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第一節

日本侵略軍和中共暴政殺害中國人民殘忍程度之比較

 第一節  日本侵略軍殺害中國人民的殘忍程度

      日本侵略軍是人類史上,最邪惡丶最無良知丶無底線的族群。他們在侵略中國與亞洲多國期間,犯下了滔天罪行。

      日本在侵略中國時期,屠殺中國人民的手段多達百种以上,可謂集古今中外殘酷手段之大全。

      日本侵略軍犯下了對中國人民進行"殺人競賽"丶吃中國人的心臟丶腦漿丶奸殺婦女丶刺刀挑殺幼兒丶對放下武器的戰俘施行,砍頭丶刺殺丶槍殺丶開膛破肚丶刺刀挑捅丶鍘刀斷頭丶活埋丶水淹丶大卸八塊丶兩馬分屍丶刀刺肛門丶開膛破腹丶剮人剝皮丶電磨粉身丶火燒水煮丶冰凍活人丶鐵釘貫頂丶鐵鍋燜人丶四肢釘墙丶亂刀划面丶剖腹滅子丶以人作靶(練刺殺或射擊)丶摔布袋(人裝入麻袋反覆摔打致死)丶挖眼丶割耳丶割舌丶剁手丶剁腳丶割乳房丶刀刺陰戶丶竹簽釘陰莖丶點天燈丶坐飛機(人坐在手榴彈上引爆)丶烤活人丶滚釘筒丶軍犬咬死丶軍犬舞(群犬撕咬活人)丶槍刺挑殺嬰兒丶水煮嬰兒丶水田倒插嬰兒丶摔死嬰兒丶活劈孩童(用手分撕成兩半)丶等等,多不勝舉,日本侵略軍的魔性甚至在中國競殺人喝血丶吃心肝丶吃活人腦丶殺人祭軍馬丶殺人餵馬丶以活人填溝渠過軍車丶活摘器官丶活體生物丶細菌丶化學試驗等等。

       就算人類公敵,法西斯也只不過集體殘殺俘虜,也沒有把他們的心臟丶腦漿吃掉呀。所以,日本侵略軍是比法西斯都更邪惡丶更壞,是對中國人民犯下許多反人類罪行的群體。

      殺人當遊戲⋯⋯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東京日日新聞》報道,日軍少尉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進軍南京途中相約 [殺人競賽]商定在殺進南京途中,誰先殺滿100個中國人者為勝,從句容到湯山,兩人分別殺死89個和77個中國人,到達南京紫京山下時,兩人各稱殺死106個和105個中國人,但是不知道誰先殺滿100個中國人,所以決定這次殺中國人的比賽不分勝負,重新開始比賽,以先殺死150個中國人,為勝利者。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30名日本侵略軍闖入,南京市門東新路口5號,夏淑琴家中,他們先殺死了房東夫妻和夏淑琴的父親,用刺刀殺死了夏淑琴母親懷里的一歲嬰兒,之後輪奸了她的母親和另一個房間裡16歲和14歲的兩個姐姐,她的祖父母試圖保護孫女的時候被殺死。之後他們殺死了慘遭奸淫的母女,並且在她們的陰道裡插進瓶子和木棍,當時7歲的夏淑琴和她4歲的妹妹,被刺刀扎傷,她們因為昏死過去而幸存下來。最後,日本侵略軍又殺死了房東的兩個小孩子,4歲的一個被刺刀殺死,2歲的那個被日本軍刀劈開腦殼。

以下是日本戰犯的筆供,以此更能了解他們有多麼地邪惡

【分享腾讯新闻】日本战犯:烤中国人头吃脑浆

日本战犯:烤中国人头吃脑浆

环球时报 11-26 09:49 1935评论

资料图:日军砍杀中国人

原标题:日本战犯:承认受军国主义毒害烤中国人头吃

      大家还记得媒体曾经报道过的审讯,并残酷折磨中国抗日女英雄赵一曼的日本战犯大野泰治吗?

