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是迷雾重重,
 看不清山水本色,
 在街上笑了,
 别人以为你傻了,
 在朋友前笑了,
 他们会指责你不检点……
  
 在攀爬冰冻三尺时,
 还能嬉笑颜开的人,
 经过岁月的洗礼,
 如今也变得如此世俗……
  
 感觉很累,
 身心俱疲,
 但新年还是敲响了破门槛,
 有人到别处去度假,
 有人伴着无奈,
 准备年夜饭去了,
 还有人在喇叭筒里,
 大声喊着要去示威……
  
 而我哪儿也不想去,
 我只想蹲在小屋里,
 让思想插上翅膀,
 希望能有一个空间,
 自由伸展,
 不让我飞翔,
 让我拍打双翅还不行么……
  
 真是莫名其妙,
 寒冷的冬季,
 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窗外还不时地下着诺大的冰雹,
 是呀,老天早已瞎了眼,
 看不清季节的变更了……
  
 又一个新年到了,
 流浪的心仍然没有喜悦,
 因为家乡远在千里,
 高兴不起来,
 还因为刚才与亲人通话,
 流过泪……
  
 我还能往哪儿流亡?!
 异乡的寒气,
 参杂着迷雾,
 同样咄咄逼人,
 让你喘不过气来……
  
 于2011年3月1日

 印北达然萨拉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