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

國立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兼任副教授

2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港澳研究會在北京召開《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落實「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專題研討會,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發表談話,宣示愛國者治港原則,並對愛國者做出界定:愛國就只能愛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必須擁護一國兩制的設計者中國共產黨。夏寶龍接著說明香港政治的主要走向,就是要把「愛國者治港」原則轉化為政治制度的建設,相關建設包括了香港立法會選舉規則的改變、公職人員宣誓制度的確立以及行政長官選舉制度的變動等等。

很快地,3月11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2895票贊成、沒有反對票、只有1票棄權的票數議決通過《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授權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修法刪減香港立法會等各級選舉的直選議席,也將進一步改變行政長官選舉制度,《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既有2007年後由香港人民自行決定選舉制度的規定已經被人大決定完全架空了,不僅收緊了香港民主派的生存空間,也是對於《香港基本法》保障的香港自治權的完全否定。

根據《人大311決定》第4點之規定,香港立法會議員每屆90人,以選舉委員會選舉、功能團體選舉、分區直接選舉三種方式分別選舉產生,新增加了選舉委員會選舉一種。現行選舉制度原本即有利於建制派,因為功能團體是小圈圈選舉,容易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利誘威脅,所以當選人絕大多數都屬於建制派,民主派則多在分區直接選舉中當選,因為選民從事自由秘密投票,投票結果能夠反映真實民意,但受限於有限的直選議席,所以民主派從未能取得立法會總席次的多數,而有低度代表的情形。如今人大決定的制度調整方案,既刪減了直選議席,又增加了選舉委員會選舉席次,只會惡化民主派的低度代表情形。但這卻是合乎愛國者治港方向的,原因之一在於維持了向來建制派優勢的功能團體選舉,其二是創設了以愛國者為資格的選舉委員會,可以想見當中絕無民主派的生存空間;第三,直選席次縱使由民主派全拿,也只有三分之一,不致於對立法會的政治生態產生重大衝擊。

現行香港特首選舉即由選舉委員會間接選舉產生,原本選舉委員會共1200席,由四大界別產生,每個界別300名選舉委員。這四個界別分別是:工商、金融界;專業界;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等界;以及立法會議員、區議會議員代表、鄉議局代表、香港全國人大代表和香港全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委員,現則將增加一個新的界別,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界,很可能包括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等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外圍民間形式組織的重要香港成員,這些組織都不具備公民社會性格,而主要作用是作為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的社會網絡,如是,則可想像,只有中國共產黨認可的愛國者才有機會成為會員,並可進一步被選為香港的選舉委員會委員,這一新加的界別,形同稀釋了民主派在立法會中的影響力比重,也增加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攏絡香港仕紳的籌碼。此一小圈子的選舉權則將從特首選舉延伸到立法會議員選舉,可以想見,立法會議員選舉委員會選舉的當選人,十之八九必然都屬於建制派。

如果香港立法會議員選舉制度的變革將在今年進行,此則意味著原訂9月舉行的換屆選舉不可能按照現行制度繼續辦理,因而勢必延期。這一延期,將使民主派失去藉由選舉進行政治動員以反制《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刑事訴追的機會。                              

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並確認選舉委員會委員候選人、行政長官候選人和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資格,正是甄別愛國者而賦予其參政權的重要機制。現行制度下的做法,是由選舉主任就登記參選人的參選資格逕行做成認定,其判斷的法律依據是參選人是否擁護香港《基本法》和保證效忠中國香港特區以及是否反對香港《國安法》,判斷的事實基礎包括參選人過去向來的言行,而不限於參選人自我的陳述,若判定參選人不擁護香港《基本法》、不效忠中國香港特區以及反對香港《國安法》,則將就此取消參選人的參選資格。被選舉權是重要的基本政治權利,以對當事人的政治忠誠審查來決定其被選舉權能否實現,是同時嚴重侵害人民的思想良心自由和參政權的行為,合法性的爭議極大。《人大311決定》第5點關於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的規定,從形式上來看,經由合議席進行審查確實較獨任審查妥當,對審查制度進行立法,建立愛國者的認定標準與程序,也似乎解決了合法性的瑕疵,但歸根結柢,還是在於以愛國與否作為參政權擁有與否的判準,根本就違反了《世界人權宣言》揭櫫的普世人權價值。

今年1月15日,港府公務員事務局要求全體18萬公務員中於2020年7月1日以前就任者於2月18日前完成補宣誓,如有公務員不理會或拒絕宣誓,會逐一考慮個案情況,決定是否按《公務人員(管理)命令》終止聘用,此一作為背後的用意,就是要求香港公務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國共產黨表忠,香港政府昔日令人讚許的文官體系,今後恐怕會在政治爭議的議題上寧左勿右,以行政權對反共主張和勢力進行打壓。

全面反共的十八個區議會,必然是再下一波香港政府處理的對象,區議員是真正香港人民基層直接選舉產生的公職人員,反映香港的真實民意,加以貼近土地和社區,擁有更為綿密的政治社會人脈,香港政府不可能縱容區議員自外於愛國者之列,未來極有可能通過補行宣誓對區議會進行整頓,藉以深化對基層社會的控制。

愛國者的型塑會在中小學國民教育全面展開,事實上早已開始,而大學的學風整頓會具有指標性的意義。

國安犯罪的追訴會持續下去,證明《港版國安法》立法的政治正確。茲值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週年,香港被用來祭旗,中共毫不遮掩地指出:愛國者就是愛黨者,這是香港一個中國兩種制度的告終,香港垂範臺灣的階段性目標已經達成,今後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上場,可預見的,必然更加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正統性以及自外於普世價值的中國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