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君:御用文人 暴政的帮凶

“御用文人”,是过去封建王朝时代为帝王粉刷太平,涂粉调色的一部分文人,专门为帝王的统治服务,他们围绕帝王的言行而捧臭脚如嗅花浓,其本质不过是取得一些官禄和利益,御用文人在中国的地位一向就很高,在人民中的声誉也一直都很好,人人为了成为御用文人,极尽毕生的本领,因为时代所限,这些行为在今天看来是可以理解的。御用文人是专制集权的产物,尽管现今各国也有一些智囊机构为当政者服务,但这些行为都是遵循一定的理论和法则,目的是提供施政的顾问作用。

社会进步,尤其是现代文明时代的到来,在专制中国,我们一些文人为了个人的利益,不顾百姓的疾苦,编造谎言、掩盖真相、指鹿为马,就是违背良心的帮凶者。我们必须揭露这些御用文人的真实面目,探究御用文人的产生根源。

一、我国古代御用文人的存在状况

在过去封建朝廷里,在宫阙中,在帝王左右,才叫御用文人。同为御用,也是流品不一,爵禄不同,高下区别,亲疏差异的。这其中:一等的,出理论,出思想,称为国士;二等的,出主意,出韬略,称为谋士;三等的,出笔杆,出文章,称为学士。有帮凶也有帮闲,如李白纯粹哄皇上开心、完全为帮闲的文人。真正在朝,直接被御用的文人,少之又少,绝大多数,连紫禁城的大门都进不去,更甭说想出现在帝王的视觉范围之中了。这些乱拍马屁,乱捧臭脚,乱表忠心,乱唱赞歌,乱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者,只是一心想被御用罢了。为什么在中国,会有这么多的文人,自觉排队,自动靠近,自作多情,自我献媚,冀求挤进御用行列之中呢?道理很简单,凡在朝,有官可当,有车可坐,有赏可得,有福可享,什么都有;凡在野,无职无权,无车无房,无钱无势,无门无路,什么都无。所以,逼得他们不得不拼命巴结,拼命表现,拼命炒作,拼命兜售自己,拼命攀附要员,拼命贴紧官方,心痒难禁,做青云直上之梦,眼红不已,作一步登天之想。”金殿赐坐,引为上宾,成为经筵的侍讲,成为御用的笔杆;金榜留名,宠幸有加,成为穿黄马褂的作家,成为戴纱帽翅的诗人。为此,引导潮流,所向披靡,主宰文坛,领袖群伦;从此,荧屏露脸,媒体曝光,记者包围,网络追踪;从此,大众情人,风流倜傥,美女如云,追捧对象;从此,官方色彩,身价腾贵,帝王知己,无比荣光。这就是可爱又可恨、可怜又可嫌的中国文人埋藏在心底里一个永远的梦!”(李国文语)

唐朝时武则天以及后来的”北门学士”的故事就是御用文人表演的的杰作,但结局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太宗、高宗两朝,上官仪一直为御用文人的首席写手,成就最大,声望最隆。”太宗每属文,遣仪视稿,私宴未尝不预。高宗即位,为秘书少监,进西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全唐诗》)他一首操纵武则天当上皇帝,可以说是御用文人成功的典范。

最可恨的是御用文人粉饰太平、篡改历史是最令人恼火的,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所谓的正史,其实都是经过御用文人的篡改,其实很多历史真相都藏在野史当中,康乾盛事其实就是御用文人吹嘘出来的,康乾年间,全国发生了多起大饥荒,饿死不下几百万人,而且康熙年间的文字狱,禁锢了多少正义文人,砍了了多少头颅,可见这个时期根本就不是什么盛事,不过是御用文人的春秋笔法捏造的,康熙的暴政都被御用文人掩盖了。

二、中国建政后的御用文人的表现

其实在中共的历史上,御用文人就一直成为中共势力增长的主要力量,欺骗和忽悠老百姓,最终通过暴力获得政权,在文革中,御用文人的表演达到了登封造极的地步。这里必须要提两个御用文人的代表,就是”文豪”郭沫若和巴金,实质上在那个年代,绝大多数文人都充当御用文人的角色,为中共暴政摇旗呐喊,使暴政越演越烈。请看郭沫若的丑恶表演:

《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节选

亲爱的江青同志,
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你奋罔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
使中国舞台充满了工农兵的英雄形象。


