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拜物教主谢几何:中华大腐败的人类史意义(二)

3、极权政治在大腐败中的核心作用

就在这样关键的历史发展时期,外来的类宗教的政治意识形态的马教开始进入中国,共产极权思潮以所谓“五四”运动的符号式表达逐步取代新文化运动,这是一种以街头政治和民粹主义狂潮取代理性文化运动的转换,这种思想精神上转换的结果是使中国接受了一个传统皇权集权形式与现代极权形式杂交后的政治异形

这个政治异形的诞生,接收了现代极权的所有特征,其主要特征是有一个高度泛政治化的类宗教的官方意识形态,和一个泛政治化的国家主义体制,这个政治异形不同于苏东政权的最重要特征是带着所有中国社会权力拜物教的文化基因。

现代极权最大的结构性特征是有一个泛政治化的类宗教的官方意识形态和一个同样泛政治化的国家主义的举国政治体制。正是这种意识形态、政治体制和文化传统的严密结合,产生了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人类史上最极端的类政教合一极权。

在这个政治异形的催生过程中,其起核心主导作用的领袖人物,都是一些集传统法家人物和现代极权人物之邪恶于一身的人,他们在极权制度建设中,特别注重将暴力和谎言作为其最核心的统治资源,一方面以革命的名义制造大量匪夷所思的暴行,制造大规模的政治迫害,制造许多人为的社会性灾难,许多令人发指的生命毁灭;另一方面以“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名义不惜全面歪曲编造历史,营造一个完整的谎言话语体系,将泛政治化意识形态打造成一个完整的天地,这是一些集“伪君子与真小人”于一身的政治人物,人性的丑恶,幽暗面在他们身上体现为超乎常理的发挥与张扬。

为什么前苏联在斯大林去世后,会很快就有了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有了非斯大林化过程,而在中国虽然全党全国人民吃尽了毛泽东的苦头,却有人坚持要继续将这个犯下大量反人类罪行的元凶巨恶供在神坛上,那是出于将暴力恐吓作为重要统治资源的深心考虑,是一种典型的文化性政治人格分裂的表现。

高度集权的大一统结构,是法家人物为皇权制度设计的核心结构,这个核心结构被现代泛政治化的国家主义极权形式改造后,其对权力的垄断已达到深入社会每个细胞即原子化个人的程度,所以我们已经可以判断,这是人类历史上既空前也绝后的极权。

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极权,前苏联的苏维埃国家主义极权,伊斯兰社会主义极权,都没有达到东方国家主义极权的深入程度,这个东方国家主义极权将“天地君亲师”改成“天地国亲师”,一字之改,已囊括到无微不至的极端程度。

正是这种将传统集权与现代极权杂交产生的政治异形,才有可能产生一种高度大一统的人格化的国家意志。

 人类心理活动的三种基本形式是认知、情感、意志,其中情感是一种特殊的认知,所以前两种都是认知形式,是为判断“是什么”而存在的,而意志是进入决策阶段,即“怎么办”阶段。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已经可以理解“国家意志”就是极权国家机器通过官方意识形态的认知决策过程,它和人类的心理活动是类似的,与机器人的认知决策也惊人的类似,但这个政治异形所形成的国家意志与机器人的意志的最大不同是,机器人没有情感认知,而这个泛政治化的意识形态却已将许多变态的情感认知灌输入了国人心中,所以说这个东方国家主义极权所形成的是最高程度的人格化国家意志,相信在这方面进行过深入思考的人都不会有异议。

这种高度大一统的人格化国家意志,将被统治者与统治者一同劫持其中,这是所有暴力劫持所必然形成的态势,不管是个人崇拜达到巅峰时期的个人独裁和当下的“一把手专制”寡头专制都没有摆脱这种全社会被极权劫持的状态。可以说要理解这个社会,理解“劫持”这个关键词是核心。