      一张摄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黑白照片上显示:1902年生于日本高知县的大野泰治身着狱服,五官端正、相貌堂堂,但若细加观察,顿感此人眼神冷峻,面色阴森无比。在日本侵华时期,大野泰治曾任伪满滨江省公署警务厅特务科外事股长,伪蒙古联合自治政府晋北政厅警务厅警务科长等职。日本投降后,他参加了阎锡山的军队,任“山西省产业技术研究社”少校编辑员等职,1950年12月12日被捕,羁押在太原战犯管理所,1956年移交抚顺战犯管理所。

      大野泰治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战争期间,犯有违反国际法准则与人道主义原则,操纵、指挥伪警察队残杀、酷刑我被捕人员,抢夺、焚烧、破坏我国人民财产,强征劳役等严重罪行。1936年2月,大野泰治在伪满洲国滨江省任公署警务厅特务科外事股长期间,采用极其残忍的手段亲自刑讯已负重伤的东北抗日女英雄赵一曼,并以“赵一曼没有利用价值”为由上报上级,使赵一曼被杀害。

       据辽沈晚报报道,在1955年,大野泰治写下自己曾经审讯拷打赵一曼的笔供。这份笔供译文被媒体曝光后,不仅揭露了赵一曼在狱中受刑的真相,还披露了日本战犯大野泰治在侵华期间的残忍行径,以及日本军国主义是如何毒害日本人的。

大野竟吃过中国人头颅

      在笔供的第六页开头,大野泰治写下这样一段话:在两个月内,从以横道河子为中心的附近地区逮捕来许多中国人民,将其中的二十名拘禁于横道河子警察署,用殴打、灌凉水、捆吊等方法拷问,其中两名加上抗日思想浓厚的理由,由石田斩杀了,将头烤焦,兑用脑浆配药送来哈尔滨,我吃掉了其中的一个。

令人发指的拷打细节在笔供中触目可见,如笔供第七页中的一段描述:选出四个好像工作员的人,我命警士将其中一个捆在门板上,手脚和头都捆得不能动,向鼻子和嘴里同时倒水,二三分钟后问他“说不说?”又继续灌水,反复拷问了二十来分钟。用同样的方法拷问了四个人,但一点也没有得到我所要求的事实。我想是拷问的手软了,就重新作第二次拷问,在这次灌水时命警士用布盖住口,从布上灌水,同时对胀起来的肚子用冷水浇,我又用脚踩他们的肚子。在停止拷问时,我又用皮鞭殴打已成半死状态、站不起来的被害者,然后拖出审讯室,这样对四名中的一名用麻绳吊起,我亲自用皮鞭在其背部、腰部殴打十来次。

为战争胜利为借口犯下了杀人、放火、掠夺、强奸等灭绝人性的罪恶。

        日本战犯堀口正雄:将抗日军民送731部队做实验

    2014-08-11 11:02: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说两句  分享到:

 据堀口正雄1954年8月笔供,他1901年出生,日本东京都人。1937年起到中国东北参加侵华战争,曾先后任日本新京宪兵队敦化宪兵分队队长,锦州宪兵队中佐队长等职。

 1937年8月,将1名被俘抗日联军爱国分子“押到敦化县城西侧炮台山高地,命令部下宪兵军曹用日本刀进行砍头惨酷行为”。

 1938年末—1939年8月,将逮捕的爱国者8名进行拷问审讯后,其中“3名以特殊输送哈尔滨第731部队”。

 1939年6月,手下宪兵队的刑讯拷打致1名中国人死亡,“命令利用夜间把尸体送到山中埋上了”。1939年8月,部下在抓捕中枪击致1名中国人死亡,命令“利用黑夜把尸体投弃于牡丹江河中”。

 1942年8月—1943年8月,共逮捕抗日人员约80名,其中“经宪兵司令官的批准指令送哈尔滨第731部队约20名”。

       日本战犯今吉均笔供:捕杀大量抗日军民 好斩首

     2014-07-30 11:27: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北京7月30日消息(记者庄胜春)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今天国家档案局网站公布了第28名日本战犯今吉均的笔供。今吉均曾任伪龙江省警务厅厅长。

 今吉均笔供显示,他1906年生于日本大分县。1932年在日本奉天自治指导部任职。1943年,任伪龙江省警务厅厅长。

 1932年8月,为镇压抗日运动,“动员了500名警察队员、800名自卫队员”,“在昌图县城西门外2公里的地方逮捕了6名爱国者”,并投入监狱,先后将其全部杀害。11月上旬,在昌图车站附近,命令日本警察“用日本刀将1名中国农民斩首”。

 1933年2月中旬,在亮中桥通江口一带抓捕抗日群众二十二、三名。3月上旬,对其中包括田振东司令的父亲田旺和其参谋长朱小飞等14人,命令“在昌图县城南空地上把他们枪杀了”。

