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大一统的集权体制,必然是依靠暴力和谎言维持的体制,是将矛盾和危机积累并不断向后推移的机制,其最终获得的必然是社会的向心力与凝聚力全面失去,并导致社会断裂崩溃的结果,这是集权专制社会生态发展的必然结果。因此,可以断言是集权专制体制导致国家分裂。古今中外无数的历史事实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普世价值体系中的民主概念,必然是与自由人权、法制宪政不可分割的,孤立的讨论民主实际上容易造成认识的混乱。民主、法制、宪政是普世价值系统技术性操作层面的内容,自由、人权则是普世价值的核心理念。技术性操作层面的内容有一个不断调整完善的过程,而核心理念则需要不断深化。

当前的一些所谓学者,正是通过一些偷换概念的手法来搅乱思想。其实确立民主制度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首先应从全面普及普世价值理念开始。

更何况统一,尤其是大一统从来不是人类普世价值中最重要的目标。“人权高于主权”应该成为我们的共识。如果推进民主的进程中产生了一时的分裂,其责任不在民主,而恰恰是原来极权酿成的恶果,而且这种分裂也不见得是坏事。从历史的角度看,高度集权的大一统导致了中华民族“合久必分”的周期律,广泛的社会分权从打破高度的中央集权开始未偿不是件好事。

即使是前苏联的崩溃,其于苏联各民族的人民,于苏共广大党员都是一件好事。而且它使中华民族失去了一个极权强邻的巨大威胁。如果俄罗斯恢复极权,对中华民族必将形成巨大威胁,对此视而不见却否定苏联崩溃的积极意义就是一个准汉奸!

“泛化结构、混乱逻辑、模糊哲学”,这是集权话语系统借以偷换概念、搅乱思想的三个重要的哲理支撑。我们只要首先把所有词语的准确语义搞清楚了,什么民主是“为民作主”“替民作主”以及“民主集中制”之类词语中暗暗塞进集中营意蕴的玄机就不难参破了。

在某网站参加“民主”与“国家分裂”专题讨论而作

二零一零年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