当整个社会被暴力劫持后,对“人民群众”进行泛政治化思想精神上的全面洗脑和意识形态灌输是必然过程。这种灌输与洗脑如同对人施以魔咒,一刻也不会停下来,所以对“人民群众”的统治就达到了从肉体到思想精神的高度,这就是高度大一统人格化国家意志可怕的地方。

这种形成了人格化国家意志的政治异形,所获得的政治能量、经济能量、社会能量是人类史上绝无仅有的,它有着极强的社会动员能力,有着几乎无所不在的整合资源的能力,包括对所有有形资源与无形资源,如对所有的政治经济资源、社会资源、自然资源的垄断,包括对组织资源和思想文化精神资源的垄断。

实现了民主政治的社会,各种资源是广泛均衡地分布在以个人为基点的社会成员身上,广泛而深刻的人权观念保证了包括清晰的产权制度为核心的资源均衡分布;实现自由市场经济制度的社会,资源的配置是通过市场这只无形之手,政治资源,社会资源则是通过民主政治制度的无形之手。而在大陆中国这样的极权社会几乎所有资源的配置都会经过权力这只有形之手。

这种形成了高度大一统人格化国家意志的极权政治异形,在实现了对所有资源的全面垄断后,必然会放大极权的狂妄,使整个社会处于一种运动不断、折腾不断的状态,极权的本质决定了其垄断与极端的精神。

这种精神决定了它必然与广泛而深刻的自由人权理念为敌,与全面的民主法治制度为敌,与人类社会的多元共存共荣良性互动的秩序为敌,使其必然会打造出一个史无前例的强政府和同样史无前例的弱社会。这种强政府弱社会在毛时代曾达到国家社会一体化的极端程度。垄断与极端的精神决定了这种极权社会与和谐无缘,人民想长期安居乐业也是一种难以实现的梦想,无数的历史事实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极权的精神决定了它是一种社会达尔主义思潮,秉执的是丛林法则斗争哲学。在鼓吹革命暴力的“阶级斗争时时讲”的争权年代,它鼓励放大的是人性中凶残暴虐的一面,以革命的名义进行大规模政治迫害和制造大量生命毁灭是它的主要表演形式,在“一切以发展经济为中心”的夺利时代,则鼓励放大的主要是人性的贪婪,虚伪与纵欲,是责任伦理的全面崩溃,拜金主义因此而成为社会潮流。

不断制造政绩是极权政治存在的需要,极权的垄断性质使其必然是一个空前巨大的政绩共同体,这个政绩共同体的性质决定了它必然疯狂地掀起一轮轮丧失理性的政绩工程大跃进。这些所谓大跃进因为违背自然规律,自然法则,最终无不以制造出大量的政策灾难而告终。只有在奴性文化特别严重,文化性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特别严重的中国,这种灾难才会不断重复发生。

当前的这场发展主义大跃进,因其疯狂透支资源的形式,必将埋下大量难以估量的社会经济隐患,将比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那场大跃进所制造的灾难更深刻!

所以当下发生的这场大腐败,从经济角度判断,是一场一切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发展主义狂潮;从政治角度判断,是一场由人类史上最大的政绩共同体打造的政绩工程大跃进。由于始终没有放弃极权,人性的贪婪在巨大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紧密相连时,官方舆论导向只能是责任伦理被意图伦理所替代,政策目标由忽悠糊弄来支撑,潜规则文化已演化成潜规政治充当着制度功能,使这场发展主义的政绩工程大跃进实际上已演变成一场分赃盛宴,弑母狂欢。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原有的以“革命”“斗争”为核心词语的话语体系实现了一次国家主义话语全面娱乐化的华丽转身,这种华丽的转身在影视传媒中表现最为突出,甚至被某些影视传媒主导者发展成“娱乐至死”的程度,“娱乐至死”已成为这个“盛世”末世气象混杂时代的象征性符号。

革命斗争的禁欲主义洗脑转换成娱乐至死的纵欲主义洗脑之所以会成为时代符号,是因为前者是为了培养出大批狂热的助纣为虐的政治愚民,而后者是为了制造出大量是非判断颠倒,伦理道德沦丧、情感情欲混乱而淫靡的政治顺民。文化教育传播领域的大一统泛政治化体制垄断,使这种华丽转身得以在一种心领神会的默契中实现。而其对中国人思想精神上的伤害却是深刻的而深远的,因为这是一种对人性本质的伤害!

