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初年新文化运动的兴起,教育家蔡元培提出过一个极具思想深度的主张,那就是:“以美育代宗教。”要分析这句短语的深刻思想性,必须有极具历史文化深度的眼光,而且必须具备哲学、宗教以及其它学科深厚而宽阔的学养。

要深刻分析出这个主张深邃的思想文化内含,我们必须将这句短语中的二个关键词“美育”与“宗教”拿出来进行全面的解读。首先我觉得有必要国际上中国学学界流行的一段话拿出来分析,那就是:“西方人以宗教为宗教,中国人以文化为宗教。”

这段判断以上短语又有二个关键词,那就是“宗教”与“文化”。在解析这一判断中,我们必须将这两个关键词各自的内含以及二者之间的的微妙关系搞清楚,那就是中国人与西方人对宗教与文化两个对于人类社会都很重要的范畴产生了较大的歧义,这些歧义根据蝴蝶效应的原理又产生了巨大的不同结果。根据慎终追远的研究与解析,我的初步判断有如下几点:

一、中国人的宗教观与西方人的宗教观有很大的不同,宗教信仰的对象也产生了很大的差别。例如西方人天主教与基督教都将信仰对象,赋予了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耶酥基督,所以二者都是一神教。而中国人却将主要崇拜信仰的对象给予了多个自然人的皇帝,不管是哪个自然人,只要他当上了皇帝就成了神的化身。自从汉武帝刘彻时期,董仲舒将孔孟儒家思想进行阉割,改造成一个神学化系统后,儒家学说就摇身一变成为了“儒教”。这种“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手法,儒家这块招牌成为了“权术”的工具。这种工具化的改造,历朝历代通过不断完善,成其为一种文化,这就是以文化为宗教的来龙去脉。又因它已经发展成为统治中国人二千年的文化传统,我想将其判断定义为一种类宗教,料定谁也提不出反对的理由。

将宗教概念偷换为文化概念,这种概念偷换在中国文化中屡见不鲜,所在皆是。美国一位华裔哲学家吴森对于学习与研究哲学总结出一个十二字箴言,那就是:“懂语言,通方法,察流变,明大势。”西方哲学家维特根斯坦也说过:“哲学是一门与语言战斗的学问。”将语言摆在突出首位的程度,我的理解是“在字面意义上精准的文本表达”非常重要,只有字面意义上达到了精准的程度,意义才不会被偷换歪曲。但是凭着笔者对汉语言文字的数十年的研究,中国人语言系统内包含了许多类似和泛化结构的形式和内容,导致观念和思维方式、类形式和泛结构的泛滥。尤其是政治社会学领域存在大量被偷换的概念,宗教概念被偷换成文化概念就是最重要、最关键的。通过这一偷换,导致了中国人二、三千年都陷入宗教信仰被偷换成类宗教形式的权力拜物教的文化传统而不自知,导致了中国几千年都将敬畏之心与感激之情赋于了以皇权为代表的统治者。因为有了这样一种深厚的文化传统,至今还深陷在权力崇拜的文化泥坑中无以自拔。

二、中国的自然哲学资源的源头是老庄的道家思想,其重要代表人物之一的庄子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箴言,那就是“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句浓厚得不能再浓缩、经典得不能再经典的箴言,高度概括了自然美学具有的自然哲学内含以及宗教化的自然神性内含。庄子哲学思想浪漫主义的散文式表达,寓言化的文风莫不反映了这种自然美学以及自然神性的深邃的思想内涵。

所以中国古代史中的一些伟大的文学家诗人在官场失意后创作出来的大量浪漫主义的优美的经典作品。大多数我们都能在其中领悟感受到庄子思想的影响,这也是这些伟大作家在入世失意后产生了出世思想的根源之所在。

三、通过以上的解析,我们初步了解了自然神性与自然哲学的内在关系。自然美学与自然神性是自然哲学最重要的核心部分。中华民族是一个曾对人类文明作出过巨大贡献的历史悠久的伟大民族,但是其转换核心腐朽的文化传统的历史过程,这一过程特别漫长。导致至今仍在人性的假丑恶中被纵容、被过度张扬的历史泥坑中挣扎。

因为其历史悠久而早熟完备的这种核心文化传统,已成为其融入世界文明进步潮流的最大障碍,也成为世界和平与进步的核心障碍。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已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却仍然顽固地坚持全面对抗普世价值的立场,已成为当下世界最大的极权大国。

要将“以美育代宗教”这是一个巨大的文化转换的历史性系统工程,需要付出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但是这也是对人类具有非凡意义的文化工程,对这一文化转换工程巨大贡献的领导人必然应该是具有历史使命感的伟人,只要他确立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并发动全民族为这一目标而努力,奠定的伟大使命就一定会实现,而且他们的身后不但是中国人民,也是绝大多数人类的成员,因为如果中华民族实现了服膺信奉普世价值的目标,对整个人类实现世界大同就有了巨大的保证。因为中华民族实际上已成为对抗普世价值顽固的核心力量,已经成为人类社会中顽固的核心!国际上流行一种说法:朝鲜与伊朗是这个世界的邪恶轴心。笔者觉得这一判断是为了照顾世界维持现有的、暂时的和平。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大陆中国是这个世界的邪恶核心!”之所以只将邪恶之名赠给朝鲜和伊朗,这是给拥有近14亿人口大国的最后一点面子的表述!

