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建平:别把川普毁了

轰轰烈烈的2020美国总统大选已尘埃落定,但挺川反川,此挺彼挺,余波未平,仍在角力。中国泛自由派在这场混战中的整体表现乏善可陈,令人忧虑。自始至终反川的川黑自不待言,极端狂热以至于陷入迷信的挺川派也很危险。只有立场,没有原则,没有是非,川普说什么、做什么都绝对正确,不可反思,不得批评,骨子里透着专制思维与独裁价值。两方言行折射出的价值理念和方法论都失之偏颇,都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爱之欲轻生、恶之欲其死的极端思维。作为一个民族思想先锋的自由派尚且如此,中国的转型前景堪忧。

作为一位另类的、自以为理性的挺川人,我孤独、彷徨,心神不宁、手足无措,食不甘味,夜不能寐,欲言又止,止复欲言。可以想见,本文这样的观点会遭到左右如何的夹攻,更可怕的是漠视。顾不得那么多了,说出来比憋闷好。

我有一万个理由挺川且永远继续挺川,有一万个理由拒绝且永不接受拜登,但也有一万个理由不能全盘接受川普和/或其狂热支持者的以下做法:

1、不能认同选举一定舞弊的说法。舞弊大体包括三类:拜登阵营有目的、有计划地组织实施的、规模足以改变选举结果的系统性舞弊;拜登阵营的支持者或川普阵营的强烈反对者自发实施、拜登阵营不知情、规模又足以改变选举结果的第三方舞弊;外部势力在拜登阵营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的意图使拜登获胜的大规模选举操纵。

无论哪类,有无舞弊,存在三种可能性:没有舞弊;有舞弊但拿不出证据,吃哑巴亏;舞弊了,证据确凿,但川普被黑被冤。总统选举涉及州和联邦两个层面以及选务官、议会、法院等多个环节,两党、中立人分布其中。从制度层面看,前两类舞弊可能性不大。积极方面看,美国具有非常成熟的选举制度体系,联邦和州两个层面的选举法律极为严密。从实际控制角度看,川普阵营是占上风的。比如,联邦选举委员会六名委员中,共和党人占三席,均由川普提名,独立人士一席,民主党只占二席。联邦最高法九名大法官共和党提名六人,其中三人川普提名。宾州、威斯康星、密歇根、乔治亚、亚利桑那等五个生死战场州中,参众两院全部由共和党控制(https://ballotpedia.org),乔、亚州长也为共和党人,只有其余三州州长由民主党控制。消极方面看,选举舞弊是联邦重罪,很多人在很不容易得手、很容易被发现的情况下冒极大风险为拜登谋,犯罪动机不足。不图名、不为利的第三方舞弊更不可想象。

川普阵营经历了两个多月的抗争,听证会、重新计票、数十起诉讼,无一翻盘。洪洞县里没好人,所有这些人无一另外地背离良知,不公不义,都毫无职业道德,都被威胁利诱,都与川普有仇,以至于都睁眼说瞎话,颠倒黑白,让川普遭受窦娥冤,这不太可能!果如此,说明川普以及共和党整体不得人心到了极致,他就不可能赢,何须作弊?作为现任执政方,如果真有确凿证据,参议院一个听证会足以在全世界面前吊打舞弊,只要把“多猫腻”计票系统的恶行演之于众,还怕州务卿偏心、法官枉法裁判?川普阵营既有这样做的动机,又有这样做的能力,但没有做,只能说明没有真凭实据。鲍威尔、林伍德两位大律师,曾经言之凿凿数以百万计作弊的“海怪”还是不见踪影,美军在德国缴获的窃票系统今何在?而本来是很容易证明的。

