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然决定,步入八月之城
尽管我知道,城里,已注满苦水

一次突发事件,玷污了整个下午
躲在暗处的一个人,正在酝酿焚烧整个城市的阴谋

白天黑过了夜晚,但厕所不再收费
于是肮脏的墙上写满了关于女人的隐语或者暴动时接头的暗号

达利,或者一些更为怪异的名字
拖鞋一样耷拉在高尚的嘴边,不即不离

曲折的下午,阳光开始凋零,谎言自发聚集在城市上空
风带着蓄谋已久的苦涩,独自穿越

站在天平上,贫穷的少女用出卖与钢镚较量
只差一根火柴,空气就可以自焚了

傍晚,为了地道里仅有的一个摊位,两个男人大打出手
围观的人们在血泊中寻找坚硬的骨头
权力的授意下
这个摊位可以出卖良心,甚至所有假相

廉价的玫瑰花瓣上
素不相识的人们开始探讨漂浮在爱情之外的快感

最后,有人演化为不顾死活的蛾子
飞翔,就成了碰壁之后的短暂梦想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