 5月,赴伪热河代理公署任职。在此期间,“协助警务厅弹压人民及为民政厅生产鸦片而栽培罂粟”,毒害中国人民。

 1935年8月,参加日军肃清珠河县治安行动,在某村庄逮捕1名中国青年, “在大豆地里将他斩首了”。后在某村又逮捕5名青年,先后全部将其用军刀杀死。前后所烧民房达“540户人家,使3千数百名居民走投无路”。

 1943年,“在龙江省泰康设立矫正辅导院”,先后“将2100名左右的反满抗日分子至中国爱国者,送至矫正辅导院”。“强制使他们劳动,以致出现很多死亡者。”

 1943年9月,“秘密中逮捕了1名中国人”,使用酷刑拷问无果,将其注射致死,把尸体投入嫩江。

 1944年2月,抓捕抗日义士,“在景星县逮捕两名,在洮南县逮捕1名”;6月,“逮捕42名爱国者”,押送至齐齐哈尔收监,其中一人被酷刑拷问致死。

        编辑:任芳作者:

        本文采写于2005年,文中时间皆以2005年为准。

 原文编者按:2005年,我们曾走访200位亲历抗战者。今天,我们重新将这部口述实录呈现在读者面前。曾经向我们讲述过这段历史的老人中,如今已有很多人业已辞世。但他们讲述的这些血与火的故事、他们经历的那段并不遥远的历史,不容我们遗忘。

                     日军滇西兽行:逼中国人行奸自己的亲人

 日本侵略軍竟逼中国人行奸自己的亲人采访时间:2005年4月28日采访地点:云南省腾冲县见证人:周光永 1931年生,云南腾冲县人,在滇西抗战时加入便衣队,俗称“娃娃兵”,经常深入沦陷区搞情报和侦察。

 ■两个日本兵竟然当着母亲的面将女儿强奸丶我今年76岁,日本人占领腾冲的时候,我只有12岁。我的舅舅叫刘仲伦,就是被日本人绑在树上用刺刀捅死的。

 日本人来的时候,我去逃难,在小溪乡碰上了中央军的部队,一个长官模样的人问我:“小鬼,你是不是本地的人?”我说是,他就很高兴,说:“参加我们的便衣队吧,我们正需要像你这样的小家伙。”我就当兵了。

 我的任务,就是利用自己年龄小又是本地人的优势,在腾冲为远征军搞情报。那会儿我小,什么都不怕,穿上身烂衣服,哪里都敢闯。在腾冲,鬼子把以前的英国领事馆搞成了自己的司令部,把文庙搞成了宪兵队,文庙里还搞了鬼子的慰安所。开始我也不知道那里有慰安所,但经常见些穿得像妖精似的女人出出进进,那些女人每次出来,老百姓都躲哟。后来知道,这些女人大多都是朝鲜人,日本女人很少。

 说起日本人在滇西干的坏事,可真是一句话说不清楚。但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日军强奸妇女了。我记得逃难的时候,大媳妇小姑娘的,都要往自己的脸上抺把锅渣,把头发理光,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当时我还小觉得很奇怪,干吗要把自己搞成那个丑八怪的样子?

 后来我当了“娃娃兵”,回到沦陷区为中国远征军搞情报,见的多了听的也多了,才逐渐知道原因。下面,我就把我所知道的日军强奸妇女的暴行说说。

 龙陵黑坡的一对母女,在大山里逃难时遇到了搜山日军,母女两人都裹着小脚根本跑不快被日军抓获。两个日本兵当即兽性大发,竟然当着母亲的面将女儿强奸,后又强迫他们抓来的另一个百姓去强奸自己的同胞,这个人跪在地上求日本人不要让他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结果被日军一枪打死。

 1942年6月,龙山卡新婚妇女杨美英,被日军用卡车强行拖至大垭口,被近百名日军轮奸,次日浑身不适,而后暴毙。就这样,野兽般的日军还是不肯放过,对尸体又进行了轮奸,然后剖开其下身“观察”。

  倒淌水村的杨石英、王美玉两妇女,被日军当着她们丈夫、家人的面进行轮奸,发泄后捅死。

  1942年11月14日,镇安阎家寨的妇女段召坤,已经年过4旬,给驻当地日军送马草,结果被日军诬陷说偷了一只竹篮,两名日军当即把她的衣服扒光,用锋利的竹竿从她的阴部插入其肚子,然后拖着竹竿走,段召坤一面惨叫一面呼唤着自己孩子的名字。敌人见她没死,又挖坑将她活埋。两个鬼子还轻松在坑顶的浮土上蹦跳、小便取乐并狂笑不止。

