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这个政权在欺骗中国人民宣传上,也算是用心良苦。一会儿说它们的极权统治的做法是宇宙真理,一会儿又说中国的经济发展令举世触目;一会儿说强大了,人民幸福了;一会儿又发明了什么东西,赶超世界水平。

中共病毒在全球感染,共匪就敢说在中国清零。世界发明并制造出了疫苗,共匪就用飞机把中国制造的、资料不齐、手续不全的疫苗卖给外国。当然也只能卖给非洲国家和斯坦国家。“中国制造”这四个字早就已经是假冒伪劣毒的代名词了,共匪自己也知道。但是为了匪类团伙仍然能够在国际社会占有一席之地,就不得不一边继续造假,一边加大偷窃,剽窃先进国家的科技成果。

近日有确切消息说,共匪的网络黑客对印度的两家制药公司下手,原因是印度的这两家公司已经制造出了可靠的疫苗。不但在印度开始了普遍的注射,而且还向一些国家免费捐赠了六百多万支疫苗。当共匪发现印度生产出了疫苗以后,立时抽调了一些始终在偷窃西方先进国家的疫苗技术的黑客转向了印度。

共匪体制内没有人才,只有奴才,这些黑客的动向立时就被印度发现了。看来印度的高科技水平是相当高的,研发的能力和创造的能力都大大地高于中国。尽管共匪诋毁印度,愚弄中国人说印度是个落后的国家,其实印度是个有着七十二年宪政民主历史的人口大国。印度人的人权和自由是受到法律保障的,故此创造和创新的积极性和能力是巨大的。在经济文化、科技、军事、外贸等等方面,早已超过了极权独裁的中国了。盗窃手段的高强,并不能使一个国家强大。就如同一个神偷并不能发家致富是一样的。即便过上了小康生活,由于路子不正,还是被人们当成是另类看不起。

钟南山和高福这两个医学界败类,又一次被共匪拉出来做了工具。两个人一起向美国喊话,说“中美合作找源头”。这句话带有深厚的共匪在乞求美国高抬贵手放过共匪的意味。共匪喊了七十年“打倒美帝国主义”,又大骂美国颠覆共匪政权的狼子野心不死。既然美中两国势不两立,又为什么不惜卑躬屈膝地讨好美国呢?

显然觉醒了的美国政界和民间是不会再给共匪任何机会了。美国总统拜登近日发布行政命令说:“不能零打碎敲,要有计划,用一切手段对付北京的贸易政策和强迫劳动。“前不久,拜登说“美国人用美国货”。这句话虽然不如川普说的“让美国再强大”那么明确,但是“美国人用美国货”的说法,就是要健全美国的生产链和供应链,并且保持这些工商企业留在美国。即便与外国合作,美国的盟友国家很多,千万不要再去中国投资建厂了。

当初共匪打出个”中国是个大市场“的旗号,确实吸引了不少先进国家的工商企业家,向中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才。但却慢慢发现,他们的投资的代价不但是知识产权被盗窃,还要忍受共匪的欺诈和腐败。他们最后终于清楚地知道了,中国虽然人口庞大,但这个大市场其实是个穷市场,并没有多少利润可以获得。即便在川普公开揭露共匪的盗窃欺诈和钻空子的本质之前,就已经有外资撤资撤厂了。

川普执政的四年,一句”让美国再强大“的口号,就使得各国的财团和业主不惜花费巨资把工厂和业务从中国撤出。吃了亏得到了教训的外国财团,不会在乎美国总统换了是谁来当,也都不可能再把资金投进中国了。换句话说,川普的四年执政留下来的政治遗产,不但中美关系再也恢复不到以前,就连世界各地与共匪的关系,也回不到过去了。

毕竟普世价值理念是个大潮流,世界上有接近三分之二的国家实行了宪政民主。虽然一些国家的政府反对普世价值,但是这些国家的人民却接受了这个理念。用习蠢货的话来说,究竟现时是宪政民主国家的拳头大,还是极权专制独裁国家的拳头大?

