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9日,因“业绩不达标”遭到解聘的前上海复旦大学数学副教授姜文华,揣着一把菜刀闯进上海复旦大学科学和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的办公室,将王书记割喉杀死。

惨案震动了海内外华人,异议人士普遍认为这是共产党“外行领导内行”——压制人才造成的悲剧,而实际上这个悲剧,已经不仅仅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悲剧,而是习近平一伙在重新加强“外行领导内行”(加强党对学术的领导)的基础上,以原始资本主义下三滥割韭菜手法,把高级知识分子(尤其是高校青年教师)往死里逼,逼出来的悲剧。

中共“外行领导内行”的那一套,当然令姜文华们压抑,但令姜文华起了杀心的,是他的高教的饭碗,如此憋屈地被一个外行砸碎:此前,复旦大学科学和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堂皇地宣称:姜文华因“业绩不达标”,予以解聘。

那么,姜文华的能力是不是真的不行呢?非也,姜文华中学时数学竞赛年年获奖,入读复旦大学时获得首届复旦大学“校长奖”,200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数学系本科,2009年获得美国常春藤系罗格斯大学数学博士学位,2009年至2011年间先后受聘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霍普金斯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2016年以“引进人才”的身份,获聘复旦大学副教授教职。

姜文华在罗格斯大学的学友、旅美博士李毅在《我所认识的姜文华》一文中说:姜文华的学术能力是一流的,完全能够获得美国大学的终身教职;姜文华的室友、看过他数学论文的“海攀”则说,姜文华是一个很有天赋的数学学者,“给他足够的时间和一张安静的书桌,他可能成为第二个陈景润或下一个张益唐。”

既然姜文华的能力不俗,那他为何“业绩不达标”?因为姜文华完全不能适应“习近平新时代”的全新的学术扭曲环境: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当局一方面大幅重新强化高校各级党委书记的权力,追求“党管学术”,导致高级知识分子学术空间更加窄小,一方面对高级知识分子(尤其是高校青年教师)大搞“锦标主义”割韭菜,下任务、加指标,逼迫高知们“多快好省”地出成果,企图搞科研创新的“大跃进”,以尽快实现习二世及其战狼们“超英赶美”的称霸野心。

在习中央此种极权+原始资本主义压榨精神的指导下,中共国各高校、尤其是重点大学,纷纷以“不养懒汉”的堂皇名义,给高知们摊派加码,如:每人每年要在国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几篇论文;每五年要出几项成果等等,总之“非升即走”(不出成果即滚蛋)的规则,在全国蔚然成风。

习近平一伙以为:只要拿出黑煤窑、黑砖窑或刘强奸“007工作制”等原始资本主义的刻薄手段,对高校青年教师们“狠一点”,中共国的科技创新能力就会大跃进,就不用再遭受芯片卡脖子类的腌臜气;但“梁家河”总书记哪里知道:搞学术科研并不是挤牙膏、拧水龙头,一挤就出,一拧就来;搞学术科研也不是追逐田径、游泳等体育锦标,可以靠有组织的、大规模地服用激素、兴奋剂“崛起”;学术科研创新是需要灵感的,而灵感并非如挤牙膏、拧水龙头那样,一挤就出,一拧就来的。习近平一伙对学术领域极权压制+原始资本主义内卷逼迫的做法,非但无助于灵感,只会令学术环境大幅更加恶化,枯竭高知学者灵感的源泉。

其实,以习共治下的高校当局互相攀比、恶性竞争(内卷)、压在高校青年教师的沉重的学术业绩指标逐年加码的势头,哪怕是牛顿、爱因斯坦、特斯拉来了都完不成;于是,“非升即走”的原始资本主义内卷,只逼出来一个空前的、制度性的学术腐败:为了完成业绩、进而骗取项目经费,中国高知剽窃、造假空前成风,这就是中共国学术造假巨无霸事件——汉芯、龙芯(所谓“芯片自主”)造假的社会环境;不剽窃根本完不成论文,而为了发表论文,就必须“打点”学术刊物的编辑、领导,由此形成了学术刊物与剽窃者的腐败链;而为了在“非升即走”的残酷规则下通过业绩评审、获得提升,又必须“打点”学院领导,尤其是“打点”党委书记,因为在习近平的新时代,高校各级党委书记手握“政审”一票否决权,作为高校教师,哪怕你专业业绩再优,只要政审没过,仍然算不及格,而且政审不过者,别的高校也不敢聘用。