    松山寨子李广的妻子当时已经40岁了,日军准备抓其做慰安妇。此时,她怀里抱着个5岁左右的女儿,肩上背着1岁的小儿子。两个孩子见妈妈要被带走,又哭又闹,不肯让日军把母亲带走。日军不耐烦了,当下就开枪射击,子弹穿过母子二人的胸口,再穿到小姑娘的脚下,母子当场死亡,小姑娘受伤被遗弃在地,后被好心人收留。

    日军在发泄后,竟要其亲人也去行奸或要他们牵来牲畜兽奸丶在腾冲,日军同样作恶累累。1943年2 月,几百名日军扫荡保家乡,一路走一路奸,连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甚至为了强奸,先用鞋底把老人的阴部打肿、把孩子的阴道撕裂再行奸。仅这一次他们就奸污妇女128人。更残忍的是,鬼子在奸污后觉得不过瘾,竟用刺刀捅死两人,又用气枪插入妇女阴道打气胀死3人。

    还有一次,22名日军轮奸了一名陈姓少女,使其小腹胀如腰鼓,后被老人们用擀面杖压着肚皮才把污液一摊一摊地排泄出来,她疼得满地打滚;腾冲县城里的一位妇女被日军抓住后,竟当着其一家人的面强奸,强奸后又强迫其亲人打水清洗,再把污水顶在脑袋上端出去倒掉。还有的日军在发泄后,竟要其亲人也去行奸或要他们牵来牲畜兽奸,稍有不从,立即就用刺刀捅死射杀。

              日军真是干尽了难以想象的丑恶勾当!

                            “支那猪,好吃!”

 采访时间:2005年4月28日采访地点:云南省腾冲县见证人:段培东 1934年生,腾冲县小溪乡人,8岁时亲眼目睹日军占领腾冲,目击日军烧杀抢掠。现为腾冲作家协会会员,被誉为“滇西抗战的‘活资料’”。

 腾冲陷落的历史,就是腾冲百姓的受难史———从1942年5月到1944年9、10月间,滇西百姓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罪。下面我就说说日军占领腾冲后的十种主要杀人方法。

 ■用刺刀戳死丶这是日兵最喜欢的一种杀人方式,最能“显示”出日本兵的“武士道精神”。1941年5月,我在逃难时就亲眼看到一群日兵用刺刀向一位手无寸铁的年轻人戳去,直到把那个人戳得没有声息,才又狂笑着走了。1942年8月21日,日本侵略军往腾北进行扫荡。当晚,进驻碗窑乡茶子园。他们抓了13位老弱妇孺,然后用刺刀一一把他们戳死,有的刀眼多达11处。同一天在碗窑村的红木树园、三元宫,日军把34名尚未来得及逃难的老百姓全部抓起来,统统用刺刀捅死。

 ■用排枪射死丶1942年5月,日军沿界头翻越高黎贡山追击我军护路营,至怒江栗柴坝渡口,将正在撤退的海关人员和难民100多人拦住去路,强迫他们跪在江岸上,用多挺机枪扫射,全部死亡。1942年7月13日,日军到中和扫荡,这一天里就杀害群众39人。其中,在屈家营抓住的9人,全部让他们在樊家坡前一字站好,用排枪射死。日军在扫荡途中,看见村民屈在福在山上挖野菜“有伤风化”,樊有福回村背粮食是“抢皇军口粮”,均开枪射杀。类似情况在滇西不计其数。

 ■喝人血、吃人心肝丶和顺人寸长宝到中和探亲,被日军抓去带路。宿营时,日军要寸长宝去找葱姜,找来后,日军突然把寸绑在树上,封死其嘴,用刺刀在他的肚脐上下猛地划开一刀,肠子全部落地,心肝全部被日军掏出来和着葱姜炒吃。日军吃着寸的炒心肝时,寸长宝身上的肉还在跳动。李光华刚从山上回来,路过日军烧火做饭处,日军意犹未尽,追上去把李打死,掏出其心肝炒吃,并称赞说:“支那猪,好吃!”

