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庸:高智晟:我心中永远的怀念

智晟 (图片来源:网络)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哦……”,每当这个旋律在心中涌起,少年高智晟的形像就立在眼前,那么率真,那么腼腆。他出生在陕北的偏僻村落,小小的村庄是破败的和贫瘠的,穷困使那里的孩子从小就懂得劳动为生。高智晟15岁带着弟弟到300公里外的煤窑挖煤活口,弟弟腿被砸伤,被窑主赶了出来。他为农民打工挣钱养活弟弟,后来预支农民20天工钱送弟弟去车站,买票投奔西安的二哥。回来后,高智晟补足了所欠20天活儿,还义务为农民干了7天。农民很诧异:为什么不一走了之呢?少年高智晟憨厚地一笑:那还叫人哩?我由此认识了高智晟,认识了他的纯朴的秉性,认识了他的无私的品德。从此,高智晟的形像留驻在我心中,成为我时刻惕励自己的榜样。

高智晟仅念完初中就背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初中的文化水平为他走向社会奠定了必要的基础,凭借这点识文断字能力而自学大学法律专业,成为执业律师,逐渐走上人生的辉煌之路。他的勤奋好学,他的不甘落后,他的乐善好施,他的不惧邪恶,这些素质都扶助他奔向美好的前程。高智晟,这个从穷窝里出来的穷孩子就是靠这些很平凡的品德创造了不平凡的业绩,成为众人敬仰的杰出人士。

高律师处理医疗事故案件是他在执业中显示维权的重要一页。《中国律师报》1988年7月15日刊登一篇文章称:“一个因医疗事故双耳失聪的孩子,官司从(孩子)5月大一直打到6岁仍未讨回公道,被告扬言宁肯花100万元也不会让他们打赢官司。全国哪一位律师愿为孩子讨回公道,请与本报联系。”高律师同报社联系,愿代理此案。经报社与起诉方慎重研究,决定聘用高律师辩护。案情是:辽宁省丹东市铁路医院医生错用药品导致患儿丧失听力,虽然有关部门鉴定为医疗事故,但铁路医院只报销了医疗费用,给予一次性经济补助6000元。高律师依据患儿一生实际损失,物质的和精神的,引用相关法律条令,使这名患儿获得物质损害赔偿63.7万元,精神损害赔偿20万元。象这类医疗事故案件,高律师代理多起,均以得到相应赔偿而胜诉。谈到体会,高律师说:“我至今不能忘记在我困难时帮助过我的人。我只能用自己的诚实劳动来报答社会,用尽可能多地去帮助他人的方式,避免使自己也变得麻木起来,以使作为律师的我不致远离正义与善良。”以正义报答正义,以善良报答善良,这个简明的逻辑使高智晟的形像在我心中矗立起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维护正义和心地善良是不可或缺的要件。

从处理医疗事故的案件可以看出,这位虎背熊腰人士似乎不大懂得社会的复杂性,看不到处处暗箭难防。他打赢一场又一场官司,不少是免费的,由此显露了头角,招惹一些人不满:“你图什么呢?就让老百姓说你个好?知道有多少人讨厌你吗?”真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有位律师公然称:“我知道高智晟,象一条疯狗一样满世界跑,人见人恨。”高智晟倒也豁达,拍拍对方肩膀:“我这条疯狗可没有咬普通老百姓啊。”再有,他接了一桩免费法律援助的刑事案件,作了充分的调查取证,最后却“黄”了,一打听,当事人冷冷地说:“你接了对方4万块,我还敢用你吗?就是免费,我也得想想后果。”以收受4万元的假证从中挑拨,将高智晟排除在外。社会啊社会,险恶的社会已经向高智晟露出尖牙利齿,这位陕北汉子有足够的应付能力吗?他的律师事业刚刚起步,他的执业之路还长,他能够看清隐藏在前面的种种埋伏和陷阱吗?我真为他担心。

