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节明:邓计生已导致中共国农村陷入毛泽东时代都不如的绝境

中国民运人士能在如此恶劣的形势下坚持了三十年,难能可贵;但是他们自身的局限性也不少,主要有:
懂经济的人不多;
懂人口的人更少;
关注中国农村的人甚少。

由于三十多年的邓计生,中国大陆农村正陷入比毛泽东时代还不如(三年饥荒时期除外)的悲惨绝境,遗憾的是民运中鲜有人关注这一点。

为什么说中共国农村正陷入比毛泽东时代都不如的悲惨绝境?因为毛泽东时代中共国农村的贫困,是制度造成的相对贫困,只要改换制度,便可取得立竿见影的复兴;但今天中共国农村的贫困,是年轻人口崩塌造成的绝对贫困,改换什么制度农村能重振呢?

毛泽东时代,只要不搞“大跃进”等极端运动,中共国农民还可以凭借众多的子女来养老,农村还有一点以“赤脚医生”为标志的“合作医疗”;

而邓小平、陈云复出之后,继续坚持中共“不给养老金”、“不给医保”的抛弃农民政策,而且对农村厉行强制计划生育——头胎是男,即不准生二胎,这就彻底地摧毁了农民的唯一依靠——子女养老。
本来,农业是劳力密集型产业,农村家庭需要较多的子女;且搞农业离不开男丁,因此农民更注重生育男孩,邓小平、陈云、僵贼泯等,一方面不给农民养老金和任何福利,一方面诬蔑中国农民反抗“计生”,追求多生、追求男丁的捍卫生存权本能,是“重男轻女、多子多福的封建糟粕观念”作祟,不惜以绑架、结扎、堕胎、杀婴、抄家、牵牛等手段残酷镇压,其野蛮远超日本鬼子,中共还制作大量讽刺“超生游击队”的节目,对农民捍卫自己生存底线的行为,横加污辱。

继僵贼泯之后,糊面瘫、瘟恩来一方面对已经显露灾难苗头的邓计生丝毫不作调整(团派酷吏刘奇葆等恶鬼,反而选择强化计生作为“政绩”突破口),一方面假惺惺地废除了“农业税”,却大幅调低粮食收购价,导致历经邓、江二十年计生暴政已陷入少子化的中共国农村,人口急剧流失,因为种粮完全不划算,青壮年都涌入城市打工,撑起了胡面瘫一伙以“天价房价”为目标的土地财政战略;
为应对全国范围内的耕地萎缩、田地抛荒,糊、瘟与国际犹太奸商集团沆瀣一气,以低价引进大量的转基因粮食作亿万中国屁民的口粮,并胡乱引入转基因种子,结果导致广大中国屁民(尤其是以九零后、零零后为代表的年轻群体)健康和身体素质急剧下滑,不孕不育者和癌症发病率暴增;转基因种子又对中国农业用地造成了难以修复的毁灭性破坏;

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农村已经千疮百孔,日益深陷于年轻人口崩塌造成的绝对贫困的绝境当中:
农村越来越成为老弱妇幼的“留守地”,由于少子化+人口流失日甚,农村的农业生产力迅速崩溃,大片田地因无人耕作而抛荒,(如:我的民运老乡李志友老家十多亩地就已全部抛荒),越来越多的村落因为人口崩塌而消失成为林莽、草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中共的基层组织自然也随之萎缩,而越来越多的“留守”家庭日益陷入绝对贫困的绝境,典型如甘肃省康乐农村杨改兰的“留守家庭”:
杨改兰一家七口——“超生”得来的四个小孩外加两老,仅有在外打工的老公每月的三四千工资接济,沉重的农活和家务就压在她一个弱女子的肩上,压得喘不过气来,累死累活,痛苦不堪,但却盼不到头,于是绝望地挥斧杀害自己四个孩子后,喝农药一死了之;杨改兰母子死后,受此打击,她丈夫李某某回家奔丧后,也在树林中绝望自杀——杨改兰一家也就成了绝户;

杨改兰的绝望自杀,人丁的绝望其实超过经济来源的绝望,杨改兰每月还能得到老公两三千月的接济,表面看比毛泽东时代的农民收入高多了,但实际上她遭受的是比毛泽东时代更绝望的贫困——人手缺失的贫困;很多人不明白一常识:缺钱并不可怕,缺人才是最可怕的。因此民国军阀阎锡山曾说:缺人的困难,远远大于缺钱的困难;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杨改兰身边有劳力帮手的化,她绝对不会自杀。

然而中共习不良一伙对于导致杨改兰惨案的制度原因,非但无动于衷,反而加大政治造假力度:习近平假惺惺地给中国农村老人每人每月发个百八十元人民币(连喝粥都不够),再不定期地让地方狗官带着记者,前呼后拥地跑到几个贫困户“脱贫”样板老人家中,送钱送物,然后就开动党媒高音喇叭放卫星说:

2020年全面脱贫奔小康的目标全面实现了!

而实际上是现在农村的衰败更加触目惊心了,就如朝鲜金太阳一样,习正恩大搞面子工程,在农村修了许多路,建了许多楼,但空荡荡的只有一帮老人和少得可怜的“留守”儿童,人丁崩塌的中共国农村,许多地方阴森森的如同鬼蜮,以致于江苏省的一些“计生模范”县,由于没了人,连当年计生干部都要到外地打工讨饭吃了…
刘因全先生也说:由于老龄化,他山东农村老家更贫困了,那么多农村老人不知道谁来供养和服侍,可能死在家中都没人知道…
三十多年的邓计生,对中国农村已经造成了当年蒙古、满清大屠杀所带来的“千里无人烟”效果。
当年对毛共留下的农村,废了人民公社,实行包产到户,立马就重振了;但邓小平及其继承者留下的无人村,换了什么制度能够重振呢?

中国人应该记住一个常识:缺钱的贫困不可怕,缺人的贫困才是最可怕的。

曾节明 2021.6.7 闷热少风傍晚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