 ■活埋丶马站街的群众4人和腾冲北门何家寨的两名青年被日军抓住后,让他们自己挖坑,然后自己填埋,直到只有头露在外面时放野狗撕咬,当看到这4人脸上的肉被野狗撕扯分食,日军兴奋得手舞足蹈,连声叫好。

 ■上绷杆中和乡农民郭汝兴被扫荡的日军抓获,绑在绷杆上,每天用小刀从他的身上割下一些肉,然后任由蚊虫、蚂蝗叮咬,直到被活活地折磨死。

 ■上甩杆丶在保家乡,扫荡的日军把抓获的老百姓脱掉裤子,从肛门里拉出大肠头,拴在甩杆尖,一放甩杆,一整串肠子被拉出来致死。随后,围观日军兴高采烈地相互切磋拉出大肠头和使用甩杆的技巧。

 ■灌盐水、灌开水中国远征军情报员王树荣在县城詹宅被日寇抓获,先是用皮鞭抽打逼其招供,未遂。后改用盐水灌、开水灌致死。

 ■油锅烹炸丶上北乡保长戴广仁、张德纯是中国远征军第71军军长钟彬委任的老山岗电台谍报,被日军发现后捕获,严刑不招,于是以滚油将其烹饪,锅内还撒上盐巴,人肉被日军分食。

 ■开水煮死丶1942年5月,龙陵百姓逃难进山,由于吃的东西带得少,夜晚悄悄潜回村子附近的一个原远征军白糖仓库拿白糖充饥。谁知有5个村民不慎被日军巡逻队抓获。日军大骂:“支那猪,良心大大的坏啦!”一面在大汽油桶底下生起火,随即将5人扔入桶里活活煮死,这5个人的名字分别是:彭祖兴、彭明辉、范复宝、邵开应、杨细老。

 蒲川乡乡长杨炳云坚持与日军打游击,在中国远征军反攻前夕,在勐柳和勐福之间的路上被日军抓捕,解往龙陵宪兵队队部,绑于铜锅之中,下烧烈火,滚水沸腾,杨炳云怒斥日军,至骨肉煮得分离而死。

 ■锯子锯解丶日军攻击向阳桥不利,退返公坡,逼迫下北乡第4保甲长张启福带路出小回街,启福即把日军带入中国远征军第36师的伏兵处,日军被歼30余人退至海口。日军遂在三官庙用锯子解下张启福的首级,悬示村外。

 1944年6月,在曲石徐家寨旁的紫薇花树林里,日军将俘获的6名中国远征军分别用铁丝捆绑在树上,用3把大解锯肢解,有两个被日军从两眉中间锯成两半,一半瘫在树下,一半还被铁丝捆着手膀粘在树上。有一个从头顶锯到脖根,脑壳一分为二耷拉在肩膀上,脑浆流了一地,和血浆在一起,分不清红白来。另两个被锯到大胯,也是血肉模糊的在树下瘫成一堆。另外一个则是用刺刀从太阳穴扎进去,树上钉着人头,而尸体却在两丈以外被剁成了肉泥。

 以上所述,是日军在滇西使用的比较典型的杀人方法,实际上他们还有许多其他方法,比如将活人直接上架烧烤,再用步枪通条串烤肉吃;再比如将初生婴儿用刺刀挑上天空,在刺刀尖上扔来扔去“练传球”,若没接住罚做俯卧撑30个……随手砍下一颗人头当垫石采访时间:2005年4月30日采访地点:腾冲县人民政府办公楼见证人:卢彩文 云南省腾冲人,1925年11月出生,现为云南省黄埔同学会腾冲分会负责人。滇西抗战中,在第11集团军参谋处第二科别动队任少尉情报员。

 日军在滇西都干了些啥? 当时,我在滇西沦陷区搞侦察和情报,了解一些,我给你们说说。其实就一句话———没人性!

 日本人入侵滇西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百姓都在惊慌失措中争相往大山里逃难。为了不让已经占领乡镇的日本人发现,白天不敢露面,更不敢生火做饭,只有夜里才敢跑出大山找点吃的。如果碰上日军,经常被打死或者抓去做苦力。在山里也不安全,日军也经常搜山,一旦发现有人,男的立即抓去当苦力,如怀疑是抗日军则立即杀掉。见到妇女则要行奸,稍有不从立即杀掉。

 ■放火丶腾冲在沦陷两年多的时间里,日寇放火烧毁民房、学校、公所共24000多间,还把40多个自然村寨全部夷为平地,致使数万人无家可归。日寇还放火烧了县图书馆,毁灭藏书10多万册,学校80多所,桥梁9座。

 我在逃难的时候就亲眼见过日军烧村子,没有一点人性!1943年3月22日,日军56师团的“黑风”部队,在一个叫金刚惠次郎的军官带领下,扫荡了马站乡的中村。他们在抢完了所有能抢的东西以后,就点火把村民赵盛春、杨正明等19户人家的房子统统烧毁,当村民请求他们手下留情的时候,日军就把这些村民也扔进了火里。当日军看着全村都烈火熊熊、浓烟冲天的时候,高兴极了,用力鼓掌、哈哈大笑。

