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一种中学监狱化的模式,正风行全中国,这就是“衡水模式”——不仅“衡水中学”已成中学品牌,走向全国各地办学,此种极端内卷的“衡水模式”,也为越来越多的中学争相效仿。望着越来越多的中小学教学楼二楼及二楼以上都装上了如监狱般的钢筋防护网,以防止学生跳楼,人们不禁惊呼:中国的学校都快变成监狱了!

什么是“衡水模式”?就是以极端增加学习时间、学习强度和考试训练,来获取高考高录取率——尤其是重点大学的高录取率的模式;
衡水中学实行比军队还要严酷的管理:学生每三周才能休一次周末,每天5:30起床“跑操”,学习和考试训练的时间长达15小时,中午几乎没有午休,晚上只有七小时的睡眠时间,一切为了考试,除了大量的考试训练(“题海战术”),就是疯了般的“励志”洗脑——灌输“对自己狠一点”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狼性”哲学…再配之以一套繁细严密的奖惩制度+深入每个寝室的摄像头监控;
以如此高压严酷的模式来锻造考试机器,成人都难以忍受,何况身心稚嫩的未成年人?所以防学生自杀成为刚需硬件,所以二楼以上都必须加装监狱式防跳楼钢筋网。

所以,“衡水模式”说它是监狱化的模式并不为过。

衡水模式,这种监狱化的“内卷”模式,当然不可能培育出真正人才,而只能训练出连人性都扭曲的高分考试机器,但是,因为这种模式极大地迎合了中国大陆父母普遍扭曲的需要——高比例地考上重点大学,而忽视过份内卷对孩子健康和心理的摧残,而大受欢迎,风靡全国;河北及各地的“衡水中学”也因此大获成功,赚得铂满盆盈,风光无限——大把的脑残父母,争先恐后,哪怕送钱送礼都想把自己的独苗子女塞进各地的“衡水中学”。

目睹这种摧残下一代的教育模式风行全国,有识之士莫不痛心疾首,疾呼“中国高考应试教育的弊端”,呼唤改革高考制度;
但令人遗憾的是,迄今没有一个有识之士认识到:毁苗不倦的“衡水模式”,是中国年轻人口崩塌的必然结果;而中国年轻人口崩塌,又是邓计生国策的必然后果;因此,恶性内卷的“衡水模式”,是邓计生的必然结果。

一般人都认为:是中国的高考应试教育造成了扭曲的“衡水模式”;但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中国的高考应试教育已经持续四十多年,以前三十多年都没有出现这种扭曲呢?而且“高考独木桥”文化巅峰时期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彼时普通大学本科的录取率都只有5%——10%左右,升学竞争更加残酷,为什么当时中学远远没象今天这么内卷呢?
随着中国高教的“产业化”,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中国普通高校本科的录取率一升再升,超过了50%,今天更是超过了70%,即便北大、清华这样的重点大学,门槛也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所降低,应该说今天高中生上大学的竞争压力大大减小了,为什么反而产生了“衡水中学”这种搏命式的恐怖内卷模式??

可见,中国的高考应试教育制度,并非“衡水模式”产生的直接原因,至少不是主要原因。

 “衡水模式”产生的主要原因,是在学生生源日益减少的情况下,各学校抢生源的恶性竞争:

随着学生生源的不断减少,中国各中小学之间的生源争夺战日益残酷,因为争不到足够的生源,学校就无法生存,就面临裁员、合并甚至关门,数以百计的教职员,除少数领导之外,就面临“下岗再就业”——饭碗不保的命运。
随着年轻人口雪崩,中国全国中小学数量大幅萎缩早就是进行时,中国教育部自己的统计,计生四十年来中国消失了91.6万所小学,中国小学生数量从1982年开始减少,之后大幅减少,加速减少,迫使当局早在江泽民时期就不得不实施“撤点并校”,且教育部也不得不承认:计划生育国策对学校的减少“造成了影响”;

例如随着学童的崩塌,北京市2010年小学数量就比1990减少了三分之二…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学生的减少不仅没有扭转,反呈加速下滑趋势:21世纪经济导报的记者调查发现:2015到2019年,全国24个城市小学生数量减少超过10%,其中东北尤为严重,黑龙江鸡西小学生减少18.82%,辽宁本溪减少25%,最惨的是吉林省的四平,跌幅达46.53%——少了近半低龄人口,名副其实的人口雪崩!

中学减少了多少?中国教育部没有公布具体数字;但今天的小学生就是明天的中学生,小学生的大减,必然导致中学生的大减;

学生越少,生源的争夺就越残酷,以致于现在中国大陆的许多中学,教师——尤其是年轻教师都被摊牌了“拉生源”的任务,完不成任务扣发薪水,甚至不准上课;
在日益残酷的抢生源大战面前,中学为了生存,必然要挖空心思抛出吸引家长的“奇招”,什么学校最吸引家长眼球?当然是重点大学录取率奇高的学校——于是乎,监狱化内卷的河北衡水中学模式,就这样横空出世了!

而为什么高校录取率很低、升学压力更大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都没出现“衡水模式”的内卷?因为彼时邓计生的后果并没有完全显现,各学校的生源相对充足得多,用不着如此恶性的抢生源竞争。

有人说,“衡水模式”的出现,不能怪计划生育,只能怪中国父母过于精养孩子——“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劣根性。但为什么中国父母们的这种劣根性以前没有呢?甚至早得二十年前都没有呢?八、九十年代及二十年前孩子们有一个课后的特长培训(如音乐、体育)就了不得了,而现在每个小孩参加三五个“兴趣班”或补习班的比比皆是,已经扭曲到了没有童年、没有少年的程度了!

为什么现在上大学容易多了,中国父母过于精养孩子——“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内卷动机反而更加强烈了呢?
其根本原因还是邓计生的“独生子女”政策。邓计生造成从“八零后”开始,中国普遍的“独生子女”家庭,独生子女的父母们因为只有一根独苗,往往对自己孩子倾注过份的寄托,这就很容易造成病态——过份精养孩子的病态,以及独生子女本人心理和性格的病态。

顺便说一句:邓计生造成的普遍独生子女家庭,也是三十年来中国足球和竞技体育运动全面衰败的根本原因,而此种衰败全世界绝无仅有,中国男足的全面崩溃和女足的大滑坡,仅仅时开始!
因为中国父母普遍就一根独苗,在“内卷”的环境中,在过分精养文化的熏染下,有几个家庭愿意让自己小孩去从事艰苦且成名率低的竞技体育运动?由此造成了足球及其他体育项目年轻人才的崩塌。

有人坚持认为:“衡水模式”是高考应试指挥棒造成的,只要改掉高考应试指挥棒,就可以避免“衡水模式”的扭曲。这种看法是似是而非的,因为如果争抢生源的恶性竞争不改变,即便明天就革除“高考指挥棒”,各个学校也会想出其他的“奇招”来抢生源,比如各种越来越多的、且让学生负担过重的“奥数班”、特长班、兴趣班…就是例子,以致于攀比之下,每个小学生参加三五个课后“兴趣班”,几乎丧失了童年,这不也是一种扭曲和极端内卷的趋势?

由于持续四十年计生文化,彻底摧毁了中国的传统生育文化和家庭观念,邓计生所造成全世界独一无二“少子化”的巨大效应,是最为强大的催化剂,它催化着中国社会滑向极端病态、极端扭曲、极端内卷,最终社会全面崩溃。

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救自己的孩子,中国大陆人也应该想方设法离开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