习蠢货并不在乎国际社会与中国脱钩,它的中国梦就是像朝鲜那样闭关锁国。人民愚钝,它就可以像金三胖子一样当皇帝一尊,把行政、立法、司法的公权力完全变成了它一个人掌权的私人权力,把中国拉回到一家一姓的帝王家天下。

有网民精辟地说:”习式独裁,人们代表大会这个橡皮图章没有了。“ 过去的皇帝也在大事上,交给文武百官讨论商量出个解决办法,这叫做廷议。廷议可能产生几个不同的办法呈上去,由皇帝最后选择定夺。习蠢货想和金三胖子一样,连廷议也不要,一切由它说了算。可问题是,十七、八亿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的中国人买不买它这个帐?统治集团永远是一小撮。论起拳头来,被统治的人民永远是个大拳头。事关国计民生的所有事物,当然应该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

早在二十年前,中国就被国际社会定为贪污腐败第一大国。这个定性,对中国人民来说是冤枉的。草根阶层的百姓无权无势,又如何能去既贪污又腐败呢?搞贪腐的人当然是共匪。所有的共匪都贪腐,所以就不会有人认为共匪这个政权是清廉的,那么共匪政权就是个贪腐的政权了。这是个逻辑推理上的结论,但在事实上又是个全民认同的定性。且无论习蠢货自以为是多么的伟光正,可它的贪腐罪责是逃不掉的。

手头上的一个实际的例子正是说明了政权贪腐的手法和胆大妄为。三年前共匪下令要搞芯片的国产化和自主化全民运动,武汉的弘芯公司融资1400亿元,掀起了半导体产业的投资高潮,又吸引了不少的业内专家加入了这个项目。到了2020年11月,工厂的厂房仍未完工,可是弘芯公司却被武汉的一家国有的独资公司百分之百地控股了。

弘芯的一个大股东设立了好几个空壳公司,将弘芯的债务和风险转移给了贷款银行、分包商和供应商,然后又高薪聘请了原台积电的大佬蒋尚义。蒋尚义先生发现情形不对打算辞职,却遭到了百般刁难和阻扰,他终于在2020年7月离开大陆去了美国。在这期间武汉市政府给钱给地,总投资153亿元。

在今年2月26日弘芯宣布遣散全体员工,弘芯公司不存在了,所有的投资款也不知道落到了谁的手里。但是谁也不用负这个责任,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纳税人的钱就这样被消失得无影无踪,中国还是制造不出芯片。看来权力造成腐败,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腐败,这句话是一点不错的。国际社会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对共匪政权实行高科技制裁,z一下子把共匪打回了原形。这样一来,更揭穿了共匪用高科技时代欺骗中国人民的谎话,原来中国仍然是个二、三流的技术国家。这就逼得死要面子的共匪不得不派出大量的科技间谍,到各个先进发达国家去盗窃人家的知识产权。

中国的人口庞大,难道没有科技方面的人才吗?忘记了是哪一年,胡锦涛去美国时访问了美国的哈佛大学。它对哈佛大学校长说,希望培养更多的中国人才。这位校长先生老老实实的对胡锦涛说,哈佛大学在上个书记的二十、三十、四十年代,培养出了不少的中国人才。经过了一场反右和文革运动,这些人才也都死光了。听到这里,胡锦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中国的人才车载斗量,但是有才干的人都尽力地不去显露自己。因为文革之初,毛泽东发出了“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最高指示,接下来关闭了所有的大学和专业技术学校长达十年半之久。不久,把在校的大学生下放到工厂和农村去进行所谓的思想改造,就连中学生也要上山下乡去接受所谓的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还不算,还在知识分子的头上扣上了一顶臭老九的帽子,监督劳动。

文化革命前,共匪曾提出个九年义务教育的口号,文革中改成五年义务教育。九年的教育可以达到初中的文化程度,而五年的教育则是连小学毕业的程度都达不到。想必共匪认为这就足以建设共产主义天堂了。习蠢货就是这个时代共匪教育的产品。它能读完小学六年的课程,也算是极高的学历了。

据央视喉舌的报道,今年将有904万大学生毕业。毕业后的工作安排,共匪已经指出了几个项目:或参军,或去建设新农村,再不然就去边远的穷困地区创业。这是几条根本就行不通的路。即便有毕业生愿意去尝试一下,人数也是极少数。大学毕业后就是失业,或者是啃老。共匪没有钱去创造工作机会,那么历年毕业的积压起来的无业大学生的总数是多少,共匪是不会说的。不说并不等于没有庞大的失业率。仅仅高喊特色、新时代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口号,是永远解决不了失业问题的。