虽则“政审”一票否决制度,早在毛泽东年代都有,但毛泽东时代的书记索“礼”的胆量和胃口比现在小得多,而且毛时代的书记们很多都是南下干部“大老粗”,对学术两眼一抹黑,怕出洋相对非政治问题干脆不管不问,反倒少了很多干涉,而习时代的高校书记们不再是“大老粗”,许多人本来就是专业出身,因专业不行外加心术不正,才走入党党官的捷径,这种心术不正的“半桶水”非但腐败胃口大,而且心理变态,对学者充满了嫉恨,普遍都有一种强烈的虚荣心,因此他们不仅有物质和金钱上的索贿,还有毛泽东时代“大老粗”书记极少有的学术索贿欲望——即要求高校教师向其奉献论文专著,让他们签上自己的大名,拿去发表或者评奖——以此显摆自己也是学术内行、不是单纯的党棍。

可想而知,智商极高而情商极低,由美国培养出来的海归博士姜文华,那玩得转此种“中共特色”的风情?于是见到学院书记王永珍竟在自己的论文上署名,就怒不可遏,跳出来揭发王书记“剽窃”,这样不懂事又毫无出身背景的书呆子愣头青,怎么可能不被第一个开掉呢?

姜文华的悲剧,在他选择海归的时候就注定了,因为姜文华完全不适应“中共国情”。

对姜文华杀人案,五毛粉红嚷嚷:姜文华杀人是他个人问题,别什么都怪制度!“非升即走”制度是从美国引进的,你们这些“狗粮党”怎么不骂美国!?

“非升即走”制度来自美国大学不假,但美国大学的“非升即走”制度与中共国锦标主义”割韭菜的“非升即走”是一回事么?

美国大学教职分长聘教职和预聘教职,“非升即走”制只对预聘教职,长聘教职则是终身制或近乎终身制;与现今中共国高校教职日益“临时工化”,解聘越来越频繁、越来越随意的制度性刻薄大不同,美国预聘教职长达七年,在七年中并不能随便解聘(如以发表论文不够为由),而美国大学的长聘教职,更不能以学术成果不够为由解聘,除非其犯罪、严重未完成课时或者有重大的道德过失。

习近平及其麾下脑残们不能理解的是,美国大学的这种“养懒汉”的厚道制度,保障了学者们有一个学术研究的宽松环境,而一定程度的宽松,又是灵感和创造性工作的保障;而习近平一伙所热衷的、对高知们锦标主义的逼迫,是完全违背学术和创造性工作规律的刻薄蠢行:现今中共国高校“非升即走”的那一套,与其说是在激励人才,不如说是在摧毁人才,这种完全违背学术和创造性工作规律的逼迫,不能带来科技创新的大跃进,只能催生出学术造假的大跃进。

其实,在中共的荼毒和败坏下,今天非但高校的学术环境暗无天日,某些方面比毛泽东时代还要扭曲(毛泽东时代还没有这种“非升即走”的刻薄),整个中国社会都呈现出极端内卷的恐怖扭曲:随着中共的疯狂内卷推动+邓计生带来的恶性老龄化压力,整个中国社会拔苗助长成风,“末位淘汰制”逼迫下的中小学教师为保“业绩”不断给学生加负,高涨的课业负担,导致越来越多的小学生睡眠不足、健康下滑、甚至没有童年……这个畸形变态的社会哪是在“育苗”?不折不扣是在毁苗!

由于极端“内卷”,现今整个中国充满戾气,人与人之间非但见死不救,还莫名其妙充满仇恨,一言不合就往死里打、就冲人群撞……中共国这个恐怖扭曲的社会,注定难以为继,将很快全面崩溃。我希望仍在海中的“龟”们汲取姜文华的教训,切勿“海归”,并呼吁更多的人抢在这辆破车坠崖之前,弃车逃生。

曾节明 2021.6.15 雨后微闷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