 ■抢掠丶日寇在腾冲从四乡八寨抢夺粮食6000多万斤,牛、羊、骡马等牲畜5万多头,日寇吃鸡鸭不吃内脏,猪牛羊只吃肉不吃腿,头脚和内脏全部扔弃。日寇还强制使用“军票”,掠夺其他财物无法统计。日寇到乡下扫荡时,不仅抢夺光所有食物、财物,还要在老百姓的锅、碗、水桶里拉屎撒尿。

 1942年8月22日,日军的148联队杀到腾冲县固东镇杨家寨。他们把杨家寨里的6户姓杨的人家全部杀光,东西全部抢光。当时,他们把一头抢来的黄牛杀死后,就在还烧得发烫的瓦砾上剥牛皮,因黄牛一晃一晃地不好剥皮,日军顺手就把身边一位刚刚从别的村子抓到的、名叫李茂启的人拽过来,一刀将其脑壳砍下来,一脚就把眼睛都没闭上的脑壳踢到牛中脊背下当石头,垫着剥牛皮。日军走后,他们家人才从一堆剥剩的牛皮中找到了李茂启的人头。

 ■狂轰滥炸丶两年多来,受阻于怒江西岸的日寇先后出动128架 (次) 飞机,对人口密集的保山城、板桥、由旺镇进行狂轰滥炸。1942年5月4日下午,敌人先后出动两批54架敌机对保山城赶集的人群投掷大量炸弹并凌空扫射,前后仅半个小时就夺走了1万多人的生命,炸毁房屋2300多栋。当时保山满街都是尸体,汽车都是轧着尸体过的,尸体血肉模糊,头破腹开,缺胳膊少腿,实在是惨呀!

 ■放细菌丶日寇还在梁河、腾冲、保山等地施放鼠疫、霍乱等细菌。1943年,南甸克家巷突然发生鼠疫,一天中1户人家全部死亡,不到半月死了11人。鼠疫后来进一步蔓延,仅在腾冲被鼠疫害死的就有1.4万多人。

 1942年5月4日,日军对保山轰炸后,于次日又来轰炸,还放了霍乱、鼠疫等细菌。保山城乡一时间成了恐怖的人间地狱,6万多人在几个月之内死于非命。更为可恶的是,日军对受尽酷刑的中国远征军俘虏、民夫注射病毒细菌后再放回来,这些人不仅数日后病发身亡,而且病毒在健康人群中迅速蔓延……话外音即使是最专业的学者,花费大量的时间、人力、物力,调查而得的《日军侵华暴行实录》也仅仅记录了所有暴行的一部分。由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编着的一本书籍共收录了1937年至1945年1340篇日军暴行资料,有4000多起惨案与暴行,而这八年总共才2920天。记住,平均每天都有日军在中国国土上施暴。

 在湖南桂阳一日军士兵,杀人后用鲜血在板壁上写道:“吃的中国鸡,睡的中国妻,杀的中国蠢东西。”(刘昕 陆纯)

      日本侵略軍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行,是比海洋都更深的反人類罪行。

第二章~第二節   

                           中共暴政殺害中國人民殘忍程度

        中共暴政從建黨起,就開始施行其邪惡的本質,他們的酷刑和殺人手段之狠毒殘忍堪稱世界第一壞。

       中共在瑞金蘇維埃時期,毛澤東借清洗AB團之名,就指使李九韶施用,打地雷公燒香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等多種刑法,被打者皆體無完膚,手指折段,滿身燒爛行動不得。

       中共在延安時期對共產黨內部,托派的處死方式有集體被刺刀捅死,馬刀劈死,活活打死,集體槍殺,集體活埋,任憑狗咬,用木榔頭把腦殼砸爛,令人髮指的還有,延安和平醫院竟將三個活生生的所謂~反革命分子,做活體解剖。

       中共在土改鎮反時期,中共發明了切西瓜(用鍘刀切腦袋),烤紅薯(將人赤身懸空在烈火上烘烤致死),點天燈(油浸棉花用鉛絲緊扎頭顱,點火燒至焦頭爛額),拜城隍(逼人赤身裸體在碎玻玻璃上爬行,至遍體鱗傷而死),栽大蒜(將人倒捆頭埋泥中,縛在木椿上,使之風吹雨淋慢慢窒息而死),牽黃牛(用鐵絲鈎住舌頭,一邊鞭打一邊逼供),拖地雷(將人反捆吊在馬後,火燒馬尾趕馬亂奔,將人活生生拖死),貼廣告(將女人強行剝光,釘在牆上示眾,直到痛死)等60余種酷刑。