人类社会应该遵循的是趋善避恶的律令,而极权体制却利用“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的元规则和以权谋、厚黑、谎言为核心的潜规则政治劫持社会,至使这个有着深厚权力拜物教文化传统的社会主流人群遵循着趋恶避善的潮流,这是因为社会精英已不知不觉陷入了“人无良心吃饱饭,阿弥陀佛饿死人”的认知陷阱中,这就是当下有人惊呼:“中华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的深层次原因,说穿了中国社会已被极权体制利用人性中的丑恶,幽暗实现了全面绑架!

腐败的发展,从权力寻租的经济角度探索有清晰的轨迹可循,起初还只是价格双轨制带来的倒买倒卖,采购权力的吃回扣,银行贷款等方面的行贿受贿,基本上是吃吃喝喝,遮遮掩掩,小打小闹。

但自所谓“八九政治风波”之后,以执法产业化为主线,一切在不知不觉中逐步变得放肆起来。因为执法产业化是一种执法部门的集体寻租形式,导致权力寻租逐步变得无所顾忌,并带来了其它行政管理部门的全面跟风,从而发展成行政产业化。接踵而来的是教育、医疗、文化传播等领域所带来的公共领域全面泛市场化过程,这一系列渗透浸润式变化,使利用手中权力寻租逐步演变成权力阶层的集体意识。

在利益面前,伦理道德的坚守是脆弱的,而人性的贪婪纵欲则是与生俱来的。由于这个社会始终是一种泛政治化结构的泛权力化社会,从行政权力开始的权力寻租向各公共领域的蔓延是顺理成章的事,从而使权力寻租逐步发展成一种泛权力寻租,滥权力寻租的社会性潮流。主流社会人群在这场弥漫性大腐败中的人性败坏过程,是导致这个社会伦理道德沦丧的核心原因。

全面的执法产业化,行政产业化,公共领域的泛市场化过程;各种行政垄断性国企的恶性发展;利用价格杠杆,金融杠杆,资产资本化实现的大规模“国进民退”;虚拟经济大膨胀背景下的股市房市大劫夺无不是由举国体制主导的。各种国企大鳄实际上就是官僚资本,经济寡头,是权贵利益集团。他们的能量已经可以全面影响舆论导向和法律法规的存废。

打江山,登江山,子子孙孙享有江山的传统观念,不但在统治者心中根深蒂固,也在奴性十足的一部分“人民群众”心中认为是天经地义。

在这样的整体背景下,大陆中国的权力寻租已发展到吃了价差吃贷款,吃回扣,吃行政执法,吃收费罚款,吃转移支付,吃电讯,吃交通,吃教育,吃医疗,吃股份制改造,吃社会保障,吃殡葬,吃慈善,吃股市房市高潮,吃行业垄断,吃资产重组,吃资产资本化,吃政绩工程惠民工程,吃会展会庆,吃大规模通货膨胀,吃土地血拆,可以说是无所不吃,花样不断翻新,思路渐渐入骨,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出。一切皆表现为权力的利益驱动,权力与资本结盟。政商勾结,权钱勾兑、权权勾兑、权色勾兑、权学勾兑等之花样翻新,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可谓空前绝后!

2012年初稿

2013年10月初完稿于患脑梗一周年之际

2014年元月修订

2014年2月再修订

2014年5月1日定稿于偏瘫中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long exposure photography white dome building interior

曾节明:维族人为什么要告魏京生?

维、汉反对派毕竟面临共同的敌人中共,因此现阶段也不宜冲突相向,彼此间还是本着“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态度”为好;维汉间的一切恩怨,待中共倒台之后再来了结不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