哑巴亏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不太大。那么多地方、那么多人、那么多环节,单方面作那么多弊而能掩盖得那么完美,不留一点蛛丝马迹,不容易。个别、零星的舞弊、错误是完全可能的,并可不留痕迹。比如一个特别忌恨川普的邮差,了解到某些居民很可能投川普,于是他把邮寄选票销毁,但数量有限,作案机会、时间,销毁罪证条件、环境都有限。这类错弊不影响大局并且双方机会均等,狂热的川粉同样可干。

在最高法院驳回德州诉讼之前,相信选举存在舞弊尚无不可,但最高法院的终局裁决出来以后,舞弊说就很难成立了,它和哑巴亏都不能再作为政治不服从的理由了。真理与谬误、天使与魔鬼一层纸。你可以内心继续不服,可以感情上不接受,可以言论上不服输,但在行动上不能不服从权威的终局裁决,否则就是输打赢要、胡搅蛮缠,性质上就是拒不执行生效裁判,不承认民主理念,不服从宪政机制。如果没有一个了断,纷争的一方没完没了,认定己方绝对正义,对方绝对邪恶,不承认任何权威,那文明政治就不复存在,只能回到丛林,以暴力、实力作为最终归宿。所有的法律程序走完以后,川普本应该发表一个败选演说:我(内心)不服但我服从(裁判),承诺和平交权,体面谢幕,留下一个失败英雄的光辉道义形象。可川普阵营没有这样做,而是寄希望于彭斯的参议院颠覆、民众的继续上街,继续做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性质蜕变的“抗争”,不明不智,令人扼腕。

2、不能认同选举失利归因认定。川普阵营乃至共和党至今尚无像样的选后分析与检讨,很多人一味认定对方舞弊是川普败选的根原。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选举失利,岂能一弊了之?一个老态龙钟、昏昏欲睡的拜登躲在地下室躺着赢了一场看似没有理由赢得的选举,不可思议、不可接受!是啊,不能赢的赢了,不该输的却输了,这恰恰是最大的问题,原因究竟何在?真的全拜舞弊所赐?总统选举是芸芸众生在诸多因素上的综合取舍,多因一果,任何一方面的细小变化都可以改变结果。如果眼光被舞弊之叶遮蔽,“执”于一隅,那社会价值取向、候选人政治德性等因素就可能被刻意忽略。

很可能不是舞弊,而是美国人、世界不配拥有川普!人们堕落了,社会病重了,多数人深思熟虑地、心甘情愿地选择了拜登和民主党所代表的价值、政策和短期利益,他们愿意、需要随心所欲、放荡无度、泛滥成灾的“自由”。偷渡给你发卡,贫穷给你发钱,大麻、毒品任你抽,澡堂、厕所任你溜(性别认同),男搞男,女玩女,无祷告之乱耳,无约束之劳形,岂不快哉?总之,川普携川普主义试图对后现代极左思潮拨乱反正的努力、苦口婆心的呐喊不被庸众所接受,青蛙求王,舍川取拜也。

很可能,川普个性过于特别,常人难以接受,失人过多。政治是争取民意、获得最大支持的艺术,就连毛氏泽东土皇帝也深谙“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的道理。你纵有天大的理想、抱负与才能,纵有经天纬地的济世良方,得先拿到权力,要拿到权力,就要人选你,要人选你就要让人服你,要人服你有无数的方法,政治家一切所作所为所言,其实都是在争取朋友最多化、敌人最少化。

从消极角度看,少树敌为基本功。而在这方面,川普是存在缺陷的。有人说这次选举是川普和川普的选举,最后是川普打败了川普,讨厌、反对川普者打败了喜欢、支持川普者,这不无道理。如果他个性稍微收敛一些,言辞稍微谨慎一些,激起的情绪性反弹稍微小一点,结果就可能完全不同,因为在几个关键摇摆州差距很小。比如说,川普如果对麦凯恩及其遗孀辛迪稍微尊重些,亚利桑那州必属川普,那可是共和党的大本营、一个四年前大赢希拉里的宝地啊。你对一个军功赫赫、枝繁叶茂、影响巨大的麦凯恩家族不客气,他们也对你不客气,“只要不是川普,谁都行”。多大的仇恨非要不顾后果与一个去世的人较劲呢?辛迪有多讨厌川普才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叛党”,撰文“《共和党党员投票给拜登的理由》”?“川普哪怕表现出一盎司的真诚,也能够赢得辛迪的支持。”此评可见一斑。