                          中共抗戰期間在華北的暴行

       美國總統胡佛向全世界推薦雷震遠神父的著作《內在的敵人》時說「在這本書里揭露出共產主義在行動上赤裸裸的恐怖真象。我願向那些希望切實明瞭瀰漫在全世界上的這個魔鬼勢力的全國人士們,推薦這本書。」

      雷震遠神父在書中講述了一些中共如何用暴行恐嚇民眾的故事。一天,中共要求所有的人都到村子的廣場上去,小孩子們則由他們的老師領著,目的是讓他們觀看 13個愛國青年是如何被砍頭的。在宣讀了一些莫須有的罪狀後,中共命令已經嚇得臉色發白的教師領著小孩子們高唱愛國歌曲。在歌聲中出場的不是舞蹈演員,而是一個手持鋼刀的劊子手。「劊子手是一個凶狠結實的年輕共兵,膂力很足。那共兵來到第一個犧牲者後面,雙手舉起寬大銳利的大刀快如閃電般的砍下,第一顆頭應聲落地,在地下滾滾轉,鮮血像湧泉般噴出。孩子們近於歇斯底里的歌聲,變成了不協調雜亂的啼叫聲。教員們想打著拍子將喧囂的音調領上秩序,雜亂中我又聽到鐘聲。」

       劊子手連續揮動了13次鋼刀,砍下了13顆人頭,隨後中共的士兵們一起動手,對死者剖腹挖心,拿回去吃掉。而這一切暴行都是當著孩子們的面。「小孩子們嚇得面孔灰白,有幾個已經嘔吐,教員們責罵著他們,一面集合列隊返校。」

       從此之後,雷神父常常看到孩子們被迫去看殺人。直到孩子們已經習慣於這種血腥場面,他們變得麻木,甚至能夠從中獲得刺激的快感。

       當中共覺得殺人已經不夠恐怖刺激的時候,他們開始發明各種各樣的酷刑,比如強迫人吞食大量食鹽卻不給一點水喝,直到受刑人渴死為止,或者強迫一個人脫光衣服,在碎玻璃上滾來滾去。或者在冬天冰凍的河上打洞,把犯人從洞口拋下,直到凍死或淹死而止。

     「在山西的一位共產黨發明瞭一個可怕的刑罰。有一天他在一個城裡閒逛,在一家飯館門口停住,注視著煮飯的大鍋。於是他定購了幾只大鍋,並立時捕捉些反共人士,草率舉行審判,同時令苦力把鍋里注水煮沸。審判一完,立即把三個判死刑的犯人脫光擲進鍋里,活活煮死。……在平山,我曾看到一個人的父親被活活剝皮至死。兒子被共產黨逼著親眼看這慘刑的執行,親身聽到父親在哀號中死去。共產黨在他父親的身上倒上醋和酸類,一張人皮便很快地剝下。先從脊背開始,然後剝到雙肩,全身皮都剝下後,只剩下一顆頭皮存在。他的父親在全身皮被剝下後幾分鐘便死掉了。」

     作家沙青在報告文學《依稀大地灣》中寫道,中國歷史上饑荒最嚴重的時候曾經出現過「易子而食」,而到了中共統治時期卻出現了這樣的故事:活著的人不但把死去的人割了、煮了、吃掉,還將外面來逃荒的人、乃至自己的孩子殺了吃掉。「有一戶農家,吃得只剩了父親和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天,父親將女兒趕出門去,等女孩回家時,弟弟不見了,鍋里浮著一層白花花油乎乎的東西,灶邊扔著一具骨頭。幾天之後,父親又往鍋里添水,然後招呼女兒過去。女孩嚇得躲在門外大哭,哀求道:『大大(爸爸),別吃我,我給你摟草、燒火,吃了我沒人給你做活。』」

    本文來源:http://dafahao.com/great-leap-forward-30-million-starve-death.html

       中共在文革中殺害百姓的手段除了傳統的槍決,砍頭,沉溺,繩勒,火燒,活埋,摔死,丟岩洞,割喉管,用竹筒插入喉嚨,棍棒打死,電擊乳頭,機槍掃射,火箸插陰道,榴彈砲轟平整座村莊,挖死者心肝炒下酒菜,割人肉烘烤聚餐,活體取腎等等,滅絕人性的獸行,到鎮壓法輪功和人權活動家時,《中共統治下的百種酷刑》又創造了強制長期洗腦,強行用精神病藥物摧殘人的大腦,強行將拖把插入陰道,用牙刷刷陰道,將女性學員集體剝光強行投入男性牢房,用高壓電棍電擊頭面,乳房,陰道,陰莖,及插入肛門電擊,黨政軍醫公檢法司緊密配合大規模活體割除盜賣心丶肝丶腎丶眼角膜等人體器官。等等魔鬼行徑。