《水调歌头 . 粉碎四人帮》

郭沫若1976年10月21日

大快人心事
揪出四人帮
政治流氓文痞
狗头军师张
还有精生白骨
自比则天武后
扫帚扫而光
篡党夺权者
一枕梦黄粱
野心大
阴谋毒
诡计狂
真是罪该万死
迫害红太阳
传人是俊杰
遗志继承果断
功绩何辉煌
拥护华主席
护党中央

前后时间不长,对江青的评介暴露出郭沫若这个御用文人毫无人格的小丑形象。

在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25周年讨论会上,郭沫若致了题为《做一辈子毛主席的好学生》的闭幕词,在向毛泽东表了忠心之后,感觉到意犹未尽,郭沫若竟即席朗诵了此诗。为什么在暴政下,文人很容易变成帮凶呢?

巴金也是一样,写了那么多赞歌,歌颂毛泽东,像个婊子一样,早年为了个人的利益,批判多年好友胡风,不讲原则,尽管多次忏悔,但也是做给别人看的,极其虚伪,其从未真心的忏悔过。实质上是中共暴政的帮凶。

三、当今专制统治的御用文人的手法更加高明

如今的御用文人,或者称官办知识分子,对人民的危害更大,因为中共现在已经蜕变成利益党,不是过去的革命党了,为统治集团牟利是御用文人的第一要务。御用手法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细化到微观的地步。在各个领域都有御用专家混淆是非,误导民众,分利集团从中获利。如股票市场,人大常委厉以宁教授多次发表讲话,抬高股市,不顾股民死活,为庄家牟取暴利。房地产、教育和医疗领域,那些御用文人为了迎合中央的政策,大肆鼓吹新政策的好处,”房价不高、教育和医疗产业化好”,到头来,老百姓都遭殃了,房子买不起,学生读不起书,病人死在医院没人理,老百姓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最后来一句”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呢?”极不负责任的话。

一些经济学家成为御用文人的中坚力量,他们采用经济学的理论来蒙骗百姓,出台各种有利于统治阶级的政策,通过税收、引导消费、金融政策,设置陷阱,榨取人民的血汗。请看刘国光、张维迎、温铁军、樊钢等”御用经济学家”诈骗伎俩,不难发现他们自己得到好处的同时,人民付出银子多给那些喝血的分利集团。如”电价太低了,要提高,符合大众的利益”,”移动公司目前实行单向收费的时机不成熟”,”宏观调控的目的就是要造福于百姓”等等骗人的话。还有就是制造经济神话,当然不是”大跃进”时的亩产万斤,而是GDP的增长率,十年了,GDP每年都是将近10%的增长,煽动人民的的经济信心,可是珠江三角洲的劳工的收入十年都没变了,增长的财富去了哪里?要么数字是假的,要么,他们通过经济手段,把财富都集中到分利集团的人手里了。

四、”御用文人”现在已经不是个人了,而是一个组织。

中共的专制统治越来越精细化,手段越来越高明,首先从孩子开始愚民教育,大肆推行民族主义思想教育,提供人格的普遍奴性化教育,造就极端的奴性人格。民族人格一旦奴性化,统治就变得更容易。把政府官员、教师、学者、作家塑造成”御用文人”,完全为了极权统治这个最高利益。国家的管理者全员”御用”。

“御用文人”的组织化,从最高的中央宣传部、组织部,到社会科学院,再到各种研究所、报社、杂志社,全面御用化。同时针对扩张性的电脑网络,采用封锁境外网站、关键词过滤等手法,净化真实的声音,全面贯彻党的所有指示和法令,加强现代极权专制统治。所有的新闻舆论都接受党的宣传部门的监督,统一口径,达到愚民的目的。有”御用文人”打先锋,暴政施行起来就更容易了。

“文革”本来是民族的灾难,”御用文人”组织就通过淡化,来削弱其影响,”所有反映文革的片子都不让拍”(张艺谋接受香港本港台采访时说),”八九天安门事件”在教课书上简单的说成学生风波,从不提屠杀。专制集团有预谋有步骤地掩盖和淡化历史真相;重大维权和民变新闻从开始就被封杀。即使高行键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样的历史事件,国内也不让报道,这都是御用组织的功劳。很多民间冤案,只要是容易引起民愤的都不让报道,使中共的暴政统治得不到及时和有效的曝光,对持不同政见者或维权活动者的迫害和镇压,不仅不让报道,有时甚至还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御用组织”完全成了中共暴政的帮凶。暴政不除,”御用文人”将永远不会消失。

2006年12月26日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Pinterest
浏览更多
Scroll to Top