高智晟在办案过程中接触了越来越多的违法事件,了解了越来越多的社会不平。办案,就是依法维护公正,依法纠正错位。他要保卫受冤屈者的应有权益,伸张被迫害者的正直要求。这些体制内的种种判断,在他的思维运行中,很自然地导致突破现行法律局限而追求进一步的反不公、反不义、反专断、反特权。郭飞雄在太石村发动村民要求罢免贪腐村长的活动就是一次反不公、反不义的和平抗争试验,高智晟给予积极支持。根据太石村的试验以及众多的维权抗暴活动,高智晟领悟到维护民众权益的重要意义。维护民权,能够与群众切身利益密切结合,容易被群众理解和接受。因此,2005年底,高智晟决定以发动接力绝食的形式,进行一场大规模的维权抗暴运动。绝食限于24小时,众人连续接力,以此表示对权益受损、暴力侵凌的不满。这样的表态方式迅速得到大众认同,很快推向全国,29个省市都出现响应者,全球20几个国家和地区出现支持者。他认为:“极短的时间内,民运界、维权界、上访群体、下岗工人、失地农民,社会各界参加到同一个运动中来的本身,即是我们的胜利。”这时,高智晟已经走出体制内维权的境地,他要探讨突破现有体制的维权之路,他要探讨将维权与民权联系起来的途径,他要在维权中注入民主与自由的内容,他要通过这样的维权之路而与政权的专制性作一番较量。此中的风险,此中的未知,都是肯定存在的,因此,不能不佩服高智晟的大胆的勇敢的精神。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按照高智晟的设想,接力绝食只是抗暴的初级形式,进一步应发展为街头化、组织化、政治化、非暴力化,“四化”是他发动民主运动的蓝图。此时的高智晟已经沉思于一个全新的领域,他从未涉足的新区。

街头化是取得游行示威的权利,组织化是取得结社的权利,政治化是突出运动的主要标的,非暴力化是对运动成本的选择,这些就是争取民众权益的必由之路。然而,它遭到以“天安门母亲”面目出现的丁子霖的反对。在致高智晟的公开信中,丁子霖反对高智晟“放弃律师职业而去从事政治活动”,认为“把维权行动政治化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中国不能再搞什么群众运动了,即使象1989年那样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也不能再搞第二次”,连绝食活动都不应搞。她告诫:“每一个维权个案最终得通过法律手段去解决”。她推荐天安门母亲的维权活动,就是每年给最高当局写一两次信,恳请权力者跟她们对话、协商,“求得‘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虽然11年过去了,“至今没有得到政府方面的回应”,还是要继续写下去。高智晟在回信中,关于“从事政治活动”,他指出:“人类社会中,任何禁止或者是事实上禁止普通人参与的政治都是最邪恶和最不道德的政治”,普通人不参与“政治”正是上了“最邪恶的政治”的当;关于“政治与法律的关系”,他指出:“在制度文明方面,法律本身即是政治游戏规则运动的结果。政治的文明和本质决定着法律的文明和本质。离开对政治的关心而去谈法治,得到的只能是任人宰割的悲惨结果。”对丁子霖的挑战,高智晟的回答可谓高屋建瓴。这一争论表明,以丁子霖为代表一派势力对中共政权的本质抱有幻觉,以为这个政权可以迎合民众的政治要求(例如公正解决“六四”问题)而作出某种根本性妥协。丁子霖不仅对自己这一根本性错误毫无认识,而且以公开信的方式反对绝食抗暴、反对维权活动政治化,恰恰是适应了当局亟于摆脱高智晟围攻阵势的需要。

