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邦发:去广场【《广场》(一)之二】

(二)

1981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该决议指出:“四月间,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以天安门事件为代表的悼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的强大抗议运动。这个运动实质上是拥护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党的正确领导,它为后来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奠定了伟大的群众基础。当时,中央政治局和毛泽东同志对天安门事件的性质作出了错误的判断,并且错误地撤销了邓小平同志的党内外一切职务。但下令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华国锋因为发动宫廷政变有功,一直没被当局定罪量刑。在邓小平这些人看来,四五血腥镇压仅仅是一个政治错误,而不是违法、违宪的罪行,施暴者几乎没有任何人因为过度镇压而被判刑,正如一个北京警察在释放四五事件中的被捕者时所说:不管谁上台,我们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我可以放你们走,也可以再把你们抓回来。

据2004年2月公开出版的《吴德口述:十年风雨往事》一书称:当时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小灰楼”是北京卫戍区的房子,里边存有枪支弹药。这表明如果棍棒镇压不下去,毛泽东当局也一样会考虑动枪的。这反映出整个中共政权一直以来的不安全感,包括后来的邓小平政府也都有身在和平时期的战争心态,除了制度的根本原因,“新中国”这两位最高决策者都有巨大的人格和心理缺陷,这是有着巨大缺陷的中国文化、政治所决定的。

4月7日晚上,中央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开会,毛远新拿着毛主席写的几张条子给大家传阅。中央政治局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任命华国锋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同时,认定邓小平问题的性质已经演变为对抗性的矛盾,并作出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的决议。这和十三年后邓小平制裁赵紫阳手段如出一辙。一个到了弥留之际的老人信手涂鸦的一张小纸条都可以改变整个中国的命运,这就是两千多年来的一直在中国上演的现实版的荒诞剧。就在当天,也是在毛泽东的授意下,发表了革委会主任吴德的广播讲话和《人民日报》记者关于天安门事件的“现场报道”。指称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活动,是“反革命”政治事件,邓小平是天安门反革命事件的“总后台”。

四五运动爆发后,邓小平心里面“暗爽”是真,但要说他操控了这场示威,确实是冤枉他了。他既没有这个强烈欲望,也没有这个能耐操控群众运动。毛泽东满脑子的革命思维,认为群众运动都是有后台可以操控,在他看来,文革中既有自己策动的造反派,也有资产阶级怂恿的保皇派。当时在广场上有很多人都有这种认识,把反周恩来和反邓联系起来。据1972年后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吴德透露:1973年8月,“十大”召开。毛主席曾向政治局提出扶助“文革派”的很多骨干分子当选为中央委员,使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进入了中央政治局,并且使王洪文当选为中央副主席。毛泽东显然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他们寄予了厚望。“十大”结束后不久,毛主席还在游泳池住处找他谈话,明确向中央政治局提出扶助“文革派”。毛主席指着窗外菜地里的一些碧绿的蔬菜比喻说:就像培植它们的生长一样。所以,尽管在天安门广场上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针对的只是“四人帮”,但在心知肚明的毛泽东看来,这些人就是在公开反对他。

毛泽东对邓小平的态度非常耐人寻味,一方面说他是“开钢铁公司的”,又说他“绵里藏针”,经常敲打他,却又没把他彻底打倒。但这回看来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了。

其实,从3月份开始,毛泽东早就看出来这场群众运动的性质了,但他一直都没有考虑过动武镇压,因为他清楚镇压的后果,虽然这不是学生运动,但这也是他所仰仗的群众运动,镇压群众岂不是连自己的基础都动摇了。

如果没有4月5日的暴乱,毛泽东一定会抓人,清查,迫害,但是不一定会马上清场,换句话说,毛泽东跟邓小平不同,他不怕群众运动,驾驭群众运动是他的看家本事。他的文革就是靠群众运动,尽管他已经很清醒地看出来“性质变了”,但也不敢把自个的老脸抽得太狠了。

但被人们指名道姓大骂的江青则如坐针毡,在所有中国人都分批分次接受文化大革命洗礼后,毛泽东在整造反派之前,曾经放出一句话,“轮到小将们犯错误了”。这时候,江青也强烈预感到自己“犯错误”的时候到了。

当时,“四人帮”也很害怕,他们知道清楚现在轮到他们被揪斗的时候到了,从文革的第一天起,他们就一直担忧,今天他们一直很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江青指着我、陈锡联、纪登奎说:北京军区、北京市委还保证不保证我们的安全了?时任北京市革委会主任的吴德后来一想起此事都有些后怕,他回忆说:当时我们的处境非常困难,很容易出大的问题,造成流血事件。因为在历次的群众运动中,毛泽东都是向着老百姓,反对镇压的,这在当政者中已达成了一个不成文的共识。

处理天安门事件的过程中,最令吴德感到欣慰的是,镇压过程中没有一个示威者被打死。事后,他不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由衷地感叹道:“没有死人,这是不幸中的最大的幸事。”

毕竟,血债是要用血来还的。

(未完待续)

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