因为这是人类史上最顽固、最保守也最邪恶的文化传统,而且它始终纠缠着占人类总人口最大比例的民族,也是被残害人口数总量最多的人口。如果不从速改变现状则可能发展成为对人类最大威胁的文化,而普世价值恰恰是最先进、最文明的人类经历数世纪的努力的优秀文化成果,在当下全球化的时代,用先进的文化成果来替换最顽固保守的邪恶文化传统,应该是最顺应历史潮流的事业,这种世界性的社会文化运动完全不会与保留多元优秀文化相冲突!

大量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成果也证明了自然美学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影响巨大,更证明了人类宗教的起源是从自然崇拜及自然原始宗教起源的。通过我们追源溯流的探索,蔡元培先生提出的“以美育代宗教”是多么的有深邃的历史文化眼光。面对中华民族二千余年的历史,离自然哲学越来越远的严峻现实,从教育入手用“以美育代宗教”加大美育在教育中的分量是改变中华民族精神的最佳方案。这是一个极具战略眼光的举措,也是原来的新文化运动中极具人文眼光的核心举措。

我们错过近百年的历史时间,在当下社会文化转型的历史关头,一切政治领导人,一切希望中国社会实现人文生态发生革命性的改变的知识分子,一定要在这个根本性问题上,在思想理念上弄明白!中华民族决不能在精神信仰上、在思想理念上再糊涂下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不但是对自然本体的高度敬畏与感激,也是对自然哲学与自然美学的高度浓缩的表达,其中隐含着人类对自然神性宗教式敬仰之情。

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的主张,蔡元培先生是一位学贯中西的伟大教育家。对西方美学:“自然即美,美即自然”的深邃内含也有深刻的理解,这是一句将自然美学与自然神性高度融合浓缩的表达。

笔者认为这句短语不但高度浓缩了包括对自然哲学、自然美学、自然神性的深刻理解,而且高度融合了自然哲学与宗教哲学的源与流的关系。而且联系中国历史上在宗教与文化的观念混乱,将一切复杂化的问题进行了简洁而精准的表达,并提出了解决方案,这个方案的核心就是落实在教育上,这种教育观念的重大改革不但将解决历史上在教育上遗留下大量问题,而且将会对现实中存在的极权教育产生革命性的拨乱反正的效果。

六十余年来,由于泛政治化的极权体制扎根大陆,由于极权的文化专制主义无所不在的统治,导致了斗争哲学已深深扎根于大陆社会。自然哲学、自然美学、自然神性离这个社会越来越远,甚至消失于无形,大量服务于极权政治的政治波普的文学艺术作品充置着文艺领域。这其中更是充置着大量是非颠倒、黑白混淆、事理情感错乱的文化垃圾,优秀的传统文化几乎是荡然无存!中国历史上存在的光辉灿烂的文化遗产,试看当今天下,由于仍存在严格文化专制惯性思维,大陆中国的文学艺术,不但落后于文明高度发达的欧美等先进民主国家,原来落后于中国的像印度、韩国、日本也很快超越了我们,如此状态,所有有良知智识的中国文化人无不痛心疾首。

中国人对美的事物、美的情感越来越缺乏到麻木的程度,领悟力、精气神越来越丧失到丧魂落魄的程度。

  由于二千余年的法家政治哲学厚黑学的长期影响,由于“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的元规则,导致的盗匪统治状态始终维持,更由于现代极权文化专制主义长期统治,尤其是近三十年的大腐败的发生,大陆中国社会优秀的传统文化几乎被破坏得荡然无存,世道人心的败坏几乎深入骨髓。中国社会已成为了一个亚战争状态的社会,导致中国社会上空弥漫着一股戾气,人性中的负面成份假丑恶、贪嗔痴史无前例地张扬放纵着,是非黑白、美丑颠倒到无耻的程度,情感扭曲错乱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从自然美学的角度观察中国社会,中国人对美的事物的认知力、感知力、领悟力都大大退化和扭曲。这种普遍现象的产生,与铺天盖地的文化专制主义的灌输与洗脑密切相关。面对中华民族这种深刻而严重的精神情感危机,恢复与加强正确的美育教育尤现其重要性与紧迫性。如果不在文化文艺领域与宣传教育领域来一次拨乱反正、洗心革面的社会运动,中华民族将堕入万劫不复的状态。这是一场改造人心和精神面貌的历史性的社会运动。教育领域、文化领域以及公共传媒领域肩负的责任最重大,这些领域的公共知识分子在美育思想有一个加强自己修养的过程,更有一个吐尽狼奶反省过程,这是一个痛心疾首、洗心革面的过程,扭转的是自己被洗脑又继续给后一代洗脑的习惯性思维,这种惯性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状态。

二O一五年二月一日初稿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