有人认为,川普的个性瑕不掩瑜,不认为它对选举有影响。更有甚者,有人大加肯定、美化,认为那是川普人格的一部分,是“率真”、“真性情”。殊不知,政治人物不是凡夫俗子,这个真性情因其公共性而具有了政治道德属性。一念、一言、一行可以安邦、兴邦,也可以损邦、毁邦,政治人物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从虚伪的讲政治到莽夫式的口无遮拦。政治家应当有博大的胸怀,海纳百川,包容异己,甚至要当受气包,做孙子,挨批挨骂,因为你掌握公权,代表公共理性,怕热就别进厨房。真正的果断,理性的强势展现的是领导力,睚眦必报体现是霸道,为政治道德所不容。庙堂不是养牛场,由不得江湖快意,随心所欲,必要的文饰是修养,是德性,是智慧。

客户是商人的上帝,选民是政治家的上帝,上帝是应当敬畏的。政治家不能无原则迎合、讨好民意,也不能目无一切,罔顾民意。自以为一心为公,站在公益制高点上没有任何敬畏,什么都不在乎,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和谁撕和谁撕,这其实极其可怕,本质上是一种我行我素、唯我独尊的独裁心态。无所忌惮、无所畏惧、不可驾驭的政治家是不可取的,越伟大越可怕。民主制度就是要给他上套,驯服他,让他有所顾忌。一个能掩饰、会道歉、知进退的川普远胜于这个“真性情”川普。一边呕心沥血谋求支持,另一面恶言相向,与人交恶很不明智。

强梁者不得其死,在民主政治下,政治人过于强势必自食其果。选举政治真正体现“得民心者得天下”。不要认为每一个人都那么理性、高尚,深明大义。人是有情绪、有感性好恶的,并且它可能凌驾于公义之上。凡夫俗子有时完全可以基于情绪性好恶而不顾党派、国家利益,把原则、理念、纲领、政策抛诸脑后。你牛,你历害,你表现你的真性情,那好,我就反对你,我也体现我的真心情,把票投给任何非川普候选人。你的“真性情”留给你的同温层受用吧!

极端川粉或说川普的政治德性完美无缺,无需改变,此谬之大不言自明;或说虽有不足,但天性难改。此性格决定论等于否定人有自由意志和道德能力,人不能控制自己的言行,一切都被性格决定,只能顺其自然,错谬昭彰。

壮志未酬身先死!再好的主义不执政也是白搭。不正确地反思、总结,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很可悲。一场选战的失败既是候选人个人的失败,也是其所属政党的失败,理应从政党理念、公共政策到候选人个人因素、选战策略等各方面进行全面、客观、公允的反思和检讨。即使不找战犯,也要有个起码的姿态,这是现代政党政治的基本要求,在这方面,台湾比美国优秀。

