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混迹在人群中,步履凌乱,
      苍白的日光下,溃散的思维,
      穿梭于冷峻、坚硬的浮雕中,
      仿佛自己是一个鬼魅,
      却又惊惧于四周的鬼魅,
      眼神里倒映着众生倾倒的酒花,
      洋洋洒洒,看似强势的抒毫,
      竟是一朵绝望花环上的点缀,
      一个惨淡的手势所构筑的堡垒,
      如同夕阳下的海滩上宁静的沙碉。
 
      分裂亦或是脆弱,都不足以形容
      浸泡在狭隘与晦暗中的人生,
      不幸的是,有太多的人们,
      从未走入或是试图了解一下灵魂,
      他们走在路上,如同枯萎的浮萍,
      每个人都是另外一些人阴影的回声,
      就这样,任凭虚妄的脚步,
      在颠簸中走进死荫的幽谷,
      凄凉的大地上,徒有哀婉的歌声,
      年复一年地低唱着被曲解的人生。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