法轮功学员不断遭受非人性迫害是社会问题中的新课题,引起高智晟极大关注。为识别真相,他摆脱20多名便衣跟踪,到山东和东北进行10多天秘密调查,由此揭开了江泽民权力系统大规模残暴镇压法轮功学员的内幕。高智晟以公开信方式将内幕中种种黑暗诉诸社会,让诸多骇人听闻的事实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这对人们切实认识中共本质很有助益。(1)在致吴邦国公开信中,他指出:镇压法轮功,违反中国《刑法》关于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同时,《刑法》只能追究人的行为而不能追究人的思想和身份。诸如此类的指责,是以“现行法”揭露“非法”。其实,中共向来蔑视法制,现行法往往成为虚文,反对所谓“邪教”、成立“610办公室”、规定法院不受理法轮功学员诉讼申请、律师不得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等才是实际执行的法。更恶劣的是,放任执法者对法轮功学员施暴则是没有文件规定、宽松度相当大的法。中共的暴政就通过这些“非法之法”而实施。(2)在致胡、温公开信中,他揭露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野蛮和残忍。且举一例:王德江在友人家中被抓,治保主任先用椅子将其砸倒在地,又将其一脚踢致昏迷。然后送烟台洗脑班,再转招远洗脑站,强迫看污蔑大法录像,强迫写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七八天不准睡觉,仍不屈服,就强行上手拷、脚镣。第10天强迫灌食,又将其双手背拷并吊在暖气管上,只能脚尖沾地,因血流不畅而使双腿黑青,无法走路。医生说只能截肢,家中无钱支付,只好回家,由80多岁老母扶侍。这个洗脑过程清楚地说明,以暴力横行天下,必然以暴力对待意识形态的不同选择,这个党的价值观是暴力决定一切。(3)在致胡、温公开信中,还可看到镇压法轮功学员时制造的恐怖心理。恐怖,是中共实施专政的必要前提,在恐怖中便于制造人间灾难。例如,贺秀玲经历百般折磨,奄奄一息时送入太平间,准备焚烧。亲人跪在面前历数她反抗暴政所受苦难,突然发现“死者”眼角流出泪珠,忙唤医生诊断。医生检查后证明心脏尚在搏动,但他迅速撕碎心电图,慌忙喊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匆匆逃离,致贺秀玲于亲人绝望的恸哭中永别人间。医生的表现说明,恐惧使他丧失了人性,摧毁了他的职业道德,暴政的严厉性慑服了他,让他甘做奴才。这个体制的反人道、反文明的本质于此可见。(4)在致胡、温公开信中,记录了大量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极其残忍、极其下流的刑罚,令人不忍卒读。这里举一个上老虎凳的刑罚事例。受刑者被按在老虎凳上,双手反梆在后背木棍两头,胸前、大腿根、小腿前各有铁棍固定在老虎凳上,全身便不能动弹,双脚被扣上铁环。行刑时,两个刑者抓住固定在后背的双手,从后面经过头顶绕到前面。只听骨头喀嚓喀嚓作响,骨节断开,受刑者感到撕心裂肺般疼痛。如此反复多次。然后,按住受刑者头部往胯处弯,因胸前和腹部皆有铁棍横阻,一种即将窒息的疼痛感使全身不住地颤抖,有时会昏死过去,用冷水或热水浇醒,再施同法。这些刑罚简直比兽类的弱肉强食还要野蛮,还要低级,还要下流,还要残忍。这里就无需列举公开信揭露的比老虎凳刑罚更野蛮、更低级、更下流、更残忍的事例了,比如,将女学员扒光,大字型绑在床上,用墩布木把或刷子往阴道里反复捅……,再如,用电棍将男学员小便击穿,再用铁棍将小便头击碎……。无需再举了!中共的专制制度,从高智晟揭露的事实看,是一座比奥斯维辛还奥斯维辛、比古拉格还古拉格的牢狱!高智晟用4封公开信,让全社会如此清楚地认识中共的这种本质,他的功绩是伟大的。

高智晟的杰出功绩和勇敢精神在民间受到由衷拥戴。人们得知他的行踪后,在路旁等候,纷纷向他倾诉衷肠;他在成都车站下车,一个青年冒着被抓捕的危险送他一本《甘地传》;听说他的处境堪忧,有些人愿意为他提供安全住地,有些人愿意到他身边提供服务。盘古摇滚乐队用陕北信天游的旋律谱写了只有一句歌词的曲子:“你晓得,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呦……,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哎……,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喽……,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哪……”。这是民众的心声,寓意无穷,回肠荡气。

高智晟的杰出功绩和勇敢精神在国际得到广泛支持。美国、加拿大、欧洲的议会或议员发出声援高智晟的决议或声明。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决议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停止骚扰高智晟,欧盟两次抗议北京政府对高智晟的骚扰。欧洲议会负责人权与民主事务的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向高智晟保证让世界人民知道中国政权迫害法轮动学员的实情,把它看作全人类共同的灾难。一些人权团体也多次表示关注法轮功学员与高智晟的人权遭受侵犯,发出强烈纠正的呼吁。高智晟获得多项国际奖: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授予“勇敢提倡者奖”,新西兰亚太人权基金会授予“第一类维权斗士奖”,新西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授予特别人权英雄奖首奖,美国民主教育基金会授予“杰出民主人士奖”……。特别令人感动的是,当中共制造高智晟服罪、认罪的舆论后,美国律师协会于2010年8月6日将“国际人权律师奖”授予高智晟,这是对他毫不屈服的褒扬。

