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天衰老
 在陌生的城市流浪
 收破烂,卖红薯
 想故乡的麦子和亲人
  
 一次次弯腰
 挥霍日渐衰老的体力
 在现实和微薄的希望间
 寻找平衡的支点
  
 始终,沉默地蹲坐
 在坚硬的水泥地上
 于即将竣工的高楼前
 反复校正贫穷的坐标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