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新:当前哲学的危机与机遇

人类的哲学核心思想一直停留在古希腊哲学和古东方哲学的水平。三大宗教数百年来也没什么大的发展。人们忙于发展经济和科技,造成混乱的思想,不受控制的物欲和狂傲的资本横行于世。这种不平衡的文明发展已呈现一系列恶果。首先是科技发展对宗教的冲击。现有的宗教教义与科学理论有一定的冲突。宗教不能像科技一样给人带来直接的利益。有了科技,不信教的人,在民主法治国家,生活也可以过得很好。因此信教的人越来越少。其次是科技发展给哲学带来了空前的危机。一方面,人们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习惯于应用科技的短期效益,而不是应用哲学智慧来长期和周全的谋化。另一方面,现有的哲学思想未能很好的总结和解释现代科学理论。人们对哲学产生了信任危机。事实上,近年来,欧美有不少人,凭借科技发展给予的能量,不再想遵守原有的社会价值体系,想要更多的物质享受。他们现正试图打破现有宗教和法律的束缚。美国和欧洲各国内部价值分裂已经十分明显和严重。人类的精神文明正在进入低潮期。新冠病毒瘟疫本是自然对人类滥用科技的警示,可惜各国惧怕中共的淫威,没有足够的勇气对中共追责。难道我们还要等到更大的科技灾难才能引起人们对科技的反思吗?            

关于哲学的危机,这里提供一条解决的思路,供大家参考。由于人类的科学和技术经过了数百年的快速发展,科学理论已经非常的丰富,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宝藏。我们可以一方面用现有的科学理论验证以前的哲学理论;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分析总结各个领域的科学理论,从而发现新的哲学思想。下面举一些例子来进一步说明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一. 萨特有一个著名的哲学论点,存在即合理。我们用化学的物质分子结构理论可以验证,这个论点只对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存在也包含了不合理性。只是在当前的外部环境下,物质的合理性的强度大于不合理性的强度。但在一定的外部环境下,由于物质的不合理性,一种物质可以与其他物质产生分解和化合反应。人的DNA的结构也是类似的情况。人的DNA片段大部分不起作用,属于隐性基因。但在外部生存的环境改变的情况下,隐性基因可以转化为显性基因,并可调节蛋白质和酶的产生和生长。可见物质存在并不是简单的合理,而是合理与不合理并存。存在的合理性是有条件的,局部的,有时间限制,并不是绝对的。

二. 儒教认为人之初性本善。天主教认为人有原罪。 这两种教派不同观点也是两种不同的哲学思想。到底哪个观点是对的呢?从化学物质结构理论可知,物质由分子组成。分子由原子组成。原子由中子,质子和电子组成。分子又可分为有机分子和无机分子。生物学证明,生命由细胞组成,细胞的核心成分,DNA和蛋白质是有机大分子。生物又分动物和植物。动物有无脊椎和有脊椎之分。有脊椎动物又分成卵生动物和哺乳动物。哺乳动物又分成灵长类动物和非灵长类动物。由化学和生物学可见,物质的结构是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在物质性质中,并无善恶之分,只有稳定和促进结构进化的因素,与促使物质结构解体或结构退化的因素之分。人性的善恶源自于物性,我们有理由相信,人性的善与物性中的进化存在对应关系。人性的恶与物性的结构退化因素相对应。物质的存在既有合理性也有不合理性。人性中既包含了进化因素也包含了退化因素。人性既包含善也包含了恶。一个人在一定条件下它会显示出善的一面,但在另外的条件下,这个人又显示出恶的一面。人的善恶表现既取决于外部环境,也取决于人本身在一定条件下的自主选择。作为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善恶是同体的。但善的强度要大与恶的强度。善是显性的,恶是隐性的。因此天主教认为人是有原罪的也符合部分事实。  

三. 人生哲学中难以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人生到底有没有意义?”。首先让我们用常识来理解这个问题。假如人生是一棵树。你离树很近时,它显得很大,细节很丰富。这棵树对你很有意义。然而当你渐渐远离这棵树时,这棵树变得越来越小,直到消失。最后它显得对你没有意义。还有一个常识是,当你离一座山很近时,山的存在对你十分有意义。然而当你远离这座山,它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它变得没有意义。我们再用常用的数据分析方法来说明这个问题。对于一只股票在一天之内的价格变化曲线,当你观察范围是一天时,它的价格的波动显得很大。这种波动显得非常的有意义。然而当你观察这只股票价格的范围在一年内时, 这只股票在一天的价格变化显得非常小,甚至没有变化。由这些例子我们可以推论,一个人的人生,对他自己,他的家人,朋友,同事,和与他有联系的人来说,是有意义的。一个人的人生对与他没有任何联系的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人们常说,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对于“人的生命有没有意义”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完全取决于观察者的空间尺度和时间尺度。哲学理论中,观察者的空间尺度和时间尺度是非常重要的。人们在现实中,在社交媒体中经常争论问题。但往往得不出一个谁对谁错的结论。很多情况下是,争论的双方不是站在同一个空间尺度和时间尺度来辩论的。这样的争论可能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如上所述,很多哲学思想都可以重新用现代科学理论来加以验证。许多著名的哲学见解会暴露出它的不完整性和谬误。当我们找不到任何现有的哲学思想与某个科学理论相对应时,我们很可能就找到了新的哲学思想。

人类正在犯着一个愚蠢的错误。虽然发现了哲学理论,却不知道哲学的真实价值。人类虽然有了最有力的思想工具,却不知道怎么应用它。还在不断地用试错的方法,高成本的发展着自己的文明。哲学理论虽然目前处于低潮和陷入危机之中,但哲学本身正酝酿着一次重大突破。我们正处于这个时代,希望有志之士一起努力,为哲学的突破作出各自的贡献。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