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代撰

据中共内部良知人士通报,中共的特战兵团四千余人,在缅甸政府军配合下,身着缅甸军服,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进入缅甸,对缅北中国武装反抗运动实施代号为“最后打击”的第二次军事围剿。

此次军事围剿行动历时约四十天,已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底结束。包括V字旅在内的缅北中国反抗运动各团队,采取“避免在中共选定的战场和时间节点与共军决战”的策略原则,向金三角全境和缅甸若开邦与孟加拉边境的广大区域,实施战略转进,避敌锋芒。中共特种兵团虽然出动侦打一体的无人机等高科技军事装备,但是,在缅北中国自由战士成功实施上述策略原则,以及缅甸山高林密的地理因素共同作用下,中共此次军事围剿最终由于找不到攻击目标,而徒费钱粮,只能无功而返。

尽管中共特战兵团此次军事行动没有达成消灭缅北中国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的战略目的,却对缅甸人民犯下新的罪行。据《自由圣火》网站在缅甸的义工通讯员提供的信息,中共派出营级战斗单位,对缅甸民主运动民军的几处由学校临时改造而成的训练基地实施大屠杀式的清剿,连妇女儿童也不放过;中共军也受到缅甸民军的强烈反击。主要由大学和高中学生担任各级指挥官的缅甸民军,作战风格雄烈悲壮,不止一次出现年轻民军战士身绑炸药,冲入敌阵的战例,给中共军队造成一定程度的人员伤亡,更极大震慑了中共军队的军心战志。与之同时,包括V字旅在内的缅北中国武装反抗运动各团队,寻找有利战机,对敏昂莱军政府的多处哨所实施打击,以缴获武器弹药、军粮药品,完成后勤补给。中共特战兵团协助缅甸军政府,攻击缅甸民军,证明中共暴政就是敏昂莱军事独裁政权的后台;缅北中国自由战士打击缅甸军政府的军事哨所,则证明中国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已经同缅甸民主运动形成事实上的战略同盟。

从中共暴政第二次军事围剿无功而返的事实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共暴政消灭缅北中国自由战士的战略企图再次遭到失败;在现实的国内外情势背景之下,对于缅北中国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而言,“存在就是真理”——只要缅北中国武装反抗中共暴政政治基地存在,它的示范作用就意味着,中国国内的武装反抗运动各政党、团队能够获得“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支撑点:进可以打击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政的决策和执行机构,以及惩罚怙恶不悛的中共狗官恶警;退则能够以缅北深山密林作为顽强存在的依托。虽然中共暴政在中缅边境设置长达五百公里的铁丝网墙,但是,只要事先作好充分准备,从其它方向越过边境,辗转进入缅甸的深山密林,仍然是具有现实可行性的方案。

据《自由圣火》网站联络人员传递的信息,以及中共体制内良知人士透露的信息,二零二一年春夏之交,包括V字旅在内的缅北中国自由战士各团队,就开始实施“返国战略”。相当数量身份没有暴露的中国自由战士,借中共暴政强令所谓“非法滞留缅北人员”大规模返国之机,回到国内,准备在国内开辟打击中共暴政的战场。中国国内的各武装反抗中共暴政团队,也正筹谋在二零二二年、二零二三年、二零二四年的政治敏感时间节点上,展开对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政的决策和执行机构,实施具有强大政治震撼力的打击。

无论中国国内的武装反抗团队,还是执行“返国战略”的缅北中国自由战士,当前都面临中共暴政的高科技监控系统造成的行动困难。大中城市各式各类监控系统密如蛛网,成为武装反抗运动筹划作战出击行动的重大障碍。如何反制中共的高科技社会监控机制,找到中共监控机制的盲区加以有效利用,乃是中国国内武装反抗运动当前必须面对的课题。

正由于中国的小城镇和广大乡村还没有建立起完备的高科技监控网络,主要在小城镇和乡村活动的武装反抗运动团队杨佳游击队,取得重大战果。二零二一年度,杨佳游击队完成约八十余起严惩恶贯满盈、怙恶不悛的中共狗官恶警的任务;中共公安部为此不得不发出内部通报,要求各级公安单位一律将政治性严惩狗官恶警的案件,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中共公安部显然企图以此来瞒天过海,降低武装反抗运动的影响,但是,杨佳游击队二零二一年的战绩已经通过“耳语”的方式,在底层民众和中共狗官恶警中引发震撼性心理效应——底层民众额手称庆,皆有艳羡效法之心;中共狗官恶警则心生恐惧,怠政躺平以求自保的现象正在迅速蔓延。

中共暴政的高科技社会监控网络和秘密警察统治,给国内武装反抗运动造成必须克服的重大障碍,不过,与之同时,中国武装反抗运动也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战略机遇期。习近平十年折腾,十年政治裸奔,终于在二零二一年显示出经济断崖式坠落的恶果。民营经济凋敝、国营经济低效腐败,失业率狂飚突起,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总失业人口已达三亿;民生艰难,民怨沸腾,民心思变;另一方面,中共地方财政来源枯竭,全国由地方财政支付薪金的公务员普遍无法领到全额工资,于是,官心动荡,怨忿横生;用怠政躺平的方式,对习近平进行“合理非”抗争,已经成为中共千万贪官污吏的共识。

更致命之处在于,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之后的种种征兆表明,中共内部的权力之争已经上升为中共党内斗争最惨烈的形式,即政治路线之争。围绕邓小平、江泽民的中共权贵市场经济式的改革开放路线应当受到肯定还是否定、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路线应当受到肯定还是否定,这两个问题所展开的此次政治路线斗争,将以极其激烈的形式急剧升温。

上述中共暴政和习近平当局全面的经济政治危机,正是中国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发展的战略机遇期。相信二零二二年必是中国国内武装反抗中共暴政运动高挂云帆,乘风破浪,直向沧海之年。

《自由圣火》网站  中国武装反抗运动信息发布平台

二零二二年一月四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