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个人独裁极权而假借反腐败之名实施的权力大清洗,不仅没有清除权力腐败现象,反而使权力更加傲慢地从民心民意上践踏而过,官员的权力腐败则以更加诡诈、隐蔽的方式甚嚣尘上,如火如荼。

习近平把国家恐怖主义暴力发挥到极致,运用共产党文化的铁幕,进一步压缩思想自由、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空间,中国人的中共暴政政治奴隶和精神奴隶的可悲命运更加深化。

与之同时,习近平全面回归毛泽东原教旨主义,实行共产党党权垄断经济,使中国经济的市场活力枯竭,经济急剧下滑、失业率大幅攀升、民生艰难困苦已成必然趋势。上述情势,论证了中国国内武装反抗运动兴起的时代大背景。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当前中国国内武装反抗运动崛起面临的重大问题之一,就在于华夏同盟党、中国青年自由行动党、中国自由军蝙蝠侠战队、杨佳游击队、红砖党等等武装反抗中共暴政的政党和团队,如何才能获得充沛的行动经费和后勤保障。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所谓“海外民运”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这种时代轻蔑斜视下的渺小存在,关键性原因可以如是表述:没有努力建立起独立自主的行动经费来源和后勤保障体系;在经费和后勤保障问题上,海外民运仰欧美白左势力之鼻息,取嗟来之食,作各国白左政客的食客门人。

川普主义崛起之前数十年间,白左政客学者对中共暴政实行姑息养奸的绥靖主义。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海外民运仰白左思潮之鼻息来获取生存资源,必定丧失独立的政治人格,因此之故,海外民运长期用“保共改良”的论调,为欧美白左政客学者的绥靖主义背书;并由此逐渐枯萎凋残——一个没有独立政治人格的白左思潮的应声虫式的运动,不可能具有蓬勃的生机和前途。

为避免重蹈海外民运凋残的覆辙,中国国内武装反抗运动必须独立自主开拓革命行动经费来源和建立后勤保障机制。为实现这个战略目标,“营粮于敌”的策略原则,就是唯一有效的选择。

中共暴政是用极端国家恐怖主义暴力维护国家权力的共产党官僚私有制的政治黑手党,是中国十四亿人民的公敌;中共千万贪官污吏则是中共暴政,这个人民公敌的生命体现者。对于当代的中国国内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而言,所谓“营粮于敌”的策略原则,具体主要就是指,自主取得中共贪官污吏凭借腐败权力攫取的脏钱,用于摧毁中共暴政的武装反抗,以及对处于生存困境中的底层民众,实行人道救援。

据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的“私人密使”转达的信息,受到整肃之前,孙力军曾经主持过一项由中共中央书记处交办的秘密调查,调查报告的题目是“贪腐干部保存贪腐所得财富的方式”。孙力军主持的这份秘密调查报告指出,中共贪官污吏除将脏钱转移到海外之外,在国内保存腐败所得财富的最主要方式,就是以现金、金条、珠宝的形式藏匿在秘密居所,甚至家中;在所调查的案例中,70%的贪污所得,都是用这种方式保存;借助白手套把赃款转移成银行存款或者金融产品的,则不到2%。由此可见,中共官员完全清楚,中共的国有银行,实质都是对社会进行金融监控的秘密警察组织。

根据孙力军主持的这份秘密调查报告可知,中共官员的房产、秘密和公开的居所,都是藏匿其利用腐败权力敛聚的肮脏财富的主要地点。中共千万狗官,无官不贪,无吏不腐;他们早已按照邓小平的指示,先富起来了,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甚至超亿万富翁。他们藏匿在秘密居所和家中的现金、金条、珠宝,正可以成为中国国内武装反抗运动取之不竭的经费来源。

中国国内武装反抗运动自主取得中共千万贪官污吏的腐败所得财富,用于摧毁中共暴政的政治运动和对底层民众的人道救济,乃天道民心之所欲,符合正义原则和法的精神。

人民在暴政前起义的权利,是高于人定法的自然法所赋与的政治权利,是天赋人权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而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正意味着人民行使在暴政前起义权利的一种经典方式。中共狗官凭借中共暴政的腐败权力攫取民脂民膏,乃是违背自然法,违背天道民心的犯罪行为。所以,国内武装反抗运动自主取得中共狗官的贪腐财富,用于摧毁中共暴政的革命运动,天然具有正义性,并符合自然法的精神——是天道人心赋与劫取中共狗官贪腐之财富所得用于摧毁中共暴政的运动,以不证自明的合法性。

同时,中国国内武装反抗运动各政党、团队自主取得中共狗官的贪腐所得财富,还具有极大的安全系数。根据前述孙力军主持的秘密调查报告,丢失贪腐所得财富的中共干部,100%没有报案。其原因简单而明确,因为他们无法说明所丧失的巨额财富的来源。因此,自主取得中共狗官脏钱的行动,天然能够避开中共警察的侦查权。根据以上所述,自主取得中共千万贪官污吏藏匿在秘密居所,甚至家中的贪腐所得,可以为中国国内武装反抗运动创建既符合自然法,又具有极高安全系数,同时还取之不竭的行动经费来源。

为保持独立的政治人格,避免重蹈海外民运作国际白左政客的食客门人的覆辙,中国国内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必须坚定不移地实施“营粮于敌”的策略原则,创建独立自主的后勤保障体系——保持独立政治人格,才能确保武装反抗运动对自由中国事业的忠诚。

《自由圣火》网站 中国武装反抗运动信息发布平台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