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到有关你的报道以前许久, 
我的眼里就已积满了泪水。 
我早已准备着哭你, 
无数的人和事 
早已让我有了这样的等待 
只是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的兄弟,我的姐妹! 
但我熟悉 
你伤痕累累的微笑, 
熟悉你忧国忧民的面容。 
你是那样的端庄秀丽, 
——正象我们可爱的民族。 
你却饱受无耻的污辱, 
——更象我们的民族! 

一声凄厉的枪响, 
划破漆黑的夜空。 
你被黎明前的黑暗吞没了, 
纵然你没有被割断气管 
你喊得出来吗? 
在那恶魔被描绘成救世主的时代, 
或者说救世主变成恶魔的年代。 
崇拜的狂热 
把恶魔拥簇上神坛! 

在那鬼影幢幢的浩劫十年, 
你是千百万被迫害被虐杀者中的一员。 
敬爱的志新姐呵, 
你却是应该被永远记住 
应该被塑像永志的人。 
因为你是 
真理被奸污时的良心, 
你是中国现代苦难的象征! 

你不是知晓过去未来的先知, 
你不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让先知和英雄们见鬼去吧!) 
我也不会描绘有一线阳光, 
照在你气宇轩昂的脸上。 
恰恰相反 
你被从阴森的黑牢中拖出 
脚镣手铐,被割断了气管 
背负着“反革命”的恶名。 
我可以想见 
你端庄沉静的脸上, 
刻划着的忧伤和沉重, 
——那超乎肉体之上的痛苦! 
这正说明 
你没有阶级性却有人性! 

你是被一个太子身份的人 
下令枪杀的。 
你被以革命的名义虐杀! 
我弄不明白 
他们为什么要杀害你? 
是什么使他们对你这样的弱女子 
怀着深仇大恨 
——如此地害怕? 
难道仅仅是因为 
在全国人陷入狂热时 
你坚持着自己的不认同? 
当他们逼着你吃下 
蘸着你自己经血馒头。 
这种时候, 
他们是“共产党人” 
还是畜牲?! 
不是说对待祖国的优秀儿女 
就是对待十恶不赦的罪犯 
也不应该如此卑劣! 

说什么“不主张追究个人责任”? 
说起来倒是那么轻松! 
请他去试试那黑牢和镣铐 
试试那污辱和酷刑。 
尤其要试试被割断气管! 
鳄鱼忏悔的眼泪, 
不是软化了我们。 
他们垂头丧气的神情, 
不要蒙蔽了我们的眼睛! 
犯下了这一类罪恶, 
一律应该追究! 
牵涉到反人类的是与非, 
不存在宽恕的胸怀。 
因为我们追究的, 
是人类的良心! 
那怕他暂时逃脱, 
我们也要把他推上 
历史的审判台! 

 “现代化” 
多么光明诱人的字眼! 
我们通过它看到的, 
当然不只是 
田野里跑着机械 
不只是经济的发展, 
科学的飞跃, 
工厂里的自动化。 
更不是洲际导弹 
披着蓝天的霞彩! 
我们更应该实在地看到, 
人民不再被愚弄。 
再没有大堆的人群, 
对着“人神”的膜拜! 
那用少女的皮肤绷成的神鼓, 
不会再被敲响。 
也不会有偶像座下, 
无数牺牲者的尸骸。 
敬爱的志新姐呵, 
我盼着什么时候 
你端庄温柔的苦难形象, 
将成为中国人心中的意象, 
成为现代中国苦难的象征, 
被永远塑在中华民族 
历史的记忆中! 

一九八O年初稿 

二OO五年惊闻文革太子出现在盛大庆典的主席台,因而整理付梓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