       共產黨的邪惡,不只是把一個人從肉體上消滅,還要包括對迫害對象的親人,從精神上殘酷的來折磨。把一個人冤枉致死,卻還要歹毒地向她母親,索取5分錢的子彈費用,可憐天下父母親啊,自己的子女被冤枉殺死,卻要為殺死子女的兇器付錢,天底下有那一位父母不會被,殘忍丶決絕的中共從精神上摧殘致死呢?中共這幾十年間,有多少家庭,類似於林昭這樣被中共迫害致家破人亡。

        受中共殘酷迫害的易見份子有許許多多,其中包括:林昭(彭令昭)1957年在北大被打成右派份子,1960年因參與編輯《星火雜誌》被以反革命集團罪名判處20年徒刑,1968年4月29日被判死刑立即執行,她的母親還被要求支付5分人民幣的子彈費用,迫使她母親精神崩潰,變成瘋子,之後痛苦地自殺而亡。她的父親也被逼服藥自殺。

        中共暴政下的中國,任何人不能有正義丶良知。有頭腦不能有思想!有口不能說實話!有心不能有正義······只能牲畜都不如地被"和諧"。不然他就是榜樣。

       遇羅克,因《出身論》1970年3月5日被周恩來親自下令以反革命罪槍殺。

       中共可以把任何人逼瘋,對女性強奸暴虐,只要他們願意,沒有什麼不敢做的,乃至槍斃前還可以把人的喉嚨割開。早就有先例了。

       張志新1975年被中共惡警故意唆使重刑犯人強暴後逼瘋,仍然被喪盡天良的中共處死,于1975年4月4日處死,刑前還被殘暴地割喉嚨.

       按照日本读卖新闻的报导,中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受过中共迫害,那么中共毁坏的家庭估计至少有上亿个了.

       关于张志新的报告文学把她变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许多人都知道她受尽酷刑、轮奸和精神摧残,最后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被割断喉管后枪决。然而许多人可能不知道这场悲剧的背后还有更为残忍的故事──“死囚家属学习班”.

       张志新的女儿林林回忆起1975年初春的一段经历:“沈阳法院来的人大声说:‘你妈妈非常反动,不接受改造,顽固不化,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罪上加罪,政府考虑加刑。如果处以极刑,你是什么态度?’……我愣住了,不知道怎样回答。我的心一下碎了。但我强装镇静,强忍着泪。爸爸说过,不能在别人面前掉泪,不然就同妈妈划不清界限了。爸爸代我回答说:‘如果确实那情况,政府怎么处理都行。’法院的人又问:‘处极刑,收不收尸?张志新狱中的东西你们还要不要?’我低着头没说话。爸爸又代我说:‘我们什么都不要。’……爸爸领着我和弟弟从县城招待所出来,跌跌撞撞,顶着呼啸的风雪回到家。没有做饭,爸爸将家里仅剩的一个窝窝掰成两半,分给我和弟弟吃,说:‘吃了早点睡觉。’我静静地躺在炕上。爸爸独个儿坐在小板凳上,对着灯发愣,他瞅了瞅炕上,以为我和弟弟睡着了,就慢慢地站起来,轻轻地把沈阳家里带来的箱子打开,翻出妈妈的照片。看着看着,爸爸禁不住流泪了。我翻下床,一头扑进爸爸的怀抱,放声大哭。爸爸拍着我,说:“不能这样,不能让邻居听到。”听到哭声,弟弟醒来了。爸爸把我和弟弟紧紧地搂在怀里。这一夜,我们不知流了多少泪,却不能大声哭。”

         中共的邪惡勝魔鬼,死前都不讓你哼一聲。死後拋屍於荒野。致使屍骨被魔割。人間殘忍致極至。

       李九蓮1977年12月14日,被定為反革命罪行,在贛州召開公判大會,中共為防止她在公開場合呼喊口號,將她的下顎與舌頭用一根竹簽刺成一體,李九蓮死後,無人收屍,後被贛南機械廠的退休老工人何康賢把她的乳房和陰部割下來並帶回家猥褻。

              如此邪恶的行徑,只有魔鬼才能做的出来!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