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黄河边上燃起熊熊的烈火,
御风流窜,已不堪重负的土地,
在群雄逐鹿中成为迷途的羔羊,
更多的人们,更大的一部历史,
无足轻重地成为被屠戮的飞灰,
时间在滴血,在呻吟,在昏睡,
甚至,连时间也成为焚烧者本身,
与我们一起共舞,激情地共舞,
我们共同拥有一颗焚烧的灵魂,
烧遍地极天宇和骚动不宁的骸骨。

空气开始凝固,灰烬随风飞扬,
剩下的生活被写进了剧本,
像大珠小珠落玉盘那样无关痛痒,
道路依然遥远,台词依旧温馨,
故园里世代流传的掌话,
成为生命中尚可煊赫一时的堤坝,
一杯浊酒,一块硕大的幕布,
都会随时陷入无奈与绝望的支配,
而你,一个独立诞生的受造物,
缓缓地,走出我的体内。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