级别,设立特别专案体系。

中共军委参谋部设立特别专案组,具体执行下述各项任务:

(一)对V字旅和创建“中缅边境地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的其它革命党组织和团队实施全方位情报战,查明武装反抗运动的组织结构、运作规则和方式、后勤来源等情报。

(二)查明V字旅和其它武装反抗运动的政党、团队与《自由圣火》网站的联络方式、关系性质,以及《自由圣火》网站的运作机制和资金来源。

(三)制定下述战略——收买缅北军阀武装,配合中共军队、警察对“中缅边境地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实施军事围剿,并为实施这个战略提供相应的情报支持。

(四)制定下述战略——收买缅甸军政府,围困V字旅等以缅北为根据地的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中国自由战士。

(五)制定在云南和缅甸边境地区设置铁丝网隔离墙的方案,以阻断“中缅边境地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与中国国内的联系。

(六)在收集情报的基础上,执行习近平关于必须“扑灭”《自由圣火》网站的批示,以清除武装反抗运动的“理论支撑点”。

中共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也分别设立相应的特别专案组,配合协助中共军委参谋部的特别专案组完成任务。

设立由习近平办公室直接负责的特别专案领导组,以协调领导中共军委参谋部、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分别设立的三个特别专案组的运作。

五、习近平因恐惧而疯狂

武装反抗成为中国反抗运动的战旗和主题曲,使习近平感到末日的恐惧;习近平因恐惧而疯狂的表现如下所述。

(一)中共军委总参谋部派遣大量特工,潜入缅北地区,甚至渗入“中缅边境地区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的各政党和团队,除收集情报外,还对自由战士实施政治黑手党式的暗杀。

二零二一年三月,缅北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自由战士赴泰国与《自由圣火》网站进行联系后,在返回缅北路途中,遭遇中共特务伏击,致使一名自由战士牺牲,另一名自由战士负伤。

二零二一年四月,在《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发布告天下书翌日,该党在泰国的联络人员,便遭到暗杀。

(二)中共公安部出动大批警察,对V字旅成员和其他武装反抗运动自由战士在中国的亲属、朋友,实施株连九族式的丧心病狂的迫害——有的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判刑,有的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有的遭到中共便衣警察特务的黑社会式威胁、毒打、骚扰,有的被无故剥夺公务员的资格或者国营企事业单位的工作权利。

(三)在接获缅北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自由战士成规模不公开返回中国境内、准备展开城乡游击战的情报后,中共暴政由恐惧而产生的疯狂达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程度。当下,一切从缅甸以及泰国、柬埔寨等东南亚各国返回中国的人员,都受到公安部门的严格审查,稍有疑点便遭受行政或刑事拘留。

因习近平的恐惧而导致的文化大革命式的疯狂迫害,尽显中共暴政色厉内荏的虚弱和政治黑手党的邪恶本质。

六、展开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动员令

中共暴政因末日恐惧而实施疯狂迫害,必将受到中国民主革命党人和自由战士的强有力反击。

二零二一年,是中共建党百年的罪恶之年;二零二二年,是中共举行第二十次全国党代表大会的权力分赃之年。二零二一至二零二二年度,也是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强势出击的时间节点。

V字旅、《中华同盟党》、《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中华自由闪电军”、“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等一系列革命党组织和团队,已经发出展开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动员令;号召革命党人在二零二一至二零二二年度,借助城乡游击战的形式,让武装反抗成为中国反抗运动的最强音。

二零二一至二零二二年度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追求两项战略目标:

(一)用英雄史诗式的铁血反抗,实践“人民在暴政前的起义权”,引领人民走出对中共暴政的恐惧,点燃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的导火索。

(二)习近平执政邦派内外交困;习近平已成独夫民贼、孤家寡人。革命党人要借助武装反抗和城乡游击战,促使中共内部权力斗争趋向白热化,催生针对习近平的军事政变或者其它重大政治事变,从而撕裂中共专制铁幕,为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创造条件。

伟大的历史命运是英雄创造的,自由的史诗要用英雄之血书写——既然如此,就让当代中国民主革命党人承担创造伟大历史命运的天职,并成为自由诗史的书写者。

中国自由军信息发布平台

二零二一年五月七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