是的,他并未屈服!当他的律师事务所被强迫关闭、当特务昼夜监控高全家时,他仍然一篇又一篇发出揭露中共罪行、控诉特务围堵的文章,让世界了解真相。2006年8月15日他被秘密抓捕,遭受酷刑折磨。酷刑不能使之屈服,又以心理战予以围攻。在狱中,为他播放大量反映战争时期历史的影视片断,还直白道:“我们并不是想通过这些历史来唤起你的良知,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们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才换来的政权。是想让你明白,我们不会拱手将政权让给你们这些人的。”高智晟不为所动。于是,以刑罚之重进行威胁。审判者说:“(你这个案子)是我们89年之后在个案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性行动。一个人的案件上,我们从未投入过这么多的精力,咱们的干警同志多辛苦啊。光绝食维权一项,全国汇总上来的案件就有188套,一车也拉不完。你的案件给党和人民造成多大的麻烦,我们判你个无期徒刑也不为过。”还告诉他,中央政法委为他成立专案组,每星期召开一次由中央政法委主持的会议,研究动态,决定对策。高智晟仍不为所动。于是,又搬出党内知情人士,试图劝解。来人说:“老高,你是个好人,我们希望你能有个相对好的结果”,“如果你长期被关押,那些抓你的人就会更加肆无忌惮。”高智晟依然不为所动。于是,抬出亲情,企图软化。审判者说:“我们对付你的手段多着呢,包括把你的大哥押来,让他跪在你面前陪你,什么时候你低头(认罪),什么时候再让他回陕北。”这个灭绝人性的办法触动了高智晟内心的隐忧:大哥要为我受罪!审判者进一步说:“你的老婆孩子就在我们手心里。”他说的是事实:耿和外出,4个特务贴身跟踪,把她打得头破血流、牙齿松动、手指折伤;格格上学,特务骚扰,造成心理伤害;家中特务进住,昼夜监视,人格受辱;存款、现金被掠走,生存发生危机。这些迫害都指向高智晟:怎能听任爱妻、稚子为自己忍受如此巨大灾难?由此,审判者逼迫高智晟作出一项屈辱交易:以高被掠走的合法收入中的5000元交耿和度日,换取官方拟定的《高智晟认罪书》公布于世。这是一个奇怪的等式:以自己的5000元换取自己的认罪书,等式两边,中共用足了欺诈心机,高智晟失去了平衡能力。唉!当时的高智晟一定是处于心理一片茫然的状态!一旦醒悟过来,高智晟决不会承认中共欺诈的恶果,他会恢复原有的平衡能力,原有的价值观会重新挺立。所以,在出狱第4个月他就发表郑重声明:“我完全不承认当局以反人性的暴虐行径强加给我的耻辱――罪名”,“我不承认‘悔罪书’中的所有文字及文字所能够表达的意思,尽管当事双方在它形成之初即完全清楚它的虚假,但我仍以此形式予以公开否认。”

高智晟由此走上人生的新阶段,这一阶段的特点是:他是中共监控的罪犯,但他以可能的方式尽力揭发中共专制罪行。双方的关系是:中共以他为罪犯,他以中共为罪犯,相互压制,誓不两立。显然,高智晟并未屈服!他出狱后,立即与胡佳连续通信,揭发狱中黑暗,曝露当局对他全家的迫害,表达对战友的关怀,驳斥官方指他出卖同伴的诬蔑。胡佳马上将这些通信发往海外,以正视听。这些显然冲破了中共底线,所以,高智晟再次被秘密抓捕,当权者对他的仇恨喷涌般地倾泄在对他所施的酷刑中。两个月后,高智晟就以《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为题将所受酷刑披露于网上。行刑者反复威胁说,把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他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他。但他战胜了恐惧,勇敢地向全世界揭发了中共暴行。他的视野是广阔的,出狱后的第9个月就以长文致函美国参众两院,呼吁这些美国公众代表关注中国正在持续发生的人权灾难。他列举中共制造的宗教信仰方面的血腥罪恶,对人民自由权利的野蛮压迫,对维权运动的凶残打压暴行,对人民私有财产的劫持恶行等等。他说:“我坚信上述罪恶公然的存在,同时也冒犯了含诸位在内的全人类的正义感和自由感”,“我坚信,大家与我一样渴望并愿努力致力于彰显人类理性的力量:改变暴政,制止罪恶,结束全人类共同的尴尬。”高智晟在这里表达了一种深切的企望,敦促世界正义与自由的力量支持中国的维权与民主运动。

这一切,从当权者把高智晟当作服刑的罪犯来看,当然是不能容忍的,因此,2009年高智晟再度失踪,从此再无下落。中共以此办法使高智晟彻底失声。但世界为此而哗然,因此,中共又导演了一出活报剧,让高智晟出面声明从此退出政坛。这出活报剧并不能堵住众人之口,人们依旧在问:高智晟,你在哪里?“你晓得,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哟……,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哎……,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喽……,天下出了个高智晟哪……”。

高智晟:我心中永远的怀念!

(2010.12.30)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