摆地摊,是贫穷的无业人口自己解决吃饭的问题。地摊经济再发达,仍然证明了这个国家经济的落后,人民生活的贫困。国家的经济想要走入正常的轨道,首先要有正常的教育制度去培养人才,才能有不断的发明和创造,才能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些生产新科技产品的领域里去工作。

当科技产品的产值逐渐占到了GDP的40%或50%时,这个国家就进入了世界中等经济水平了。发达国家的这个比率都是在70%到75%左右,这才是强大和强国的标准。这两天,世界经济自由度排名榜上,把香港和澳门剔除在外。也就是说,这两个地区被剥夺了参加排名榜的权力。理由很简单,这两个所谓的特区已经完全被共匪控制了。

港人治港,一国两制,已经改变为爱国者治港、也就是爱党者治港的一国一制了。香港过去所拥有的自由免税港,一国两制,已经改变为爱国者治港的一国一制了。香港过去拥有的自由免税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和东方明珠的地位和美誉,都已经被共匪的港版国安法打得粉碎。现时的香港已经和北京、上海完全一样,都属于共匪治下的城市了。

在这次的经济自由度排名榜上,中国的排名由上一次的排名103位,下降到107位。已经失去了一国两制的香港和澳门,也只得和中国一样,被排名在107位上。相反的是台湾的排名比上次提高了不少。自由与无自由之间差别竟然是如此之大,再联想到学术、文艺、发明、创造等等的一切,首先是人的自由。当人的思想精神言论都被权力钳制了以后,这个国家和所有的一切事物都成为死气沉沉的了。

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今年的GDP增长预期是6%。这本身就是个权力制造出来的虚幻的数字。可是有犬儒站出来说,共党实在是太谦虚了,今年GDP增长8%是毫无问题的。这就是说,中国今年GDP增长率一定超过6%,甚至达到8%以上,以证明共匪的治国有方。作为中国的国民,待到今年的年底就可以得知,自己的收入是否增长了6%或8%。还是民生物价增长了6%或8%,甚至更高。

李克强提到巩固脱贫的成就,防止大规模返贫的现象出现。这也是事先铺垫一下的说法。所谓的脱贫成就实属子虚乌有,根本就不存在返贫的现象。事实上,贫困人口仍然贫困,更多的人加入了贫困的行列。共匪从来只是制造贫穷,根本不可能去富民。在这一点上,有识之士早就明白了。

前两天各国的新闻都在报道,三个中国人和一个非洲人合伙,把中国制造的疫苗倒卖到国际社会上,被国际刑警组织破获。同一天共匪自己供认,逮捕了80个中国人,控罪是生产假疫苗。这就是个大问题。疫苗是目前唯一对付中共病毒的药物,共匪自称已经把中国制造的疫苗卖到了二十六个国家。但同时也不断地有报道说,中国制造的疫苗打死不少人。更有消息说,中国有假疫苗。现在看来,这些都是事实。

共匪干脆抓了一批中国人,指控他们生产假疫苗。也就是说,致人于死地的疫苗,都是这些生产假疫苗的中国人干的,以此掩盖共匪国产疫苗的不合格和低质量造成的死亡后果。至于中国人和非洲人合伙把中国疫苗走私到外国的犯罪行为,就可以解释为这些走私疫苗是中国的犯罪分子生产的假疫苗,共匪就可以解脱自己的罪行了。可问题是,社会上的犯罪率如此之高,政府难道没有责任?共匪仍旧伟光正?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不会有人认为一国民众的人性泯灭道德沦丧,但政府仍然是个好政府。共匪团伙已经被定性为是一个跨国犯罪团伙。在一个跨国犯罪团伙的长期统治下,难道国民不受影响?

我在以前的评论中几次提到,没有人不爱自己的国家,作为中国人就更应该爱憎分明。爱国必须反共,反共才是爱国。香港就是个例子。共匪派出了大量的共匪进入香港,又以名利收买香港的败类亲共,导致香港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蛮顽愚蠢的共匪仍在高喊要对台湾也实行一国两制。香港人仍在抗争反共,台湾人就更是加强了反共的决心。

前两天美国的民调显示,有89%的美国人反共或对共匪有极负面的看法。共匪不等于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也不是共匪。共匪祸国殃民,爱国爱家乡的中国人民就必须反共。在对共匪和国家上,中国人民的爱憎应该是极分明的。

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