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知道你噙着昏花的泪眼,离开我住过的茅舍时,啊,请相信吧。我一切都原谅。

我能够想象得出,你那孤独的身影,是怎样在一片寂寞的晚霞照耀下彳亍,就在那我们曾经无数次漫步的青石板路上。

请不要以为我那么轻易地就做出了不辞而别去流浪的决断。正因为我是如此的苦恼怎样才能较容易地割舍那缠绵的丝丝缕缕,我才下定了决心。就让我背上寡情的罪名罢,只要不使我再看见你娇小的身躯,那么可怜地背着感情的重负。

我当然知道,就青春而言,这次分别,就等于是永诀。谁说那么容易相忘呢?当那些已经逝去的日子曾经把你我联在一起的时候,我怎能忘记在这块天空下被春风鼓动着漂游的白云呢?我怎能忘记那在清晨的阳光下盛开的鲜花?又怎能忘记那在花草上双飞的蝴喋?更怎能忘记你那因欢愉而光艳照人的笑脸?

但是,当我把这些美好的情景,编织成一片幻景的云霓时,我理智的内心深处仍不能忘记,自己是这人世间许多被命运摆布的可怜的凡人之一。而且你也清楚,这一切真实的幻景毕竟不能成为生活的基础。所以,当你首先从梦幻中醒来,面对着我们爱情将要面临的命运而为之却步的时候,我不应该责怪你。

如果说,我因为自己没有完全清醒而恨过你的话,我要请求你的原谅。

当我得知你因我的离去而流下伤心的眼泪时,我似乎明白了生活中一个令人难堪的真理:这世界上那有真正随心所欲的爱情呢?从前,我感激过你的欢笑,感激过你的温柔,现在,我深深地感激你伤心的眼泪!

最后,请记取我的赠言罢,愿意记住的,不妨记住,不愿记住的,赶快忘掉。只是不要过多地背着感情的重负,去完成你今后的生活旅程!

作于一九七三年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