3、不能打倒彭斯。彭斯从根本上并无否决选举人团决议的实体宪法权力,选举结果在参议院的“通过”只是走程序。如果作为参议长的现任副总统可以罔顾民意和选举人团的选举结果,一人或者号召本党团在参议院否决大选结果,那就不存在真正的选举了。任何现任副总统都希望本党甚至本人继续执政,无论选民、选举人团的选举结果如何,参议院多数甚至参议长一人就可以颠覆大选结果,那任何选举都没有意义,都可以被否决,那就必然一党甚至一人专政。这样不择手段的做法缺德、非法且愚蠢,它无异于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明抢,不但根本不可能得逞,还会反误卿卿性命。彭斯与川普何尝不是密切的利益攸关者,何尝不想继任副总统?他明白这样的常识,绝不能那样自欺欺人,自取其辱,未承诺在参议院无理取闹杯葛选举结果,这再正常不过,可竟然立即被当作叛徒、内奸而打倒,造谣抹黑,谩骂咒诅,口诛笔伐,舆论汹汹,必欲除之而后快,这背后不可能没有川普的意思(最少是放任)。它让人想到大独裁者毛氏打倒刘、林的架势,似乎到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暴政环境,令人不寒而栗。对彭斯这样一位老成持重、受人尊重的“亲密战友”如此无情下如此毒手,更令人心寒(联想到“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它悖情、悖理、悖德、悖政,甚至有悖于川普自身的利益。

4、不能支持川普另立新党。不知川普本人是否真有此打算,但不少人正在鼓噪川普另起炉灶,另建新党,这是极其愚蠢甚至堪称恶毒的想法,足以毁掉川普,灭了共和党。百年老党共和党到了川普时代就丧失灵魂,堕落不堪,都被“深层政府”、“华盛顿沼泽”腐蚀了?为了实现伟大的川普主义理想就必须打烂它?它内部不和,挺川不力,骂娘、掀桌子在所不辞?选举失利是因为这个党不好,为了理想,重新建立一个纯而又纯的党内无帮无派的一统党、川普党?那不就是自上而下绝对服从的列宁式革命党、独裁党、专制党吗?文明政治下的任何政党岂能是一团和气的一言堂?万恶的民主党舞弊窃权,可恶的共和党中又有建制派、反川派,吃里爬外,与民主党狼狈为奸。万方有罪,本躬无错!岂有此理!川普要做的是放低身段,修复党内关系,重整共和党旗鼓,而不是对那些党内“坏蛋”刻骨仇恨,不共戴天,要学会包容、妥协,与“竖子”共谋,否则建一万次党还会分裂。别看民调瞎BB,如果建党成真,川普必将成为宋楚瑜第二,众叛亲离为期不远,共和党将沦落风尘,民主党则将成得利渔翁,一党独大。

川普、川普主义将往何处去?几种可能的结果。其一,不进不退,影响日微,曾经的川普大帝淡出舞台,自然消亡。其二,没有反思,没有纠错,一意孤行,将错就错,甚至变本加厉瞎折腾,川普必落得个众叛亲离,孤家寡人,川普主义也将随风而去。第三,吸取教训,改善作风,卧薪尝胆,积蓄力量,本人或代理人东山再起,或通过媒体、舆论继续发挥无可替代的政治影响力,成为无冕之王,川普主义发扬光大。

真正的川普支持者应该是理性的,希望第三种情况出现。有什么样的拥趸就有什么样的政治人物。何去何从,取决于川普本人,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支持者,放任、纵容川普的弱点,无条件接受一切将会宠坏川普、毁掉川普。有一群基督徒打着“主”的旗号为迷信川普披上宗教信仰的合理外衣,认为川普是天选之子,无论做什么、怎么做都代表上帝,都在替天行道,为川普的一切行为提供超越性正当性支持,更为恐怖。

中国自由派担负着促进中国民主转型的历史使命,理应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待、评价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支持谁、反对谁,哪方面要支持,哪方面该批评应有理性的思考。立言是立德、立功的基础,以其昏昏必自昏昏,不可能使人昭昭,连看都看不出是非对错,价值尺度紊乱,怎么可能自己行得正确,怎么对民主转型有功绩?世界问题、美国问题、中国问题首先都是观念问题,制度问题在后,在给定的既有政治制度之下,能使其改变的只有观念。

可见,中国自由派挺川反川之见兹事体大,事关中国未来。希望乎,绝望乎?

(20210206)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nowy mountain peak against blue sky

汪湖:平民

当他们 / 声嘶力竭的口号,无法搅乱 / 琐碎的现实和黑暗的制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