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想象里,孩子啊,你还要小。

你小如一个小小的花的精灵,嬉戏在月光下绽开的莲花上。穿一件玫瑰花瓣做成的衣衫,下身穿著在清晨的阳光下开放的淡蓝色的牵牛花做的裙子,那喇叭花的花边象波浪一样在月光下荡漾。

你戴一顶用花的缨络做成的帽子,象一个小小的花的皇后,但你稚气柔嫩的小手仍和现在一样。

我在透过窗棂的月色下,目光惺忪地注视着你,奇异于自己的作品如此美好。我朦胧着如在梦中,但我不怀疑这梦的真实性,就像不怀疑你在我怀里的真实性一样。

你有时化为一股花香,飘向我的心头,这时你就不存在于我的身体之外了。

但你分明躺在我的胸上,用你稚嫩的小手拨动我的心弦,我的心在震颤着,它使我忆起了少女时我心灵的第一次颤抖,但是——啊,不!那和这不一样……

当你像蓓蕾一样在我青春的躯体内孕育的时候,你是被爱的雨露哺育着成长的,孩子啊,你是爱的花朵!你是爱的结晶!当我凝视着可爱的你的时候,我怎能忘记那倾注了全部心血的他!

我疑惑于世界因为我的什么功绩而赐于我这样的无价宝。但是,如果现在有谁要把你夺去,我将象一个已经把自己心爱的东西拿来在手里的孩子,不管别人有什么理由,我都不肯给他了。

*                   *

在我的想象里,孩子呀,你还要小。

你小如一个小小的花的精灵,小如一个吻,小如一曲我心灵的歌!

一九七三年于焦塘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